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隆 钱道戢 骆牙

陆子隆,字兴世,吴郡吴人也。祖敞之,梁嘉兴令。父悛,封氏令。子隆少慷
慨,有志功名。起家东宫直后。侯景之乱,于乡里聚徒。是时张彪为吴郡太守,引
为将帅。彪徙镇会稽,子隆随之。及世祖讨彪,彪将沈泰、吴宝真、申缙等皆降,
而子隆力战败绩,世祖义之,复使领其部曲,板为中兵参军。历始豊、永兴二县令。

陳書卷二十二

陳書卷一十二

世祖嗣位,子隆领甲仗宿卫。寻随侯安都拒王琳于栅口。王琳平,授左中郎将。
天嘉元年,封益阳县子,邑三百户。出为高唐郡太守。二年,除明威将军、庐陵太
守。时周迪据临川反,东昌县人修行师应之,率兵以攻子隆,其锋甚盛。子隆设伏
于外,仍闭门偃甲,示之以弱。及行师至,腹背击之,行师大败,因乞降,子隆许
之,送于京师。

列传第十六  陆子隆钱道戢骆牙

列传第六  胡颖徐度子敬成杜棱沈恪

四年,周迪引陈宝应复出临川,子隆随都督章昭达讨迪。迪退走,因随昭达逾
东兴岭,讨陈宝应。军至建安,以子隆监郡。宝应据建安之湖际以拒官军,子隆与
昭达各据一营,昭达先与贼战,不利,亡其鼓角,子隆闻之,率兵来救,大破贼徒,
尽获昭达所亡羽仪甲仗。晋安平,子隆功最,迁假节、都督武州诸军事,将军如故。
寻改封朝阳县伯,邑五百户。废帝即位,进号智武将军,加员外散骑常侍,馀如故。

  陆子隆,字兴世,吴郡吴人也。祖敞之,梁嘉兴令。父悛,封氏令。子隆少慷慨,有志功名。起家东宫直后。侯景之乱,于乡里聚徒。是时张彪为吴郡太守,引为将帅。彪徙镇会稽,子隆随之。及世祖讨彪,彪将沈泰、吴宝真、申缙等皆降,而子隆力战败绩,世祖义之,复使领其部曲,板为中兵参军。历始豊、永兴二县令。

  胡颖,字方秀,吴兴东迁人也。其先寓居吴兴,土断为民。颖伟姿容,性宽厚。梁世仕至武陵国侍郎,东宫直前。出番禺,征讨俚洞,广州西江督护。高祖在广州,颖仍自结高祖,高祖与其同郡,接遇甚隆。及南征交趾,颖从行役,馀诸将帅皆出其下。及平李贲,高祖旋师,颖隶在西江,出兵多以颖留守。

华皎据湘州反,以子隆居其心腹,皎深患之,频遣使招诱,子隆不从,皎因遣
兵攻之,又不能克。及皎败于郢州,子隆出兵以袭其后,因与王师相会。授持节、
通直散骑常侍、都督武州诸军事,进爵为侯,增邑并前七百户。寻迁都督荆、信、
祐三州诸军事、宣毅将军、荆州刺史,持节、常侍如故。是时荆州新置,治于公安,
城池未固,子隆修建城郭,绥集夷夏,甚得民和,当时号为称职。三年,吏民诣都
上表,请立碑颂美功绩,诏许之。太建元年,进号云麾将军。二年卒,时年四十七。
赠散骑常侍,谥曰威。子之武嗣。

  世祖嗣位,子隆领甲仗宿卫。寻随侯安都拒王琳于栅口。王琳平,授左中郎将。天嘉元年,封益阳县子,邑三百户。出为高唐郡太守。二年,除明威将军、庐陵太守。时周迪据临川反,东昌县人修行师应之,率兵以攻子隆,其锋甚盛。子隆设伏于外,仍闭门偃甲,示之以弱。及行师至,腹背击之,行师大败,因乞降,子隆许之,送于京师。

  侯景之乱,高祖克元景仲,仍渡岭援台,平蔡路养、李迁仕,颖皆有功。历平固、遂兴二县令。高祖进军顿西昌,以颖为巴丘县令,镇大皋,督粮运。下至豫章,以颖监豫章郡。高祖率众与王僧辩会于白茅湾,同讨侯景,以颖知留府事。

之武年十六,领其旧军,随吴明彻北伐有功,官至王府主簿、弘农太守,仍隶
明彻。明彻于吕梁败绩,之武逃归,为人所害,时年二十二。

  四年,周迪引陈宝应复出临川,子隆随都督章昭达讨迪。迪退走,因随昭达逾东兴岭,讨陈宝应。军至建安,以子隆监郡。宝应据建安之湖际以拒官军,子隆与昭达各据一营,昭达先与贼战,不利,亡其鼓角,子隆闻之,率兵来救,大破贼徒,尽获昭达所亡羽仪甲仗。晋安平,子隆功最,迁假节、都督武州诸军事,将军如故。寻改封朝阳县伯,邑五百户。废帝即位,进号智武将军,加员外散骑常侍,馀如故。

  梁承圣初,元帝授颖假节、铁骑将军、罗州刺史,封汉阳县侯,邑五百户。寻除豫章内史,随高祖镇京口。齐遣郭元建出关,都督侯瑱率师御之。高祖选府内骁勇三千人配颖,令随瑱,于东关大破之。三年,高祖围广陵,齐人东方光据宿预请降,以颖为五原太守,随杜僧明援光,不克,退还,除曲阿令。寻领马军,从高祖袭王僧辩。又随周文育于吴兴讨杜龛。绍泰元年,除假节、都督南豫州诸军事、轻车将军、南豫州刺史。太平元年,除持节、散骑常侍、仁威将军。寻兼丹阳尹。

子隆弟子才,亦有干略,从子隆征讨有功,除南平太守,封始兴县子,邑三百
户。从吴明彻北伐,监安州,镇于宿预。除中卫始兴王咨议参军,迁飙猛将军、信
州刺史。太建十三年卒,时年四十二,赠员外散骑常侍。

  华皎据湘州反,以子隆居其心腹,皎深患之,频遣使招诱,子隆不从,皎因遣兵攻之,又不能克。及皎败于郢州,子隆出兵以袭其后,因与王师相会。授持节、通直散骑常侍、都督武州诸军事,进爵为侯,增邑并前七百户。寻迁都督荆、信、祐三州诸军事、宣毅将军、荆州刺史,持节、常侍如故。是时荆州新置,治于公安,城池未固,子隆修建城郭,绥集夷夏,甚得民和,当时号为称职。三年,吏民诣都上表,请立碑颂美功绩,诏许之。太建元年,进号云麾将军。二年卒,时年四十七。赠散骑常侍,谥曰威。子之武嗣。

  高祖受禅,兼左卫将军,馀如故。永定三年,随侯安都征王琳,于宫亭破贼帅常众爱等。世祖嗣位,除侍中、都督吴州诸军事、宣惠将军、吴州刺史。不行,寻为义兴太守,将军如故。天嘉元年,除散骑常侍、吴兴太守。其年六月卒,时年五十四。赠侍中、中护军,谥曰壮。二年,配享高祖庙庭。子六同嗣。

钱道戢,字子韬,吴兴长城人也。父景深,梁汉寿令。道戢少以孝行著闻,及
长,颇有干略,高祖微时,以从妹妻焉。从平卢子略于广州,除滨江令。高祖辅政,
遣道戢随世祖平张彪于会稽,以功拜直阁将军,除员外散骑常侍、假节、东徐州刺
史,封永安县侯,邑五百户。仍领甲卒三千,随侯安都镇防梁山,寻领钱塘、馀杭
二县令。永定三年,随世祖镇于南皖口。天嘉元年,又领剡令,镇于县之南岩,寻
为临海太守,镇岩如故。

  之武年十六,领其旧军,随吴明彻北伐有功,官至王府主簿、弘农太守,仍隶明彻。明彻于吕梁败绩,之武逃归,为人所害,时年二十二。

  颖弟铄,亦随颖将军。颖卒,铄统其众。历东海、豫章二郡守,迁员外散骑常侍。随章昭达南平欧阳纥,为广州东江督护。还预北伐,除雄信将军、历阳太守。太建六年卒,赠桂州刺史。

侯安都之讨留异也,道戢帅军出松阳以断其后。异平,以功拜持节、通直散骑
常侍、轻车将军、都督东西二衡州诸军事、衡州刺史,领始兴内史。光大元年,增
邑并前七百户。

  子隆弟子才,亦有干略,从子隆征讨有功,除南平太守,封始兴县子,邑三百户。从吴明彻北伐,监安州,镇于宿预。除中卫始兴王咨议参军,迁飙猛将军、信州刺史。太建十三年卒,时年四十二,赠员外散骑常侍。

  徐度,字孝节,安陆人也。世居京师。少倜傥,不拘小节。及长,姿貌瑰伟,嗜酒好博。恒使僮仆屠酤为事。梁始兴内史萧介之郡,度从之,将领士卒,征诸山洞,以骁勇闻。高祖征交趾,厚礼招之,度乃委质。

高宗即位,征欧阳纥入朝,纥疑惧,乃举兵来攻衡州,道戢与战,却之。及都
督章昭达率兵讨纥,以道戢为步军都督,由间道断纥之后。纥平,除左卫将军。

  钱道戢,字子韬,吴兴长城人也。父景深,梁汉寿令。道戢少以孝行著闻,及长,颇有干略,高祖微时,以从妹妻焉。从平卢子略于广州,除滨江令。高祖辅政,遣道戢随世祖平张彪于会稽,以功拜直阁将军,除员外散骑常侍、假节、东徐州刺史,封永安县侯,邑五百户。仍领甲卒三千,随侯安都镇防梁山,寻领钱塘、馀杭二县令。永定三年,随世祖镇于南皖口。天嘉元年,又领剡令,镇于县之南岩,寻为临海太守,镇岩如故。

  侯景之乱,高祖克定广州,平蔡路养,破李迁仕,计划多出于度。兼统兵甲,每战有功。归至白茅湾,梁元帝授宁朔将军、合州刺史。侯景平后,追录前后战功,加通直散骑常侍,封广德县侯,邑五百户。迁散骑常侍。高祖镇硃方,除信武将军、兰陵太守。高祖遣衡阳献王往荆州,度率所领从焉。江陵陷,间行东归。高祖平王僧辩,度与侯安都为水军。绍泰元年,高祖东讨杜龛,奉敬帝幸京口,以度领宿卫,并知留府事。

太建二年,又随昭达征萧岿于江陵,道戢别督众军与陆子隆焚青泥舟舰,仍为
昭达前军,攻安蜀城,降之。以功加散骑常侍、仁武将军,增邑并前九百户。其年,
迁仁威将军、吴兴太守。未行,改授使持节、都督郢、巴、武三州诸军事、郢州刺
史。王师北讨,道戢与仪同黄法抃围历阳。历阳城平,因以道戢镇之。以功加云麾
将军,增邑并前一千五百户。其年十一月遘疾卒,时年六十三。赠本官,谥曰肃。
子邈嗣。

  侯安都之讨留异也,道戢帅军出松阳以断其后。异平,以功拜持节、通直散骑常侍、轻车将军、都督东西二衡州诸军事、衡州刺史,领始兴内史。光大元年,增邑并前七百户。

  徐嗣徽、任约等来寇,高祖与敬帝还都。时贼已据石头城,市廛阝居民,并在南路,去台遥远,恐为贼所乘,乃使度将兵镇于冶城寺,筑垒以断之。贼悉众来攻,不能克。高祖寻亦救之,大败约等。明年,嗣徽等又引齐寇济江,度随众军破之于北郊坛。以功除信威将军、郢州刺史,兼领吴兴太守。寻迁镇右将军、领军将军、徐州缘江诸军事、镇北将军、南徐州刺史,给鼓吹一部。

骆牙,字旗门,吴兴临安人也。祖秘道,梁安成王田曹参军。父裕,鄱阳嗣王
中兵参军事。牙年十二,宗人有善相者,云:“此郎容貌非常,必将远致。”梁太
清末,世祖尝避地临安,牙母陵,睹世祖仪表,知非常人,宾待甚厚。及世祖为吴
兴太守,引牙为将帅,因从平杜龛、张彪等,每战辄先锋陷阵,勇冠众军,以功授
真阁将军。太平二年,以母忧去职。世祖镇会稽,起为山阴令。永定三年,除安东
府中兵参军,出镇冶城。寻从世祖拒王琳于南皖。世祖即位,授假节、威虏将军、
员外散骑常侍,封常安县侯,邑五百户。寻为临安令,迁越州刺史,馀并如故。

  高宗即位,征欧阳纥入朝,纥疑惧,乃举兵来攻衡州,道戢与战,却之。及都督章昭达率兵讨纥,以道戢为步军都督,由间道断纥之后。纥平,除左卫将军。

  周文育、侯安都等西讨王琳,败绩,为琳所拘,乃以度为前军都督,镇于南陵。世祖嗣位,迁侍中、中抚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公。未拜,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镇东将军、吴郡太守。天嘉元年,增邑千户。以平王琳功,改封湘东郡公,邑四千户。秩满,为侍中、中军将军。出为使持节、都督会稽、东阳、临海、永嘉、新安、新宁、信安、晋安、建安九郡诸军事、镇东将军、会稽太守。未行而太尉侯瑱薨于湘州,乃以度代瑱为都督湘、沅、武、巴、郢、桂六州诸军事、镇南将军、湘州刺史。秩满,为侍中、中军大将军,仪同、鼓吹并如故。

初,牙母之卒也,于时饥馑兵荒,至是始葬,诏赠牙母常安国太夫人,谥曰恭。
迁牙为贞威将军、晋陵太守。

  太建二年,又随昭达征萧岿于江陵,道戢别督众军与陆子隆焚青泥舟舰,仍为昭达前军,攻安蜀城,降之。以功加散骑常侍、仁武将军,增邑并前九百户。其年,迁仁威将军、吴兴太守。未行,改授使持节、都督郢、巴、武三州诸军事、郢州刺史。王师北讨,道戢与仪同黄法抃围历阳。历阳城平,因以道戢镇之。以功加云麾将军,增邑并前一千五百户。其年十一月遘疾卒,时年六十三。赠本官,谥曰肃。子邈嗣。

  世祖崩,度预顾命,以甲仗五十人入殿省。废帝即位,进位司空。华皎据湘州反,引周兵下至沌口,与王师相持,乃加度使持节、车骑将军,总督步军,自安成郡由岭路出于湘东,以袭湘州,尽获其所留军人家口以归。光大二年薨,时年六十。赠太尉,给班剑二十人,谥曰忠肃。太建四年,配享高祖庙庭。子敬成嗣。

三年,以平周迪之功,迁冠军将军、临川内史。太建三年,授安远将军、衡阳
内史,未拜,徙为桂阳太守。八年,还朝,迁散骑常侍,入直殿省。十年,授豊州
刺史,馀并如故。至德二年卒,时年五十七。赠安远将军、广州刺史。子义嗣。

  骆牙,字旗门,吴兴临安人也。祖秘道,梁安成王田曹参军。父裕,鄱阳嗣王中兵参军事。牙年十二,宗人有善相者,云:「此郎容貌非常,必将远致。」梁太清末,世祖尝避地临安,牙母陵,睹世祖仪表,知非常人,宾待甚厚。及世祖为吴兴太守,引牙为将帅,因从平杜龛、张彪等,每战辄先锋陷阵,勇冠众军,以功授真阁将军。太平二年,以母忧去职。世祖镇会稽,起为山阴令。永定三年,除安东府中兵参军,出镇冶城。寻从世祖拒王琳于南皖。世祖即位,授假节、威虏将军、员外散骑常侍,封常安县侯,邑五百户。寻为临安令,迁越州刺史,馀并如故。

  敬成幼聪慧,好读书,少机警,善占对,结交文义之士,以识鉴知名。起家著作郎。永定元年,领度所部士卒,随周文育、侯安都征王琳,于沌口败绩,为琳所絷。二年,随文育、安都得归,除太子舍人,迁洗马。度为吴郡太守,以敬成监郡。天嘉二年,迁太子中舍人,拜湘东郡公世子。四年,度自湘州还朝,士马精锐,敬成尽领其众。随章昭达征陈宝应,晋安平,除贞威将军、豫章太守。光大元年,华皎谋反,以敬成为假节、都督巴州诸军事、云旗将军、巴州刺史。寻诏为水军,随吴明彻征华皎,皎平还州。二年,以父忧去职。寻起为持节、都督南豫州诸军事、壮武将军、南豫州刺史。四年,袭爵湘东郡公,授太子右卫率。

史臣曰:陆子隆、钱道戢,或举门愿从,或旧齿树勋,有统领之才,充师旅之
寄。至于受任籓屏,功绩并著,美矣!骆牙识真有奉,知世祖天授之德,盖张良之
亚欤?牙母智深先觉,符柏谷之礼,君子知鉴识弘远,其在兹乎!

  初,牙母之卒也,于时饥馑兵荒,至是始葬,诏赠牙母常安国太夫人,谥曰恭。迁牙为贞威将军、晋陵太守。

  五年,除贞威将军、吴兴太守。其年随都督吴明彻北讨,出秦郡,别遣敬成为都督,乘金翅自欧阳引埭上溯江由广陵。齐人皆城守,弗敢出。自繁梁湖下淮,围淮阴城。仍监北兗州。淮、泗义兵相率响应,一二日间,众至数万,遂克淮阴、山阳、盐城三郡,并连口、朐山二戍。仍进攻郁州,克之。以功加通直散骑常侍、云旗将军,增邑五百户。又进号壮武将军,镇朐山。坐于军中辄科订,并诛新附,免官。寻复为持节、都督安、元、潼三州诸军事、安州刺史,将军如故,镇宿预。七年卒,时年三十六。赠散骑常侍,谥曰思。子敞嗣。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三年,以平周迪之功,迁冠军将军、临川内史。太建三年,授安远将军、衡阳内史,未拜,徙为桂阳太守。八年,还朝,迁散骑常侍,入直殿省。十年,授豊州刺史,馀并如故。至德二年卒,时年五十七。赠安远将军、广州刺史。子义嗣。

  杜棱,字雄盛,吴郡钱塘人也。世为县大姓。棱颇涉书传,少落泊,不为当世所知。遂游岭南,事梁广州刺史新渝侯萧映。映卒,从高祖,恒典书记。侯景之乱,命棱将领,平蔡路养、李迁仕皆有功。军至豫章,梁元帝承制授棱仁威将军、石州刺史,上陌县侯,邑八百户。

  史臣曰:陆子隆、钱道戢,或举门愿从,或旧齿树勋,有统领之才,充师旅之寄。至于受任籓屏,功绩并著,美矣!骆牙识真有奉,知世祖天授之德,盖张良之亚欤?牙母智深先觉,符柏谷之礼,君子知鉴识弘远,其在兹乎!

  侯景平,高祖镇硃方,棱监义兴、琅邪二郡。高祖诛王僧辩,引棱与侯安都等共议,棱难之。高祖惧其泄己,乃以手巾绞棱,棱闷绝于地,因闭于别室。军发,召与同行。及僧辩平后,高祖东征杜龛等,留棱与安都居守。徐嗣徽、任约引齐寇济江,攻台城,安都与棱随方抗拒,棱昼夜巡警,绥抚士卒,未常解带。贼平,以功除通直散骑常侍、右卫将军、丹阳尹。永定元年,加侍中、忠武将军。寻迁中领军,侍中,将军如故。

  三年,高祖崩,世祖在南皖。时内无嫡嗣,外有强敌,侯瑱、侯安都、徐度等并在军中,朝廷宿将,唯棱在都,独典禁兵,乃与蔡景历等秘不发丧,奉迎世祖,事见景历传。世祖即位,迁领军将军。天嘉元年,以预建立之功,改封永城县侯,增邑五百户。出为云麾将军,晋陵太守,加秩中二千石。二年,征为侍中、领军将军。寻迁翊左将军、丹阳尹。废帝即位,迁镇右将军、特进,侍中、尹如故。光大元年,解尹,量置佐史,给扶,重授领军将军。

  太建元年,出为散骑常侍、镇东将军、吴兴太守,秩中二千石。二年,征为侍中、镇右将军。寻加特进、护军将军。三年,以公事免侍中、护军。四年,复为侍中、右光禄大夫,并给鼓吹一部,将军、佐史、扶并如故。

  棱历事三帝,并见恩宠。末年不预征役,优游京师,赏赐优洽。顷之卒于官,时年七十。赠开府仪同三司,丧事所须,并令资给,谥曰成。其年配享高祖庙庭。子安世嗣。

  沈恪,字子恭,吴兴武康人也。深沈有干局。梁新渝侯萧映为郡将,召为主簿。映迁北徐州,恪随映之镇。映迁广州,以恪兼府中兵参军,常领兵讨伐俚洞。卢子略之反也。恪拒战有功,除中兵参军。高祖与恪同郡,情好甚昵,萧映卒后,高祖南讨李贲,仍遣妻子附恪还乡。寻补东宫直后,以岭南勋除员外散骑侍郎,仍令招集宗从子弟。

  侯景围台城,恪率所领入台,随例加右军将军。贼起东西二土山以逼城,城内亦作土山以应之,恪为东土山主,昼夜拒战。以功封东兴县侯,邑五百户。迁员外散骑常侍。京城陷,恪间行归乡里。高祖之讨侯景,遣使报恪,乃于东起兵相应。贼平,恪谒高祖于京口,即日授都军副。寻为府司马。

  及高祖谋讨王僧辩,恪预其谋。时僧辩女婿杜龛镇吴兴,高祖乃使世祖还长城,立栅备龛,又使恪还武康,招集兵众。及僧辩诛,龛果遣副将杜泰率众袭世祖于长城。恪时已率兵士出县诛龛党与,高祖寻遣周文育来援长城,文育至,泰乃遁走。世祖仍与文育进军出郡,恪军亦至,屯于郡南。及龛平,世祖袭东扬州刺史张彪,以恪监吴兴郡。太平元年,除宣猛将军、交州刺史。其年迁永嘉太守。不拜,复令监吴兴郡。自吴兴入朝。高祖受禅,使中书舍人刘师知引恪,令勒兵入,因卫敬帝如别宫。恪乃排闼入见高祖,叩头谢曰:「恪身经事萧家来,今日不忍见许事,分受死耳,决不奉命。」高祖嘉其意,乃不复逼,更以荡主王僧志代之。

  高祖践祚,除吴兴太守。永定二年,徙监会稽郡。会余孝顷谋应王琳,出兵临川攻周迪,以恪为壮武将军,率兵逾岭以救迪。余孝顷闻恪至,退走。三年,迁使持节、通直散骑常侍、智武将军、吴州刺史,便道之鄱阳。寻有诏追还,行会稽郡事。其年,除散骑常侍、忠武将军、会稽太守。

  世祖嗣位,进督会稽、东阳、新安、临海、永嘉、建安、晋安、新宁、信安九郡诸军事,将军、太守如故。天嘉元年,增邑五百户。二年,征为左卫将军。俄出为都督郢、武、巴定四州诸军事、军师将军、郢州刺史。六年,征为中护军。寻迁护军将军。光大二年,迁使持节、都督荆武右三州诸军事、平西将军、荆州刺史。未之镇,改为护军将军。

  高宗即位,加散骑常侍、都督广、衡、东衡、交、越、成、定、新、合、罗、爱、德、宜、黄、利、安、石、双等十八州诸军事、镇南将军、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恪未至岭,前刺史欧阳纥举兵拒险,恪不得进,朝廷遣司空章昭达督众军讨纥,纥平,乃得入州。州罹兵荒,所在残毁,恪绥怀安缉,被以恩惠,岭表赖之。

  太建四年,征为领军将军。及代还,以途还不时至,为有司所奏免。十一年,起为散骑常侍、卫尉卿。其年授平北将军、假节,监南兗州。十二年,改授散骑常侍、翊右将军,监南徐州。又遣电威将军裴子烈领马五百匹,助恪缘江防戍。明年,入为卫尉卿,常侍、将军如故。寻加侍中,迁护军将军。后主即位,以疾改授散骑常侍、特进、金紫光禄大夫。其年卒,时年七十四。赠翊左将军,诏给东园秘器,仍出举哀,丧事所须,并令资给,谥曰元。子法兴嗣。

  史臣曰:胡颖、徐度、杜棱、沈恪并附骐骥而腾跃,依日月之光辉,始觏王佐之才,方悟公辅之量,生则肉食,终以配飨。盛矣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