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祖师又得了任、宁二将,心中大喜。又同众将行不数日,来到一处,有一地方,名天火山。山中有一妖,姓刘名后,手用飞鞭,脚踏火车。山下百姓,每年用童男童女祭赛,若无祭赛,常常发火烧人房屋。此年为头会首,姓李名山,在贫家买得一对童男童女,送至洞前,正欲去祭刘后。那童男童女不识人事,奈父母无钱,卖他出于不得而已。临祭之日,于庙门首大哭起来,祖师等正来到庙前,向前问其缘故。童男童女哭诉前事,祖师大惊。马元帅在旁听罢,心中火起,解了童男童女,手执金枪,打入庙中。正遇刘后手执飞鞭来迎。二人大战。被马元帅丢起金砖,将刘后打倒在地,提见祖师,祖师大喜。刘后叩首愿降,祖师收留,付火丹与对后食下。写表奏知五帝,封刘后为王府天君,手执飞鞭,脚踏火车,随师行道不题。
却说玉帝一日升殿,斑竹村中灶君出班奏说:“斑竹村中有三百灶火,百姓俱不行善,恶人为生,作恶非常,不信天地。”玉帝闻奏大怒:“准奏。即宣行瘟使者钟仕贵,领旨降凡行瘟,灭了斑竹村一村人民。”仕贵领旨出朝,下中界,土地迎接,钟瘟神曰:“五帝闻奏大怒,说这一村人民不信善事,可灭,差某下凡,你可将我此药明日巳时,放于各井中,与众人饮水,则尽瘟死他一村人民。”土地禀曰:“这里人果不信善,该灭,其中只有一人,姓雷名琼,卖豆腐为生,其人为人心好,常种善根,施舍心重,此人不可害他。”使者曰:“善人当救,余者不可卖放。”将药吩咐土地。土地接了药,变一老人,去到井边等候。正遇雷琼来打水作豆腐,土地于琼背后曰:“此水你多担些去,明日巳时,此水放药,吃人会死,吃不得。”琼听见回头一看,不见其人。琼大惊,心中忖曰:“若天降之神,明日入药于井,害却一村之人,吾安可知而隐之,偷存自己性命?不若宁作我死,倘若救得一村人,亦是老夫陰功。古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次日自天光一起,直至井边等候,看果如言否?果见一老人,手拿一包药而来,正欲放入井中。琼向前一抢在手,土地大惊,正欲抢回,那老子一气吞下;即时瘟死于地,四肢青黑。土地大惊,即时带此老子三魂六魄,上天宫去见玉帝。玉帝闻奏感叹,封雷琼为威灵瘟元帅,头戴百姓帽,赐金花一朵,金牌一面,内有四字“无拘霄汉”,出入天门无忌,下界助师。雷琼谢恩奏帝,赦一村人民,玉帝准奏。雷琼回转斑竹村,托村中人梦,个个改过行善。雷琼投见祖师。祖师大喜,带众人又来到一处,乃是陕西。有一山,名赤云山。山中有一妖,姓田名文,兴妖作怪。祖师等正到,瘟帅见田文作怪,瘟帅将琼花撒起。琼花乃天地正气使成,一起邪气不敢作怪,却只是一个玉杯,一个铁简。雷琼捉见祖师,祖师大悦,即赐雷琼管用。
离了赤云山,同众将一路而行,来至一地,名灵弥山。山中有一洞,名清幽洞。洞主姓石名成,其妖头戴二郎盔,白面唇红,手用法宝雷鞭,能驱动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生肖助战。邓、辛、张三人来到,一见各用法宝丢起。石成措手不及,被捉见祖师,石成磕头归顺。祖师大喜,写表奏知玉帝,玉旨封为神雷石元帅随师。
又行到一处,乃是聚虎山。山中藏有二妖:一个姓王名铁,白面长枪,一个姓高名铜,手拿双五斧,常变虎于山下涧旁。若有人从山下过者,即时拖上山来,慢慢而食之。师差赵师出战。赵帅与他杀上九百余合,不分胜败。赵帅丢起火索,黑虎王铁丢起飞枪,差动东山神虎下来争咬赵帅,高铜用玉斧丢起,差动西山神虎,又来助战。赵帅不能抵敌,大败而走。灵官马帅一见,将火丹丢起空中,把那一群妖,烧得十伤九死,逃躲入门。马帅又丢起金钟;将二妖盖倒,捉见祖师,祖师大悦。写表奏知玉帝。玉旨到,封为虎丘王、高二元帅,随师行教不题。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玉帝差使灭村人

却说广西府牢中犯人甚众。有一禁狱姓孟名山,在府当禁子。有一岁,年终十二月二十五,众囚于禁中悲悲哭哭,惨声震天。孟山问曰;“汝等往日不哭,至今日各各悲哭为何?”众囚曰:“我等本非好人,亦有一点孝心,至年终不见父母,思思切切,故有此哭。”孟山道:“吾听汝等之言,便觉心酸。我不如行个方便,放你们回去过年,待等下年正月初五,你各人惧要到来,勿误我事。”各人拜谢,纷纷发愿而去。至次年正月,果然即来相聚,投入禁中。孟山将监簿点过,八百名都在,盂山大悦。自此起每至十二月二十五日,当放囚回家。次年正月初五日来,众感其德。
一日,孟山曰:“汝等若肯改过,出去为好人,我今放汝等走何如?”
众囚曰:“禁官若肯放我等,安敢再去为非?只是你救得我众人,你命难保,我等何敢走去?”孟山曰;“汝等若是能改非为善,我自有脱身之计,不必挂我。”众囚听罢,各各拜谢,渐渐走出牢门远去他方。约有月余,知府姓滕名公义,下牢不见半个人。知府大惊,问孟山。孟山禀说曰:“是小人放去,不日就来。”知府大怒,将孟山打了四十,着令去寻那八百名囚人回监。孟山受刑,带枪一把,出禁门而行。直至一瓦当山,将枪顿于地叹曰:“今日虽本官责我,我亦无怨,舍一命而救八百残生,安有怨意?”正欲撞枪而死,土地变白兔将枪扯倒。孟山连撞三次,白兔扯倒三次。五帝一闻其情,即时差浮天君赍玉旨,封孟山为酆都孟元帅,戴百姓帽,插金花一朵,手执黄龙枪一把,青云一朵,敕往北方助师。孟山入朝谢恩,拜见祖师,祖师大喜。
又行到一处,名陈沙地。其地有一妖名杨彪,于陈沙地作怪,食人无厌。在地下开无数地坑,若有行路之人,到黄昏时候过此,跌下坑中,杨彪便捉而食之。祖师同众将正行之间,见妖云四起,罩定陈沙地。祖师曰:“前面有妖云四起,想必有妖在其间。众将谁敢出马降妖?”言罢,赵帅当先杀进,翻身跌下石坑中,难与杨彪战。祖师见赵帅跌下坑中,大惊,执剑向前正欲打救,连自己亦跌下坑中。水火二将连忙赶上,跳下坑中,背了祖师。水将作法,变一条逆龙,将地坑开成大河,杀将出来。妖见地坑崩开,止欲逃走,措手不及,被赵帅捉住,押见祖师。玉旨到,封杨彪为地祗元帅,手执武土,助师行道。祖师大悦,付火丹一丸,与杨彪食而同行。
离了陈沙地,来到一地,名龙门寨,有一妖姓李名寨龙,作起妖法,把住祖师等去路。被朱元帅在前丢起五毒袋装住,押见祖师。玉旨到,封作先锋李元帅,手执铜锤,包巾勇字盔,相随祖降邪。李帅谢恩,叩见祖师。祖师付火丹一丸与李帅食下。不知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祖师过太保山降邪却说祖师离了龙门洞,又到紫清洞。有一妖姓副名应,把住去路。腰间有一法宝,名照魔镜,若抛起一烁,人自然头目昏花。祖师正同众人前行,那副应当头拦住去路,众将各执器械捉他,副应一见,抛起照妖镜,众将忽觉头目昏花。祖师大惊,亲自杀出,妖又用镜,祖师即将剑自南方一指,指出丙丁火炼其镜,不能用,被祖师向前捉住,副应叩头愿降。祖师付火丹与副应食下,写表奏帝。玉旨到,封为纠察副元帅,随师降邪。
祖师又行至一山,名叫太保山,山中有一十三个妖精作怪,号为十三太保。一年要本地人备十二个童男童女祭赛,害人无数。一名超文,二名吴卿,三名周旺,四名彭干,五名范意,六名张申,七名李路,八名王礼,九名吴安,十名刘刚,十一名田能,十二名沈侑,十三名朱立。此十三人皆有神通。若遇天兵出战,他只要将手打自己之身,敌军满身疼痛,俱被捉获。时逢五月初五日,众太保相邀出游,见祖师等至,拦住去路。众将各见妖精,皆争先杀出。那妖精只用手自打自,众将俱叫疼痛,龟蛇二将见打忙把祖师背起,马元帅连忙来助祖师。祖师说曰:“我虽走脱,此妖必定速追,但不知是何妖精有些神通?”马帅曰:“我想惟有三清真人方识其中之事。”祖师同马帅即去至三清观,拜见三清,备言其事。炒乐真人曰:“这妖非别物,其物生主,见在南北界为神,其人姓殷名高,请他去方降得那些妖精。”三清听罢,即吩咐妙乐真人去南北界水火山见殷高不题。
却说殷高正在镇守南北界水火山,见真人赍法旨到,连忙出接入,参见毕,真人曰:“金阙化身,为因下凡收黑气,去到太保山,遇见一伙妖精,不能收伏,来投三清。三清法旨令汝前行助师,不可有违。”殷高听罢,离了南北界,同师来到太保山、见黄-、豹尾二人把住去路。殷高叹曰:“这孽畜我多时不用你,你就在此兴妖作怪!”高殷即时作法,将杀气吐出,遍地金光,现出太岁真形,三面四手。那二妖不能走动,露出真形,却是枪里两把豹尾。殷高取了,同祖师来到太保寨,正见十三太保。殷高出战,与十三太保大杀一阵。殷高大败,回见祖师。祖师忧闷,殷高曰:“祖师不必忧闷,某虽不胜他,我有师父撒真人,现住南天洞。我去见我师父,若得他来,必能降伏此妖。”祖师曰:“汝既有令师,火速前去求救。”言罢,殷高别了祖师,直至南天洞玄教宫,见撒真人。真人正坐,殷高参见拜罢。撒真人曰:“弟子慌慌忙忙,来此为何?”殷高将太保之事说了一遍。真人曰:“真武是金阙化身,吾与你同去助他,若他人则不可行。”真人言罢,收拾法宝同殷高来见祖师。祖师相见大喜。
次日平明,殷高同真人出阵,喊杀连天,那一十三人亦披挂出阵,与殷高大战。正要行法捉殷高,被撒真人将法宝水含中中一喷,取出白红二索,丢起半空,把那十三太保尽串作一串,露出真形,却是十三个骷髅骨。撒真人于骨中每一个人火丹一丸,吩咐殷高:“头戴一个骷髅,项挂十二个骷髅,你可同师行道。”殷高领命,祖师拜谢。撒真人别了祖师,驾云而去。奏知玉帝,玉旨到,封殷高为地司统杀太岁,至德尊神光武上将殷元帅,掌管天下诸神杀。殷高谢恩,同师而行不题。不知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却说祖师又得了任、宁二将,心中大喜。又同众将行不数日,来到一处,有一地方,名天火山。山中有一妖,姓刘名后,手用飞鞭,脚踏火车。山下百姓,每年用童男童女祭赛,若无祭赛,常常发火烧人房屋。此年为头会首,姓李名山,在贫家买得一对童男童女,送至洞前,正欲去祭刘后。那童男童女不识人事,奈父母无钱,卖他出于不得而已。临祭之日,于庙门首大哭起来,祖师等正来到庙前,向前问其缘故。童男童女哭诉前事,祖师大惊。马元帅在旁听罢,心中火起,解了童男童女,手执金枪,打入庙中。正遇刘后手执飞鞭来迎。二人大战。被马元帅丢起金砖,将刘后打倒在地,提见祖师,祖师大喜。刘后叩首愿降,祖师收留,付火丹与刘后食下。写表奏知玉帝,封刘后为王府天君,手执飞鞭,脚踏火车,随师行道不题。

却说玉帝一日升殿,斑竹村中灶君出班奏说:“斑竹村中有三百灶火,百姓俱不行善,恶人为生,作恶非常,不信天地。”玉帝闻奏大怒:“准奏。即宣行瘟使者钟仕贵,领旨降凡行瘟,灭了斑竹村一村人民。”仕贵领旨出朝,下中界,土地迎接,钟瘟神曰:“玉帝闻奏大怒,说这一村人民不信善事,可灭,差某下凡,你可将我此药明日巳时,放于各井中,与众人饮水,则尽瘟死他一村人民。”土地禀曰:“这里人果不信善,该灭,其中只有一人,姓雷名琼,卖豆腐为生,其人为人心好,常种善根,施舍心重,此人不可害他。”使者曰:“善人当救,余者不可卖放。”将药吩咐土地。土地接了药,变一老人,去到井边等候。正遇雷琼来打水作豆腐,土地于琼背后曰:“此水你多担些去,明日巳时,此水放药,吃了就死,吃不得。”琼听见回头一看,不见其人。琼大惊,心中忖曰:“若天降之神,明日入药于井,害却一村之人,吾安可知而隐之,偷存自己性命?不若宁作我死,倘若救得一村人,亦是老夫阴功。古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次日天亮即起,直至井边等候,看果如言否。果见一老人,手拿一包药而来,正欲放入井中。琼向前一抢在手,土地大惊,正欲抢回,那老子一气吞下,实时瘟死于地,四肢青黑。土地大惊,实时带此老子三魂七魄,上天宫去见玉帝。玉帝闻奏感叹,封雷琼为威灵瘟元帅,头戴百姓帽,赐金花一朵,金牌一面,内有四字“无拘霄汉”,出入天门无忌,下界助师。雷琼谢恩奏帝,赦一村人民,玉帝准奏。雷琼回转斑竹村,托村中人梦,个个改过行善。雷琼投见祖师。祖师大喜。

带众人又来到一处,乃是陕西。有一山,名赤云山。山中有一妖,姓田名文,兴妖作怪。祖师等正到,瘟帅见田文作怪,瘟帅将琼花撒起。琼花乃天地正气炼成,一起,邪气不敢作怪,却只是一个玉杯,一个铁简。雷琼捉见祖师,祖师大悦,即赐雷琼管用。

离了赤云山,同众将一路而行,来至一地,名灵弥山。山中有一洞,名清幽洞。洞主姓石名成,其妖头戴二郎盔,白面唇红,手用法宝雷鞭,能驱动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生肖助战。邓、辛、张三人来到,一见各用法宝丢起。石成措手不及,被捉去见师,石成叩头归顺。祖师大喜,写表奏知玉帝,玉旨封为神雷石元帅随师。

又行到一处,乃是聚虎山。山中藏有二妖:一个姓王名铁,白面长鎗;一个姓高名铜,能用玉斧,常变虎于山下拦路。若有人从山下过者,实时拖上山来,慢慢食之。师差赵帅出战。赵帅与他杀上九百余合,不分胜败。赵帅丢起火索,黑虎王铁丢起飞鎗,差动东山神虎下来争咬赵帅。高铜用玉斧丢起,差动西山神虎,又来助战。赵帅不能抵敌,大败而走。灵官马帅一见,将火丹丢起空中,把那一群妖,烧得十伤九死,逃躲入门。马帅又丢起金钟,将二妖盖倒,捉见祖师,祖师大悦。写表奏知玉帝。玉旨到,封为虎丘王、高二元帅,随师行教不题。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