只见长颈鹿姐姐脖子一扬,轻松的摘到了叶子。

在游过一条河,经过一座山之后,我来到了第一个湖,岸边的树上有许多小松鼠为我加油,它们还把自己的果子送给了我。

“滚?让谁滚?还是你先滚吧!你刚才说的也没错,但是我们等不到你说的那个时候了,现在这肚子就饿得难受,爱吃的松子和胡桃正在长,昆虫又捉不到,不吃你们这些鸟卵还吃什么呀?”

丢丢请来了啄木鸟三两下就把松树身上的虫子全部消灭光。

在对小青蛙一番话的侧夜思考后,我决定游向海洋的方向,周围的同伴们都觉得我疯了,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大海。

待花迪娅直起身子细看时,才看清楚了说话的那家伙身上穿着灰衣服,它们长着一条蓬松、美丽的大尾巴,特别是蹦跳的时候,那蓬松的大尾巴摆来摆去,太招人喜欢了!花迪娅忍不住问:“哥,你知道这小动物叫什么名字吗?”

“现在我的身上特别的舒服,谢谢你竹木鸟,谢谢丢丢,有你们帮忙真好!”

我是一只咸鱼,它们都这样叫我。我今年8岁,在一个四周都是灌木,水面上弥漫着花香的小河里生活。

“它现在要吃的是我啄木鸟的卵,我可是保护大树的鸟儿!”啄木鸟站在自己的家门口争辩道。

小老鼠丢丢最喜欢旅游了,一天它来到森林里,发现了一大片葡萄园,看到树上挂满了晶莹剔透的葡萄,它可馋死了,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丢丢想要摘这些葡萄,可是它怎么也爬不上树,心里特别的苦恼,“怎么样才能吃到这些可口的葡萄呢?我要请谁来帮忙呢”于是它想到了小松鼠,它可是爬树能手,一定能帮到它的。

我没有因此而吓倒,在剖析了整条路线图后,我开始了回家的路。

“我才不管你是什么鸟的卵,只要是鸟卵我们就要吃,吃了我们才不会挨饿!”

小老鼠丢丢在小松鼠的帮助下吃到了美味的葡萄。丢丢又开始了它的旅行,它来到一片草地上,这时候天气特别的炎热,它看到了一颗梧桐树,想用叶子做顶小帽子吧,可是树太高了,它跳起来尝试了好多次都没有成功,
要请谁来帮忙呢?正在苦恼的时候它看到了正在吃青草的长颈鹿姐姐,心里大喜,连忙跑过去:“长颈鹿姐姐,可以帮助我摘到树上的叶子吗,我要用它做顶帽子”

至于为什么叫咸鱼,据说是因为我来自大海,这是从柏树爷爷那边听到的。

这日,黑迪克和花迪娅来到一片小松树林里,这里长满了高大挺拔的松树。仔细看时,这些松树长着像针似的叶子,摸一下很硬,如果不小心这些树叶还会像针一样扎你。它们碧绿茂盛,遮天蔽日。进了这片小松林,马上就会感到凉快了许多。这时候,花迪娅说:“哥,这里真凉快呀,咱们先歇会儿再走吧。”

丟丢谢过了长颈鹿继续它的旅游,它来到小河边,想渡过小河,可是自己不会游泳要怎样到河对面呢?它又着急了起来,这被在一旁休息的乌龟爷爷全看在了眼里,它大声喊道:“快到我背上来”

在出发前,我去请教了柏树爷爷,他告诉我大海需要跨过两条河,经过三座山,游过四个湖。

“你们不用担心,我们是食肉的,但不是什么肉都吃!我们最喜欢吃的是老鼠和鱼。像你生活在这树林里,现在还在高高的树上,怎么会想到被我们吃掉呢?”

丢丢跳到了乌龟爷爷的背.上顺利的渡过了小河,刚到河对面就听到有人再喊救命,丢丢立刻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奔去,看到了松树哥哥“松树哥哥你怎么了?”松树说:“我身上特别的疼痛。快来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丟丢利用它挖洞的本领钻到了松树的树根地下,发现了许多害虫在松树身体里正在从下往上侵蚀它的身体:丢丢告诉了松树哥哥“可我不是医生我要怎么帮你呢?让我想想看请谁,来帮忙”松树:“你请啄木鸟来,它可是动物界里很厉害的医生呢?”,

今年还是跟往常一样,看着一只只小青蛙往岸边爬去,我会默默地注视着他们上岸的方向。就在最后一只小青蛙离去,我即将转头回去之时,小青蛙突然扭过头来说:咸鱼哥哥,这里并不是你的家,你应该去寻找你的故乡啊。

微风中有几只松鼠在树间蹦跳着说着话,其中一个声音有点粗浑的说:“唉,现在咱们能吃的东西是越来越少了,出门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一点吃的也没找到,这饿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啊!”

在经过第三个湖的时候,我卷入了恶劣天气引起的漩涡之中,幸好碰到乌龟爷爷,用他厚实的背护送我到了安全的地带。

“嗨,松鼠先生,你们好啊!”黑迪克看到树上的松鼠已经看见了自己就先打起了招呼。

我没有迷茫,没有看到嬉戏的小鱼而停下脚步,乌龟爷爷告诉我离最近的大海仅有一座山的距离。

人常说,好汉难敌三只手。现在的啄木鸟就处于这种情况,它赶走了一只,另外的两只又上来了,顾了这边顾不了那边,而且眼看着处于劣势。看到这样,花迪娅说:“哥,咱得帮帮啄木鸟,不能让松鼠吃了它的卵,否则它就没有孩子了!”

有梦就去追,我的回家梦完成了,你的呢?

“可是,咱们怎么帮呢?松鼠有三只呢!”

顺着湍流的河流,我来到了一片浅蓝色的领域,看到了许多从未见过,并且比我身躯大很多的鱼儿。

正在这时,忽然一阵“扑棱棱”之声将它们从睡梦中惊醒,它们睁着惊恐的双眼顺声寻去,原来是一只松鸡飞起又落下,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产下了蛋。片刻,小树林又恢复了安静。

当身边游过一只只跟自己长相相似的鱼时,我知道我已经来到了大海,我的故乡。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我们不会那样做的。”

咸鱼也要有梦想

“哈哈哈,松鼠先生说笑了,我们是两只猫,我叫黑迪克,它叫花迪娅,是我的妹妹。我们是要去仙岛湖钓鱼路过这里的,走累了歇歇脚,怎么会吃你们呢?”

唯一不嫌弃我的,是每年春季那一群群刚孵化的小蝌蚪们,他们都有着一双双清澈的小眼睛,每天会围着我捉迷藏,跳水花,每年最快乐,最不感到孤独的日子莫过于此时。可是,在他们都长成青蛙,便是每年最让我难舍的时候。

松鼠一看这样,立刻警告道:“小花猫,我劝你还是识相点,少管我们的事,快点走开!”

我没有兄弟,没有姐妹,我的外形和整条小河里其他的小伙伴都不一样,而且因为我身上散发的一股咸咸的体味,因此没有鱼儿和我玩。

“呸!强盗!产不产卵是我的事,我生儿育女为的是捉害虫保护树木,这样松树才能结出你们喜欢吃的松果来。现在倒好,我的宝宝还没出生就要变成你们的大餐,想得美,,快滚!”

过了一会儿,又听到一阵“笃,笃,笃”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随着这种声音的消失,一只鸟儿飞来落在了黑迪克身旁的一棵树上。黑迪克揉了揉眼睛仔细地看着这只鸟,它的身体不是太长,头顶和上体是黑色的,额头、双颊和耳羽微白,下体从颏到腹部是淡棕色的,下腹中央到尾下覆羽是红色的,黑色的翅膀还有白斑点儿。

它抓树的足有四趾,两趾向前,两趾向后,锐爪紧扣树干。它尾部的羽干似乎很坚硬,靠它的尖端撑在树干上。嘴像个凿子,又细又长的舌头非常灵活。这时只见它攀树时,头朝上可上攀可下退,一边上攀一边叩树,那笃笃的声音就是这只鸟叩树时发出的。

就在这时,已经爬上旁边那棵大树的黑迪克伸出了鱼竿,只轻轻地一摆动,那只靠近树洞的松鼠也失去了平衡,头朝下坠落着。多亏它的那条大尾巴,这时候就像个降落伞似的全蓬松开来,才使它在落地时没有摔伤。可是,它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只是狠狠地盯着树上的黑迪克和花迪娅说:“我恨你们!”然后又跳上另外的树枝逃走了,那两只也跟着一起不见了踪影。

“就是很像,但不一定就是先前咱们见过的那只。树林子大了,像这种鸟也不是只有一只!”

“你以为我们松鼠不敢吗?瞧瞧我的牙齿,连松果胡桃都能咬碎,还怕咬不碎你的骨头?再说了,我吃的是鸟卵,关你什么事啊?”

“三只咱也不怕!带上鱼竿,你上那棵树,我上这棵树,松鼠胆敢靠近树洞,咱就用鱼竿打它,把它们打得远远的!”

“你说的或许也对,可是我现在肚子饿得实在难受,再吃不到东西就会饿死了!”

就在黑迪克和花迪娅观察时,啄木鸟妈妈已经飞回来了,它站在自己家门口怒目大睁,盯着那几只向它这边跳跃的松鼠大叫道:“滚开,不许你们再靠近,我的孩子还没出生,你们想干什么?”

花迪娅侧耳一听说:“哥,你听,又是那只啄树皮的鸟,离咱们越来越近。看,快看,就在那里!”

“你不用担心,让我先问问它们是谁,来这里想干什么。再说了,咱们在树上,它们在地上,就是想吃咱们又怎么够得着呢?”粗浑声音安慰着。

“看那皮毛的颜色灰灰的很像老鼠,但是个子和尾巴又不像老鼠,它叫……叫什么来着?”黑迪克挠着头在想。

“也可能不是那只,但是那只的同伴!你再仔细地听听,这只鸟儿的叫声有点奇怪呀!”

“啄木鸟是大树的保健医生,你吃了它的卵,以后就没有给大树治病的医生了,大树不存在了,你们松鼠又在哪里生活呢?”

“呸!吃我的卵还有理由了,今天我就是不让你们吃!”啄木鸟说着就向松鼠发起了进攻。

“松鼠!我在一本书上见过它们的画像,对,就是松鼠!我记得那本书上说,松鼠全身颜色有灰色、暗褐色或是赤褐色的,它们腹部为白色。”

“那我,我就咬你!”

“它们是谁啊?既然敢说咱们,那会不会吃了咱们?看起来它们的身体也蛮结实的,万一……”

“咬我?那你就过来试试!”

花迪娅此刻全明白了,原来刚才那种急促恐惧的叫声就是这只鸟发出的,它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卵才这样大叫的。它大概知道了这几只前来的松鼠会吃了自己的卵才决定要与它们打斗一场的。或许它刚才的说话声松鼠们没听见,还是根本不把它放在眼里,这时一只已经跳到了这棵树上的松鼠说:“伙伴们,快过来,我找到了一个鸟窝,这里面肯定有鸟卵,这可是我们最好的食物啊!”

“没什么不好的,它吃了鸟卵,鸟儿就没有了孩子,它有多伤心呐!”花迪娅语气坚定地说着就来到了树下准备往上爬。

“你们是谁?来这里干什么,是吃我们的吗?”

“因为我们害怕啊!我们虽然生活在这山林的大树上,不仅有很多的天敌,还有人类。他们把我们捉去后,就用我们的毛皮制成又轻又暖的衣服,还用我们尾巴上的毛来制造毛笔,所以看到你们才这样说的。”

“我要是不呢?”

靠近的那只松鼠见这只啄木鸟来势凶猛,一扭头跳到了另一个树枝上。另外两只见状却不甘示弱地再次靠近了树洞。

“你不吃鸟卵还可以吃别的,为什么非要吃鸟卵呢?”

“我说的不是这些,而是它的叫声急促、恐惧,像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走,咱们赶快过去看看!”花迪娅说着就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黑迪克见花迪娅走了,自己也提着渔具紧随其后一同跟了过去。

“这样好吗?松鼠……”

黑迪克又被这个声音惊醒,它一拽花迪娅,示意它仔细听。这时又听到一个较柔弱的声音说:“是啊,我吃不好就无法养好孩子,那几个孩子也得跟着饿肚子。现在是青黄不接的季节,咱们爱吃的松子、胡桃还正在成长中,昆虫呢又不好捉,这往后可咋办呢?”

黑迪克又把头埋在臂弯里准备再次入睡时,又听见花迪娅小声嘟囔道:“这只死鸡,真讨厌!”说着也趴下了。

太阳越升越高,阳光像利剑一样从树的缝隙中射下来。黑迪克和花迪娅边走边捕捉小昆虫,不知走了多久,一阵“滴……滴……栖……衣……”的叫声又从远处传来。

“你吃鸟卵的确不关我的事,可你也要明白,你吃的鸟卵是什么鸟的卵!”

当它俩走到离声音传来的地方不远时,黑迪克一拽花迪娅说:“且慢,咱先看看周围的情况再说。”于是它俩就蹲在草丛中仔细观察起周围的动静来。这时就见有两三只松鼠从一棵树上往另一棵上跳,而它们跳的这棵树干上有一个洞口,这正是啄木鸟的家,此时,啄木鸟还没有出生的孩子正在家里等待着妈妈回家。

“所以是说,这只不一定就是那只吧。”

亲爱的读者,松鼠恨黑迪克,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那好,你们继续觅你们的食,我们也要赶路了,再见,松树先生!”说着,黑迪克和花迪娅又起身要走了。

黑迪克和花迪娅被这种有节奏的声音惊扰得全没了睡意,睁着大眼转着头盯着它看。这时又见那只鸟将树皮啄破,伸出舌头探了进去,勾出一条虫子吞进了肚子里,然后一起一伏地飞了起来,边飞边发出“滴……滴……”或“栖……衣……”的声音。望着远去的啄木头的花花小鸟,花迪娅说:“这只小鸟啄木头的声音虽然不怎么动听,但飞的时候那滴滴,栖衣的声音却与别的鸟儿不一样,而且它竟能把树皮啄开捉虫子,真是不得了啊!”

“这样就好,现在我们就可以放心地觅食了。”

“好了好了,我不想再听你说什么了,今天我非吃这鸟卵不可!”松鼠说着又向树洞口处移动。啄木鸟妈妈似乎也豁出去了,它不停地叫着反抗着,但是它的个头太小了,力量也太弱了,就在它冲向那只企图靠近洞口的松鼠的时候,这只松鼠一扭身子,用那条蓬松的大尾巴一下子就把啄木鸟煽得失去了平衡,在空中翻滚了几下总算能飞了。

风,微微地吹着,像在树林间穿行的精灵,所到之处,只见树上的叶子轻轻抖动,地上的小草也在摆动,那些叫不上名来的野花在微风中竞相开着。黄的紫的白的淡粉的,单瓣的多层的,圆形的三角形的喇叭状的,都静静地像在等待什么似的。在这安静中,花迪娅和黑迪克似乎睡意来袭,一会儿就迷糊起来了。

“别说大话了,瞧我们这大尾巴,只要轻轻一摆动,还不把你扇得头朝下翻滚?你还是快点让开道,让我们好好地大吃一顿,腾出窝来你再产嘛。”

“站住,你们胆敢再靠前,我啄木鸟的嘴绝不是吃素的!我就不相信你们松鼠的皮肉比那树皮还坚硬!”

“是啊,天上飞的小鸟很多,单从叫声上不是啾啾,唧唧,就是吱哟,的确没有像这只鸟儿的这种叫声了。从捉虫子的方式上看,也不像这只鸟儿这么下功夫的,看来这只小鸟还真不简单呢!”黑迪克与花迪娅说话间慢慢又进入了梦乡。

“好啊,我们来了!如果这里边有鸟卵,咱们今天可就大饱口福了!”另外一只应答着正欲往这棵树上跳。

“那儿,你看那棵树下,有两个瞪着大眼正在看我们的家伙,刚才就是那个穿花衣裳的在说咱们。”

“好啊,这里不仅凉快,而且还很幽静,休息一会儿也挺好的。”黑迪克答应着就在一棵粗壮高大的松树下停了下来。

“可是你们也是食肉动物啊,怎么会不吃我们呢?”柔弱声音问道。

“谁在那里说我们呢?背地里议论可不是个好习惯哟!”是那个粗浑的声音在问。

“你说谁呢?这儿除了咱们一家还会有谁,你看见啥了?”柔弱声音问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