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哙!伙计!到了地头了!你看大门紧闭,用甚么法子攻打?”“呸!蠢材!这区区两扇木门,还攻打不开么?来,来,来!拿我的铁锤来!”“砰訇!砰訇!好响呀!”“好了,好了!头门开了!——呀!这二门是个铁门,怎么处呢?”“轰!”
“好了,好了!这响炮是林大哥到了。”“林大哥!这里两扇铁牢门,攻打不开呢!”“晤!俺老林横行江湖十多年,不信有攻不开的铁门,待俺看来——呸!这个算甚么,快拿牛油柴草来,兄弟们一齐放火,铁烧热了,就软了!”“放火呀!”劈劈拍拍,一阵火星乱迸。“柴草烧他不红,快些拿木炭来!”“好了,有点红了,兄弟们快攻打呀!”豁剌剌!豁剌剌!“门楼倒下来了,抢进去呀!”“咦!怪道人说梁家石室,原来门也是石的。”“林大哥!铁门是用火攻开了!这石门只怕火力难施,又有甚么妙法?”“呸!众兄弟们有的是刀锤斧凿,还不并力向前,少停,凌大爷来了,倘使还没有攻开,拿甚么领赏!”“是呀,我们并力攻打上去,不怕他铜墙铁壁!”好忙呀,刀儿,锤儿,斧子,凿子,一齐乱下。“好了,我这里打下指头大的一点来了!”“我这里芝麻大一点也没有动呀!”“嗳!攻了大半个时辰了!我老林打家劫舍,也不知经过几百回,却没有经过这样为难的事,兄弟们不要白费力了,设个法儿,用软梯上去吧!”
“不中用!这一个石室,没有天井,就有两个窗户,也不过一尺来高,四五寸宽,哪里进得去!”“那么,我们掘地道来!”
“也没用,这个牢房,是我老子在世的时候承造的,他常常说起,说这牢房底下,四围打了一丈二尺深的沙桩呢。”“这可难了!”轰!轰!轰!“这是三响号炮,凌大爷到了!”“凌大爷,这石室攻打不开,还求示下!”“吓!你们在我跟前夸了嘴,此刻闹到骑虎难下,难道就罢了么?”“大爷不要动怒!我老林还有一条妙计!”“快点说来。”“好在大爷不是要取他钱财,……”“我大爷有的是铜山金袕,要他钱财做甚么?这个不消说得!”“只要结果他一家性命,我老林还有一条妙计,不须打破他这牢房,便可以杀他个寸草不留!”“也罢!我本来只要杀了他弟兄两个,怎奈他全不知机,只得一不做二不休的了!老林!你就施展你那妙计吧!”“兄弟们搬过柴草来,浇上桐油,就在这门前烧起来,拿风箱过来,在门缝里喷烟进去,……阿七!你飞檐走壁的功夫,还使得么?”“老实说,我虽然吃了两口鸦片烟,这个本领是从小学就的,哪里就肯忘记了!”“既这么着,你上去把四面的小窗户,都用柴草塞住了,点上一把火。”
“可以,我就干这个。”“凌大爷!这里有马鞭,你且坐在上风一边,看俺老林成功也!兄弟们快来动手!”好热闹呀。怎见得?——毒雾迷天,浓烟匝地,风过处红火焰焰,火低时黑气腾腾,添柴草得奋不顾身,遑问焦头可虑;拉风箱得乱抒双臂,不辞额之劳。四壁厢犬吠鸡飞,一霎时神号鬼哭。尽任他锣声震地,官军赴援无人。只听得炮响连天,贼徒声势愈大。桐油烟臭恶难闻,向石门缝中钻去,催命符容情不得,从阎罗殿上颁来。叫尔室中众人,化作冥司群鬼。纵不似北京的挂炉烧鸭,也要做江南的异味熏鱼。
“这会烧够了两个多时辰了!大约此刻已有四更多天,这牢房里的人,是活不成的了!凌大爷!我们散吧?”“好呀!这正是‘鞭敲金镫响,人唱凯旋歌’,走呀!打轿子过来!”哄哄哄一阵散了,这一散不打紧,只是闹出一段的大嗓子来了。
嗳!看官们,看我这没头没脑的忽然叙了这么一段强盗打劫的故事。那个主使的甚么凌大爷,又是家有铜山金袕的,志不在钱财,只想弄杀石室中人,这又是甚么缘故?想看官们看了,必定纳闷;我要是照这样没头没脑的叙下去,只怕看完了这部书,还不得明白呢。待我且把这部书的来历,以及这件事的时代出处,表叙出来,庶免看官们纳闷。
话说这件故事出在广东,我闻得各处的人,都说广东强盗多,广东果然强盗多,这句话我也不能代广东人讳,但是大凡做强盗的人,无非是些无赖地痞,亡命少年,从没有坐拥厚资,名列缙绅,也去做强盗的道理。然而这件事,却是一个坐拥厚资的人去做强盗,并且这个人虽然不是甚么阀阅名门的子弟,却也是纳监读书,充做书香人家的人。似他这等人,也做了强盗,岂不是一件奇事?并且这件事出在本朝雍正年间,这位雍正皇帝,据故老相传,是一位英明神武的皇帝,于国计民生上,十分用心,惩治那暴官污吏,也十分严厉,并且又明见万里,无奸不烛。至今说起来,大家都说雍正朝的吏治是顶好的。然而这个故事,后来闹成一个极大案子,却是贪官污吏,布满广东,弄到天日无光,无异黑暗地狱;却不迟不早,恰恰出在那雍正六、七年时候,岂不又是一件奇事?
要知道这件奇事的细情,待我慢慢一回一回的表叙出来,便知分晓。蔡哲炯扫校——
蔡哲炯扫校

却说共涛问萨头陀退兵之计,萨头陀道:“大王休忧。李俊、花逢春必要斩草除根,然后可享宝位。我正要去攻金鳌岛,他既自来,岂可放他回去?我到水寨中,自有妙计。”遂辞了共涛,到水寨与革鹏说道:“只消如此如此。”革鹏依计,紧闭水寨,再不出战。
却说李俊到暹罗城下,见革鹏的水寨布得严整,城外并无一只船影,静悄悄的不见动静,心中焦急,要去攻打,乐和道:“我只道苗兵轻佻,必来挑战,谁知他紧闭寨栅,偃旗息鼓,必有计策,切不可躁急。”花逢春道:“国主被弑,城池已失,宫中不知怎的。若旷日持久,此仇何时可报?待小侄拼命杀去,倘破水寨,实为天幸。若然不济,以身殉之,也尽了一点的心。”乐和道:“事有经权,必须谋定而后战,知已知彼,方得万全。若一磋跌,我等孤军亦难撑立。你说尽一一点孤忠,上有寡母,下有娇妻,倚托何人?不可使匹夫之勇,懊悔无及。”花逢春只得停住了。一连守了五六日,只不出战。乐和猛省着,道:“不好了!中了他反客为主之计。”李俊道:“何为反客为主?”乐和道:“他的兵多我几倍,不是怕我不出战,羁绊住了,必然使一枝去破金鳌岛。巢袕一失,不战自乱,快些收兵回去。”李俊道:“不可不防!”急令起航。
行不得一百里海程,到了明珠峡口。怎地叫做明珠峡?这是暹罗国的水口,茫茫大洋之中,生起两个山来,婉蜒如龙,两头相接,只隔一里水面。中流有一小山,圆净如珠,草木不生。水势驶急,往往这个所在要坏船只。那山顶上,左边建一一座龙王庙,右边有七层小石塔,镇压水怪,关锁水门,所以退罗国人物富庶。李俊三队的船行至峡口,见有二三十个战船,苗兵把住峡口。船头上立一员苗将,却是革。喝道:“中了俺国师之计,你那金鳌岛早已打破,还要思量到哪里去?快快投降,饶你一死!”李俊大怒,挺枪便刺,革-把大斧架接,在船头上交锋。花逢春正要挺戟助战,只见舱中走出萨头陀来,曰中念念有词。忽然烟雾漫空,见千百个鬼兵,也有天上落来的,也有海底潜出来的,飞蝗般攒拢来。费保、童威、童猛各执器械相持。又有一个鬼王,身长数丈,头上生一个独角,浑身精赤,单系一条虎皮裙子,双手拿两个人葫芦,焰腾腾火星飞在篷桅上。一霎时烧起,三队的船,风逼做一块,连排烧去。黑烟布满,开不得眼。李俊大叫道:“天亡我也!”正在万分危急之际,巽地上一声霹雳,大雨如注,把火浇灭,鬼王、鬼兵都不见了。李俊、费保,等拼命杀出峡口,已烧坏了二十多个船,兵丁杀死的、跳下海的,约有三四百多人,幸喜各将领无伤。
连夜赶到金鳌岛,果然栅口战船密布,尽是苗兵。革鹏正与高青、倪云交战,胜败未分。李俊、费保飞跳上岸助战,革鹏抵不住。四员勇将跳下了船,花逢春弯弓搭箭射去,正中革鹏左臂,弃了手中刀跌去。不防革-、萨头陀随后追来。童威、童猛、乐和丢了船,领兵到隘口寨中。李俊对高、倪二将道:“几乎不能相见!在明珠峡被萨头陀使鬼兵烧了海舶,幸得雷雨大作,救了性命。他的兵几时到的?”高青道:“到了两日。我与倪兄弟商量,恐隘口有失,结寨在此。战了两日,不见输赢。”李俊道:“乐兄弟原料是反客为主之计,不道果然。如今怎地好?不要说去攻暹罗城报仇雪恨,只这金鳌岛,恐难保全。若是兵对兵将对将,还好支持,只那萨头陀的妖法,怎么了得?前日宋公明打高唐州,被高濂妖法损兵折将,败了两阵,亏公孙胜来方才破得。如今隔着大洋,哪里去请得?”乐和道:“妖法只可使一时,若全用此术就不灵验了。况邪不胜正,我等为报暹罗国王之仇,诛戮奸党,难道上天不佑?那明珠峡的火尽勾烧死,忽得雷雨来救,就可见天意了。须要立定主意,协力固守,慢慢寻出计较来,再不可性急。闻得妖术怕的狗血污秽之物,须准备着,待他再来,破他便是。”李俊遂唤军士取狗血、人屎、蒜汁做了喷筒,交战之时乱泼过去,自然可破。算计定了,坚守寨栅不题。
却说萨头陀果然十分狡猾,他定下的妙计,使革雕守住暹罗水寨,革-把住明珠峡口,演妖法使独火鬼王烧死他;革鹏领兵攻打金鳌岛,真是算无遗策。谁知雷雨救灭,不能成功,便随后赶来,与草鹏、革-一同围住。说道:“那金鳌岛进了隘口,又有三个湾,才到得城边。那李俊害怕,不敢出战,必要诱他出来,方好夺那隘口。”日日在船上与苗将饮酒,队伍不整,兵无纪律。又去澳里抢掳良家妇女,不论姿色,单取少年气血满足的,青天白日就在船上采战,并不忌人眼目。自己厌了,赏与苗兵。那些妇女出于无奈,经不得蹂躏,多有致死的,就抛在海中。李俊见了,怒气填胸,叫道:“贼秃这般无礼!恶毒已极!岂可使平民受害,快去剪除!”乐和道:“此是诱敌之计,不宜妄动。”李俊道:“大丈夫生在天地之间,兴废自有定数,哪里当面忍得!”便要领兵出战。乐和道:“既是耐不得,也待夜间。他被酒色所迷,必然酣睡。可遣童威、童猛、高青、倪云四将分领十个船,带五百兵,埋伏在荻苇之中,大将军可同花公子竟去劫寨。若使妖法,可将喷筒洒去。我与费保守寨,庶几可以成功。”
部署已定,到三更时分,童威等先去埋伏了。李俊、花逢春结束停当,领了一千兵,十个大船,奋勇杀去。那萨头陀虽然贪酒恋色,夜里再不睡的。听得声响,不慌不忙,让李俊杀人,作起妖法。星月满天,忽然暗如墨漆,李俊、花逢春并不见一只船,一个苗兵,喷筒也无放处。童威等听见喊杀之声,只道与苗兵相杀,围合拢来;李俊又认做苗兵,自相攻击。海面起一阵飓风,李俊忙叫收舵到岸。那革鹏、革-已先到隘口,放火烧了寨栅。费保、乐和抵敌不住,退到城边。李俊、花逢春上得岸时,革鹏、革-挡住厮杀,混战到天明。萨头陀遣一队兽兵,却是虎、豹、豺狼,张牙舞爪而来,跳搏伤人。李俊慌了,叫放喷筒,那兵士大半已竟上岸,喷筒都在船内。李俊、花逢春也只得退到城边,兵士折了大半,隘口被他夺去,童威等四将不知下落。李俊大哭道:“不听贤弟良言,致有此败!如今兵微将寡,怎生是好?”乐和道:“胜败兵家之常,不可挫了锐气。幸这石城坚固,决然攻打不进。且誓死守定,再作区处。”李俊依言,和花逢春、费保、乐和日夜在城楼,搬运擂木石块灰瓶铁汁等物,并力守定。
萨头陀、革鹏、革-在城下耀武扬威。幸得这石城光荡荡地爬不上,实坯坯掘不进。只当不起妖法,或一阵火,腾天撒地的烧来;或起霹雳,捶山震岳的打来;夜间鬼哭神嚎,百般作怪,胆也吓破了。乐和道:“这些妖法不过如此,不要怕他。这里决然攻不进,只是山后有一处,稍觉平坦,恐怕爬进,须要守备。我领一队兵去看,花公子可到白云峰上了望,海面上可有四将踪迹。”原来这金鳌岛只有前面这座城门,四围俱是高山峻岭,古木修篁,无路可上。居民都在里面耕佃,东西南北俱是大洋,内有一座白云峰,高插云汉,登眺远见三百里。天气清明,暹罗城也就在面前。那后山为因当年起了一条蛟,洪水冲坏了,有二三丈缺陷之处,可以爬得上。
正唤兵士抬石头填塞,只听得山岭下隐隐有人话响。乐和同兵士伏在树丛里,取一门大炮摆好,点着火绳伺候。果有二三百苗兵,腰边跨了长刀,扳藤附葛的爬上来,将到半岭。乐和觑得分明,将炮门药线点上,轰天一响,苗兵打为齑纷,打不着的都跌死岭下。又唤兵卒将石块雨点般打下,苗兵剩不得几个回去。乐和就叫这队兵,装上大火炮把守。回来说道:“惭愧,若迟去一刻,被他爬上了!大炮打死三百苗兵,叫兵守定,再无内顾之忧了。”李俊道:“贤弟真有先见之明,料事多中。不然,就失事了。”花公子也回来说道:“到白云峰四远了望,海面上并无迹影。”李俊道:“这四个弟兄多分不好了。”乐和道:“哪有四个俱坏之理?当夜兵败,想到清水澳去了。”李俊等四人依旧坚守不题。
却说童威等四将被萨头陀等妖法冲散,一时进隘口不得,到天明会合,已折了一百名兵,两个战船。倪云道:“岸口都是苗兵,回去不得,不知他们何如?”童猛道:“隘口被苗兵所夺,李大哥等必然固守石城。”高青道:“我等飘泊无依,且到清水澳。狄成那边有三百名兵,带了来和他厮杀。”童威道:“不怕将勇兵强,唯这萨头陀妖法,虽有千兵万马,也抵当不住。我想起来,革鹏、革-和萨头陀都在这里,那暹罗国内只有革雕一人,必然空虚,我们去袭破了,他这里必然解围。”众人齐道:“此计甚妙!”就扬帆而去。
不消一日,到了暹罗城下,只有十来个战船,一二百苗兵看守,革雕也不在船上。童威等将船贴近,一齐跳过去,奋勇砍杀,剩不上三五十个上岸逃命,童威等大喊追去。抢到城门边,革雕领一枝苗兵冲杀出来,四将抵住,战不上十馀合,革雕力怯,拨转马头便走。高青赶上,一枪刺着左臂,几乎坠下,苗兵救护进城去了,童威率兵攻打。共涛见有兵到,革雕败阵进城,心内慌张,说道:“国师去攻金鳌岛不见回音,反有兵攻城,此是何故?”革雕道:“那来的兵不是李俊、花逢春,另是四员将官。这里兵留不多,方才又伤二百多名,可传令拨民夫上城。待我差人到金鳌岛打听,掣兵来保护城池。”共涛依言,令兵马司拨百姓上城守垛,革雕自引苗兵巡察。那些百姓都恨入骨髓,巴不得立时打破,只是畏惧革雕号令,勉强上城。
童威等带不上三四百兵,城大兵少,围困不得,只好四门守住,急切难破。高青道:“百姓上城,可见城内无兵,若得里应外合,方可破得。待我到半夜里爬进去。”日间周遭一看,见西北角守城的百姓是驸马府前住的,叫做和合儿,是个闲汉,平日厮熟,四目相视,打个暗号。到夜间与童威商议道:“那西北角上守城百姓是驸马府前和合儿,方才打个暗号了,我便爬上去。若可动手,复放起火来,你们奋力杀入,成败利钝在此一举!”三个说道:“若得如此,万分之美!只是要小心。”
高青卸了盔甲,换了紧身衣服,身边藏了暗器,一齐到西北角城上。灯火明亮,和合儿先悄悄对守垛的百姓说道:“共涛弑逆无道,萨头陀苗兵奸滢抢掳,百姓受其荼毒。今高将军来打城,我已约定了,少时放上,杀了奸臣恶秃,与万民伸冤。不可泄漏,只要防革雕巡察过来。”通甲的人尽是怀恨的,大家点头会意。高青在下面咳嗽一声,和合儿抛下索子。高青缚在身上,两手扯定索子,和合儿同百姓用力吊上去。刚跨上垛口,解下索子,巧巧革雕、共涛巡察到来,高青装做百姓,朝外立着。革雕见这甲里神情有异,望到下面有一簇人马,说道:“必有奸细!国主可去巡视各门,待我扎在此间。”高青动也不敢动,直到天明换班,同和合儿下城,说道:“你有这片忠心,事成之后,必然重赏。可可那革雕到来,一时动手不得。我已换了衣服,黑早里无人认得,且和你到宫中朝见国母,再作商量。”遂同到宫门。
有两个太监在宫门首,认得高青的,惊问道:“高将军怎地进得城来?”高青道:“烦引我见国母方说。”太监叫开宫门,高青、和合儿同进宫中拜见。国母道:“共涛弑逆,神人共愤。我日夜望李大将军、花驸马来报仇。闻得兵败,我要自尽,公主劝住,再看消息。高将军,你几时进城的?金鳌岛胜负若何?”高青道:“臣与驸马贺寿回来,闻知国主被弑,只缘不带得兵。重到金鳌岛,同李大将军领兵到来,中了他反客为主之计。明珠峡被萨头陀遣鬼放火,篷樯尽焚,幸得天降大雨,救了性命。到金鳌岛又为妖法所败,现今围住,未知如何。臣与倪云、童威、童猛是夜冲散了,思量暹罗必然空虚,故引兵来,奈因兵少破不得城。这和合儿是驸马府前百姓,有一片忠心,将绳索吊臣上城。正要鱼贯而上,谁想共涛、革雕亲自巡察,觉道有异,就屯住到天明,动不得手,故来朝见国母,以慰悬望。”国母泣道:“萨头陀如今强横,李大将军屡遭败衄,眼见得报仇无日了!”高青道:“臣已入城,令内监传谕旧臣,和合儿纠结义民,此城不日可破。城若破了,萨头陀回救时,李大将军、花驸马追来,内外夹攻,国仇指日可雪。臣到外边恐露圭角,愿留宫中。”国母依言,使内监去传谕旧臣,和合儿纠结义旅,不在话下。
再说李应、栾廷玉等海鳅船到了清水澳,阮小七要上岸买鲜鱼做醒酒汤,李应挡住。那瘦脸熊狄成守清水澳,闻暹罗国主马赛真被奸臣共涛所弑,金鳌岛又为萨头陀妖法所败,围困得紧。要领兵救剿,只因三百个兵,恐寡不敌众,心内彷徨。当下见沙滩边停泊百多号大海鳅船,刀枪密布,旌旗闪动,惊疑不定:“敢是萨头陀破了金鳌岛,又领兵来取清水澳?”望见衣冠济楚,人物轩昂,不是苗兵模样。只得掉个小船,带四个兵丁,到海鳅船边,问是哪里来的,却好正在李应船边,燕青看见狄成是宋朝将官装束,答道:“我等是大宋官兵,要到金鳌岛寻访李大将军的。”狄成道:“将军与他甚么相知?寻他何故?”燕青道:“我等俱是旧日弟兄,闻在海外,特来扶助也。”狄成道:“那李大将军可是混江龙李俊?列位是梁山泊上好汉么?”燕青道:“正是。尊驾可通大名。”狄成爬上大船,纳头便拜道:“天下有救了!”李应、燕青连忙扶起,狄成道:“小可是与李大哥太湖小结义的瘦脸熊狄成。李大哥自出海洋,在这清水澳驻扎,杀了沙龙,占了金鳌岛。花知寨的公子花逢春,暹罗国王马赛真招做驸马。亲眷往来,金鳌岛十分兴旺。岂料马赛真被奸相共涛所弑,篡了王位。招一番僧,名唤萨头陀,善行妖法。又有革鹏兄弟三人,领苗兵五千扶助共涛。李大哥连折三阵。如今金鳌岛围困甚急,万望列位念昔日之谊,到金鳌岛解围。”李应道:“既是李大哥有难,自当速救。先拨十将进发,其馀弟兄保护家眷在这里。待得胜之后,就来相接。”狄成大喜,即为向导,连夜扬帆。那十将是李应、栾廷玉、王进、关胜、呼延灼、公孙胜、燕青、呼延钰、徐晟、凌振,放炮望西南进发。
却说萨头陀围住金鳌岛,攻打不下。只见革雕差人来说:“高青等围住暹罗城,要回兵救应。”革雕道:“暹罗根本之地,不可不救,且收兵暂退,再来攻打。”萨陀头道:“金鳌岛危在旦夕,若释之而去,日后又费气力。那攻暹罗的不过几队游兵,都城坚固,万分无事。破了金鳌岛,那边的自然剿灭了。”遂唤苗兵造了云梯、飞楼,推到城边,如猿猴援附而上。李俊、费保、花逢春掣定短刀,见爬到城垛边的,俱持刀砍下。苗兵只是不怕,鱼贯而上,越杀越多,李俊道:“如今支撑不定了,待我自刎,免得受辱!”乐和道:“就是入城,还要巷战,岂可如此!”花逢春早见革鹏、萨头陀在城下指挥苗兵蚁附而上,花逢春弯起弓来,一箭射中萨头陀腿上,望后便倒,革鹏扶救。苗兵在云梯上回头观看,费保将一铁钩,用尽勇力,将云梯钩去,一声响亮,云梯断了,跌下苗兵。城上乱把石炮、灰瓶雨点打下,遂不敢爬城。萨头陀虽然中箭,却不伤命,到船中用丹药调治。
只听得海外一个大炮,如天崩地坼的一连响了百馀响,苗兵报道:“不好了!海上有四五十号大海船,刀枪布满,将到岸边。”萨头陀不顾疼痛,起来叫革鹏、革鹏领苗兵退出。李俊在城楼上看见苗兵尽去,又听得海外炮响,心中疑惑。乐和道:“我们开门出去,看是何故?”遂同下城。开了门,各持兵器,只撑一个船到隘口。萨头陀苗兵的船,尽摆在大洋东边,海上有四五十号大船,都是中华将士。盔甲鲜明,刀枪如雪,一帆风赶来。李俊等也便出了隘口,望见大船上有一先生,仗剑立在船头上,远远望去,像是公孙胜。看看近来,见举双鞭的像是呼延灼,李俊想道:“怎得到此?”那大船上李应见了李俊、乐和,大叫道:“李大哥,我等来解围?”正是:中华将士从天降,小岛妖魔逐浪销。毕竟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李俊誓死孤城,登阵慷慨;乐和随机应变,谨慎周详。到得万分绝地,方透一线生机。可见十将解围,良有天幸。共涛妄思一丸毒药篡取,宜其不旋踵而灭也——

如今,适逢今帝行猎热河之际,竟然又爆发了这样大的一个事件,莫怪乎人人惴惴不安,谈之动容!
于是,有关死者曹金虎曹大人的生前种种便不胫而走,传遍了赤峰。
这位曹大人早年在热河时,官居副将。其顶头上司,亦即热河总兵,复姓夏侯,单名一个烈字。
据说,这位夏侯总兵对于曹金虎十分器重,屡次提拔,由小小一名营官一直提拔到副将官职,倚为股肽之靠,可谓恩重如山。
然而怪就怪在这位岁当盛年,正待大展功名的夏侯总兵,竟然在一次追剿远匪的战役里,中途为朝廷飞书召回,解押进京,七日之内,乃以通匪叛国的罪名正法。
当时,在热河是件大新闻,人人都在传说着这件事!
大家对于这位平素亲法爱民的总兵之死,都抱以无限悲戚、怀疑与同情。
这项事件中唯一受惠者,也就是今日的死者曹金虎!
由于总兵乍死出缺,这位曹副将乃顺理成章地坐上了“总兵”的宝座。
消息的来源乃见于朝廷诏书,内中对于这位曹金虎大人奖励倍至,原因是他告密有功,使得朝廷防微杜渐,免除大患于未然。
这一消息使得热河军政界大为耸动。
夏侯总兵通敌之事,原本就使得各人不胜迷惑诧异。
朝廷的诏书证明了,告密者竟然是夏侯总兵的爱将曹金虎。热河地方上,民性纯朴,对于新总兵曹金虎之不满与恨恶,达于极点。
曹总兵深知这个地方是呆不下去了,于是请旨另调。圣上感于他密告之功,竟然恩允,立时批准,调至紫禁城,接掌负责宫廷安危的“禁卫军”统领之职。
一晃多年,这位曹大人,竟然凭其“长袖善舞”成了皇帝跟前的要人,皇帝走一步,他跟一步。
这一次皇帝热河避暑,他也跟了来。
迎宾馆极具楼台庭园之盛,曹大人每一次来,都下榻于此。正中那座楼,名谓紫光楼,无形中也就成了他的行馆。
曹金虎本人军伍出身,曾练过兵刀马步各类功夫,素有蛮力之称,想不到这一次竟然会死得这么惨。
杀他的那个女刺客,已经坦诚地承认了一切。她启称复姓夏侯,单名一个芬字,为承德前总兵夏侯烈之独生爱女。
她十年苦练绝技,为的就是手刃血仇!
大堂上问案子的赤峰总兵孙大人,乃是她父当年旧部,这件案子他感觉到极为棘手,草草问了一堂,即行收押在狱。
据说,夏侯芬在堂上大声为其父申冤,声称其父是为手下部将曹金虎所陷害,她行刺曹金虎的目的,是替父报仇,当真是字正声严、正气磅礴!
孙总兵目睹着这位昔日的上司千金、今日的阶下囚,大感为难,便将实情转禀有关职司、请候裁决。
江浪与裘方当然也听见了这件事,并且陷入了沉思之中。
尤其是江浪,在完全知悉这件事的经过之后,内心是极度痛苦的。
午饭后,二人回到房间里,江浪一声不吭地坐下来,垂着头。
裘方看着他的神态,怔了一下道:“你这是怎么啦?”
江浪长吁了一口气,苦笑道:“我有一件秘密还瞒着你,你要是能守住口,我就告诉你!”
裘方一惊,道:“是什么秘密?你说吧!”
江浪叹息了一声,乃把前夜力擒刺客夏侯芬的事讲述了一遍。裘方听了,直眉竖眼呆住了。
过了半天,他才舒了一口气道:“老天!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我倒想过,这群酒囊饭袋怎会有这般能耐?可没想到是你干的!”
江浪冷冷一笑,道:
“我当时太糊涂了,竟然会误把忠门之后当成盗匪!可怜这位夏侯小姐,如今落到了这步田地!”
“你打算怎么办?” “劫狱!”
“劫……”裘方的嗓子眼,像是塞了个东西似的。他咽了一口唾沫,道,“什么时候?”
“今天晚上!” “这可不是玩的,”你打算上大牢里去?” “你跟我一块去!”
“我?”裘方愣了一下,忽然咬了一下牙道,“好吧!就干他一回!”
江浪道:“这件事做完了,想必这里也不好呆了,我们也该走了!姓铁的老不来—
—他的一番恩情,也只好留待以后再报答了!”
裘方怔了一下,没有出声,半天才道:“那位夏侯姑娘关在什么地方?”
江浪道:“还在县衙门里,听说孙总兵那边,派有一小队火枪手看着,另外禁卫军那边派有人专门防守,只怕不太容易!”
裘方冷笑道:“咱们兄弟还能怕这个?大江大浪见得多了!妈的,这群狗腿子,真恨不能宰他几个,才能解恨!”
江浪道:“话虽如此,却要格外小心,一个不慎当场死了倒也好了,要是落在了他们手里,那可就苦了!”
方说到这里,只听见有人敲门道:“二位相公,衣服好了!”
门打开,进来的是上次来量衣服的那个裁缝,腋下夹着个包袱,里面是做好了的几套衣服,长短都有,还有两双鞋,料子手工都是最上乘的。
那个裁缝还拒绝收钱,说是柜上关照,所有的银子统由那个姓铁的大爷付了。
两个人无可奈何,只得道谢接过。
裁缝走了以后,裘方感慨着道:“这位铁大爷到底是怎么一个路数?”
“多半是身上有功名。”江浪眉头微微一皱,“真是奇怪,他为什么要买我们两个穷小子的帐?”
“不是的。”江浪摇着头,冷冷地道,“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我看这位铁爷必有深意……”
“笑话!”裘方打了个哈哈道:“人家有钱有势,还有啥地方求咱们的?你别胡想了!”
江浪在文武两方面,显然都较裘方高得多!
他想了想,却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所谓“受人钱财,为人消灾”,既然身受了那位铁大爷这么多好处,内心早已盘算好如何报答对方。如果姓铁的有所差遣,他必然万死不辞。
胡捕头带着三分酒意,由两名捕快陪着,穿过了两面箭道,看见了正前面的这所“女监”。
原本很清静的地方,只因为现在有了这么一个特殊而且重要的年轻女犯人,所以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女犯人夏侯芬就关在正面这座牢舍里。
其实夏侯姑娘被囚禁的地方,并不是女监牢房,而是专为看管湖海大盗的一所特别牢舍。
所谓特别,当然是指建材以及设计的式样方面而言。
这座牢房四周是用大块的大青石堆砌而成,每一块都重若干斤,看上去牢不可破!
扁长的一道石窗,加有一根根结实的铁栅,休说逃脱,即使特意拆毁也是不容易的。
从名份上说,这是属于赤峰县衙门的牢房,可是由于犯人的特殊性质,使得地方总兵、甚至于朝廷的禁卫军方面,都插上了一脚!
事实上,赤峰县只是负责女犯的收押。真正的提审过堂,竟然落到了军方势力手中。
换句话说,发审人犯的功劳,是人家的;看守人犯的苦劳,却是赤峰衙门的。
说得不客气一点,万一犯人在审判期间,出了什么差错,责任当然得由赤峰县担当。
赤峰县方面,焉能不知道这当中的厉害?
正因如此,这两天在看守这名特殊的人犯方面,作了极为缜密的安排,整个县衙门的捕役全出动了。
另外,总兵衙门派了一小队火器班,由一名姓丘的哨长负责指挥。
禁卫军方面,因为受害死者是他们的直属长官,所以自动派来了一名卫士,来牢房就近照顾着差事。
这名卫士姓姜单名一个桂字,早年绿林出身,人称“追魂镖”。他轻功极佳,擅施暗器“追魂燕子镖”,自投效大内之后,如今官位是六品带刀护卫。
他来到县衙门里一坐,论官位,县太爷还比他低一级。这名姜侍卫平素在宫廷走动,眼睛里怎会把一个小小七品县令看在眼中?
可是论职权,县太爷在自己属地之内,又有其固定的权势,是以双方相处极为尴尬!
为此,这位赤峰县令,不得不特别地赔着小心,打发自己身边的跟班儿常福,专门去侍候姜侍卫;自己前堂事毕,总得抽个空儿,到后面陪陪他。
这时候,姜侍卫被邀请到内厅待饭。天刚黑不久,县衙门里的胡捕头刚吃完饭,奉命来监房照应差事。
他多喝了两蛊酒,有点醉醺醺的,带着张、马两个捕快直来女监。
监舍前面挂着十来盏高挑灯,把附近照耀得亮同白昼。十名负责火枪的兵弁,酒足饭饱,席地而坐,正在胡扯着。
五支白木把子的火枪,高架在四周,枪上都盖着罩布。丘哨长倒自在,坐在房子里喝茶!
胡头儿远远看见这般情形,不禁皱了皱眉,与身边张、马二捕快道:“你们看看,这群子散兵……真不知道他们能干些什么事!”
二捕快一名张保、一名马常,胡捕头大名叫胡天梭,三个人都是久办案子的老手了。
胡天梭人称“鬼链子”,讲功夫在赤峰地面上数第一,就是在京城里也是好样的;只因时运不济,又爱发牢骚,所以多少年下来,依然在小衙门里守着。
他一直来到了牢房前面站定,负责女监的牢头禁子吴二娘由监舍里迎出来,老远就喊了起来:
“哎哟!今天是什么风呀,居然我们胡大头儿也到了!”
胡天梭冷着脸,像是跟谁吵了架似的,一直走进了监房。
吴二娘道:“哟!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跟谁生气呀?”
鬼链子胡天梭眼睛瞧着一旁的丘哨长,后者正把十二张牙牌摊开来,唏哩哗啦地在桌子上搓着。
胡头儿是不敢直接冲犯这些军爷的,只是指桑骂槐地冷笑道:“别不把差事当回事,要是出了漏子,我看谁也担当不了!”
吴二娘弄了个莫名其妙,可是她眼睛跟着一转也就明白了。
正在搓牌的丘哨长,把牌一推,站了起来。
他脸上老大不高兴的说道:“这三位是……”
吴二娘忙引见道:“啊,你们还不认识呀,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
她先介绍胡天梭道:“这位是我们衙里的大捕头,哨爷大概有所耳闻,他就是人称‘鬼链子’的胡天梭胡大爷。”
接着,又把马常、张保二人的名字报出。
那位哨长,芝麻点大的一个小兵头,派头看上来可是不小!
一对小绿豆眼,上上下下冲着胡天梭打量着,也不吭声。
吴二娘这才又引见他道:“这位哨爷姓丘,大名叫……”
她也不大清楚,用眼睛直向着丘哨长瞧过去。
姓丘的哨长自己报名道:“兄弟丘来顺!在总兵衙门火器营当差。”说到这里咳了一声,道,“怎么,胡头儿对于兄弟布置的火枪阵,不怎么满意?”
胡天梭脸上一红,道:“那倒不是,只是几位总爷好像不大来劲,万一……”
丘哨长哈哈一笑,道:“胡头儿,你放心吧!这才是什么时候?再笨的贼也不会这个时候来劫狱,你说是不是?胡头儿。”
胡天梭勉强地笑笑,点头不语。 他转过身子来,向吴二娘道:“犯人在哪里?”
吴二娘道:“来!” 她由墙上摘下来一串大钥匙,先开了第一扇门。
丘哨长也站起来,道:“都说是个标致的大姑娘,让我也瞧瞧!”
一打开通向监房的那扇门,顿时一股子臭气扑面袭来! 丘哨长皱了一下眉。
吴二娘伸手由墙上摘下一盏灯往前面走,四个人在后面跟着她。
只看见走廊旁边是一小间一小间的牢房,不过现在都空着。
头上那一间门前挂着一盏灯。 吴二娘手一指,道:“呶,就在这里。”
大家走过去,吴二娘把大门上的小窗户拉开,可就看见牢房里的女犯人了。
四个人只看了一眼,顿时心里怦然大动! 犯人仰面睡在床上,枕着两只手。
白净的一张脸,眉清目秀,头发梳得挺整齐的,身上衣服也还干净。
大家都知道她是前总兵夏侯烈的小姐,杀曹金虎那是为父报仇。孙总兵问案子的时候。她有问必答,而且自承杀人,孙总兵念及当年与其父的一段渊源,竟然把一顿杀威棍给免了,并且私下关照不可对她肆虐。
有了这一层关系,夏侯芬才落得如此轻松。
牢房里还特别为她加了一张竹床,只是没有帐子。
这种地方蚊子多,夜里没睡好,再加上她心里难受,大概哭过了,看上去她一双眼睛肿肿的。
尽管如此,“天生丽质难自弃”,看上去仍然是那么艳光照人!
胡头儿只看了一眼,就转过头来,叹了一声。
丘哨长道:“好标致的一个大姑娘!”转过身子来,也叹了一声。
吴二娘在一旁搭腔道:“漂亮有啥用?来到了这个地方,用不着人家折磨她,自己也能把自己给折磨死!这叫做……”
胡天梭道:“一个姑娘家落到如此田地,也实在是够可怜的了……我们也爱莫能助。
吴二娘,茶水饭食上,你多尽点力吧!”
吴二娘笑了笑,道:“这还用你胡大头儿说吗?大爷早关照过了,整个房子都整理了一遍。”
胡天梭点点头,道:“对了,人家这是替父报仇,可不能太难为她。”
说着,一行人向着舍廊子另一头走过去。
就在这时,只听得外面人声一阵子喧哗!
有人高声大嚷道:“不得了啦,有人劫牢啦!”
紧接着一声巨响,像是火枪的声音。 铁沙子打在瓦面上,“唰啦啦”爆响!
大伙儿都吃了一惊! 胡天梭叱了声:“看着差事!”
他一探手,由腰里抽出了一串链子,足下一上步,向外蹿出!
他手下两名捕快马常和张保,每个人都抡了一口刀,向着牢房壁上一贴。
这当口,“鬼链子”胡天梭和丘来顺已经跑出廊外,吴二娘惊慌着由后面赶上来,刚刚要随手把门关上,猛可里一人自空而坠。
这人把一条大辫子围在脖子上,辫子梢却是咬在嘴里,鼻子里哼了一声,一抬腿把吴二娘给踹到了一边。
吴二娘大嚷一声,叫道:“不好,贼进去了!”
那人正要迈步进入的当儿,“鬼链子”胡天梭由后面扑了过来!
他的外号既然叫“鬼链子”,当可想知这条锁链上必定有过人的技巧。
果然,只听得链子“哗啦”一响,已经套在了对手脖子上。胡天梭手上一带劲儿.,向后用力一扯,嘴里叱道:“给我躺下!”
可是,没想到对方身子竟是那般结实,就像一具埋在地下的石头人一样。
胡天梭一扯之下,只觉得手掌发麻,对方昂然的身子不曾移动一下。
他正想第二次用劲,对方却不容他动作了。
眼看着那汉子,施展了一手特殊的武功。
他仍然是背向着胡天梭,只把脖颈子用力向外面一甩,嘴里的辫梢就势吐了出去。
不要小看了这一甩之力!
“鬼链子”胡天梭那么壮的身子,竟然在他这么一甩之下,好像一只大鸟般地霍然腾身直起,足足有两丈高!紧接着,又“砰”一下子摔在了地上,顿时人事不省地昏了过去。
火枪又响了一声,依然是打了个空。
这一声枪响之后,一条人影,活似怒鹰般地来到了近前,现出了裘方的身影。
紧跟着裘方身后,轻灵如同燕子般的,追来一个矮小身材、年在五旬左右的汉子。
这人穿着一袭官纱长衫,腰上紧紧扎着一根短绦,一只手上拿着一杆“万字夺”,雪亮的刃口子,闪闪有光!
他身子方落下来,抖手打出了一件暗器。 暗器出手,发出了尖锐的破空之声!
裘方刚想扑上去与江浪会合在一起,陡然闻声回头,却见黑乎乎的像是一只燕子般的物件已至眼前。
他鼻子里冷哼一声,掌中斩马刀突地翻起,霍地向外一磕,“呛啷”一声脆响调一刀之下,眼看着空中那尾燕子镖,竟然从中一分为二。乍看上去,就像是被裘方刀锋劈成两片似的。
裘方心中不禁暗奇,因为他手中钢刀虽是锋利,却是不曾有“削铁断金”之利,何以能将对方暗器一劈为二?
一念未完,就见那分开的两件暗器,一左一右同时向着他身侧左右袭来。
当真是快到令人不及交目! 裘方心中一动。暗叫一声不好!
他身子陡地打了个旋风,用鸳鸯拐子脚,凌空向那双燕子镖上猛力踢了过去。
一连两脚。 两脚都踢了个空!
空中的一双燕子镖。显然是具有自行飞翔的巧妙装置,是以在他双脚甫一落空的同时,双双作弧形,又向着他身侧左右同时袭到。
裘方一惊之下,猝然翻刀把左面来袭的一只燕子镖磕飞向半天之中。
逃过了左面,却是逃不开右面。
只听得“嘶”的一声,这枚燕子镖斜着镖身,直由他右面胸侧方打了进去,透衣而出。
铁镖翅处,足足把裘方右胸部位划了一道尽许长的血道子。
裘方只觉得身上一阵痛,伸手一摸,满手粘糊糊的鲜血,这才知道镖伤不轻,顿时心中大怒!
发镖者正是那个叫做“追魂镖”姜桂的大内高手。
他一镖出手之后,身子已猛然袭到,怪叫一声,喝道:“相好的,你给我留下来吧!”
双掌一合又分,用拿云手法,直向着裘方两肩上用力抓去!
裘方身子向左一闪,掌中斩马刀霍地向外一抖,凌厉的刀风带着破空之声,向“追魂镖”姜桂双手削去。
两个人一经交手,刹那间打成一团。
“迫魂镖”姜桂因上来轻敌,差一点在裘方“斩马刀”下吃了大亏。在裘方刀势之下,他险象环生,若非他待机展出了兵刃“五行轮”,势将更吃大亏。
眼前情形,看来是满场大乱!
丘来顺指挥着五杆火枪远远地把牢房围住,只是不敢轻易点放,怕伤了自己人。
除此之外,衙门里也得了消息,临时又抽调了四名捕快,各持钢刀、铁尺之类的兵刃,飞快地奔了来。
当他们奔抵之时,现场情形已不可收拾!
牢房外裘方与姜桂正杀成一团,裘方的一口斩马刀,逼得姜桂的五行轮节节退后,大有不堪招架之势;五名捕快分出一名来对付裘方,其他四名因鉴于牢房吃紧,一股脑地向着牢房奔去。
其时,江浪早已把负责看守女犯的马常、张保两名捕快摆平。
他们两个人大概是被江浪点了穴道,直挺挺地睡在地上一动不动。
闯入的四名捕快,留一名负责把守牢门,其他三人一拥而入。
是时,江浪己用钥匙把牢门打开。
牢房内的夏侯小姐早被外界的吵声所惊,就在江浪开门闯入的一刹那,她倏地由木榻上挺身跃起。
“你是谁?” 她睁着一双大眼睛,紧紧地逼视着江浪。 江浪呆了一呆。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背后一人厉叱道:“好强盗,看刀!”
刀光一闪,一口厚背鬼头刀劈空直斩而下。 江浪哪里会把这等人看在眼里。
他身子向前一欠,掌中剑倏地一旋,由下而上霍地弹起,正好迎上了那名捕快的进身之势。
实在是巧妙之至,只听得“噗”一声,不偏不倚正好扎在了这名捕快右面肩窝上。
武林中尽管不乏以兵刃间施点穴手法的,那也无非仅仅限于判官笔之类的兵刃,如果听说能以刀剑来点穴的,必属夸大无稽之谈。
然而,眼前的情形,有目共睹,却是一点也不夸大。
江浪在此次劫狱行动中,显然事先已经自我约束不轻易杀人。
因此,他尽可能只是把对方击昏,或者轻伤。 眼前的情形,就是如此。
长剑倏出即收,看上去不过是在那名捕快肩窝上点了一下而已。
一股热血,随着他的剑尖起处喷了出来。
那名捕快不过是足下跄了一下,便不能动弹,那样子就像个石头人儿一般。
这一手剑招,妙在施剑人根本连身子都没有回,随手一剑,时间、部位、出手轻重,竟然是配合得那般之好!
莫怪乎,他身后的另外两名捕快都吃了一惊。
其中之一忽然改变了主张,双手用力一推,把铁门“哐”一声关上!正想下锁,其势已是不妙。
也就在铁门刚关上的同时,江浪已快若旋风般地转过身来。 “去!”
随着他嘴里的一声喝叱,掌势一现,即有一股绝大劲力把沉重的牢门霍地击开来。
那名捕快正巧站在门前,当场被那扇铁门,重重地击在脑门之上!
这一下子虽未能把他头骨震碎,却比被人猝然打了一闷棍还要厉害。
那名捕快连“哎呀”两字都没有叫出来,就倒地昏了过去!
也就在此同时,下余的那名捕快转身就跑。江浪大喝一声,左手五指箕张抖了出去。
他五指箕开,惟独中指挺出,有一股无名劲风,由他指尖上传了出来。
那名捕快也和先前那名一样,身子踉跄了一下,顿时目瞪口呆地动弹不得了。
三名捕快虽是出手各有先后,可是在江浪料理起来,竟是那般的便当——不过是举手之劳,三个人都先后被摆平了。
外面杀声震天,里面却保持着一份宁静。
那个叫夏侯芬的姑娘,脸上显现出无比的惊讶,打量着他。
她的一双水汪汪的眸子,费解地在江浪身上转着。 “你是谁?”
“姑娘!”江浪直眼看着她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我们出去再说!” “出去?”
夏侯芬尽管出乎意外,却十分冷静地道:“你以为我会跟你出去?”
“怎么……你不打算出去?” “当然打算出去!” “那……”江浪有点被她给弄糊涂了。
“在我没了解你以前,我是不会跟你出去的!” “夏侯姑娘,我是一番好意……”
话方到此,一股箭风射到!
江浪一抡手中剑,“喳”一声,把那支箭劈落在地!“飕、飕、飕”,一连数股箭风袭到!
这一次,却是夏侯姑娘出手了。 她眉头微微一皱,道:“讨厌!”
两手一翻,锁在两手之间的链子倏地翻起来,长条链影只是随空一卷,就把空中的箭矢全数打落在地。
这些箭矢,有几支是奔向江浪方面的,竟然同时被她打落在地。
江浪注意到,她挥出的链子吞吐自如,一发一收,并没有什么声音。
更令人吃惊的是,锁链还轻巧地落在了她的两只手上!
她微微偏过头看向江浪,然后才又接着先前的话题,道:
“我当然要识别你一番了!我和你萍水相逢,你为什么要救我?”她冷笑了一声,又道:“我这个人是轻易不受人家人情的……”
她那双秀丽而锐利的眼睛四下看了一圈,又回到江浪身上,道:“就算你不来救我,这地方也不会困我很久,早晚我还是会出去的!”
江浪叹了一声,道:“姑娘,现在不是谈话的时候……”
外面传进来一阵当当的锣声,似乎外面又增添了不少人。
夏侯芬微微一哂,很轻松地道:“你害怕了?” “那倒不是。”
“你的功夫不错,我也不弱,有什么可怕的?”
说话间,她秀眉一扬,双手暮然一分,锁链子“哗啦”一响,把个链子分成了两截!
“好功夫!” 说话者的话音未落,弓弦一响,一支箭飕然而至!
江浪伸手接住,二指正好夹在箭矢中央,立时把它一折为二。
夏侯芬向他微微一笑,回敬道:“好功夫!”
忽然,一人由外面大步奔入,厉声道:“怎么回事,到底走是不走?”
来人是裘方。 他身上已染满了血。
裘方尽管看上去受伤不轻,他手上的功夫仍是不含糊。只见他大吼声中,一只手已抓住了两杆枪的枪尖,用力一拧,直把持枪的两名兵勇高高地抛了起来,撞上坚实的屋顶,当场昏了过去。
看到这里,夏侯芬一怔,向江浪道,“原来你还有同伴一起来了?”
江浪真有点啼笑皆非,想不到在此要命时刻,对方居然无动于衷!
“姑娘,你怎么决定?到底走不走?”
夏侯芬道:“当然要走!不过,还是那句话……”
她微微一笑,大有把生命当儿戏的模样。
“好吧!”江浪冷笑道:“我实话告诉你,在下名叫江浪,外面那人是我拜弟裘方……”
夏侯芬点了点头,道:“你们为什么要救我?”
江浪冷笑道:“你一定要知道,我就告诉你……那一夜,我错把姑娘你认作匪类,出手误伤了你,才使得姑娘身困囹圄!”
夏侯芬登时一惊,脸上现出了一片怒色,道:“原来是你干的好事!”
江浪苦笑一声道:“事后我发觉做错了事……” “所以才来劫狱?” “不错!”
江浪回头看了一眼,急道:“请你务必相信我——我实在是来补过的!”
“好……”夏侯芬冷冷一哂,说道:“这么说我倒相信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江浪趋前一步,说道:“姑娘,脚上的锁……”
夏侯芬用力一挣,锁链子哗啦啦一响。由于链子大粗,一时没法挣断。
她又猛力挣了两下,依然是狰不开来。
江浪一紧手中剑,霍地把内力贯注剑身,猛力挥下去!
“呛啷”一声大响,链子上冒了一片火花,链子被砍了一个缺口。
夏侯芬再用力一挣,哗啦一声,终于挣了开来。
江浪伸手想去扶她,夏侯芬大声道:“你照应好自己,我还能顾得了自己!”
江浪知道对方的能耐,倒也放了心。 猛可里,只听得裘方大吼一声道:“快走!”
裘方说罢,斩马刀向外一挥,身子陡地拔空而起,直向牢外腾身掠出。
江浪惊叱一声:“小心!”
果然,话方出口,就听见火枪轰然一声大响,铁沙子乌云般地喷了过来。
裘方焉有不知之理?他身子方一纵起,即迅速地向下一沉,身子在瓦檐上一个快速地滚翻,如同狸猫戏檐般地自屋檐上坠了下来!
这一手功夫,实在是施展得漂亮,同时也为身后的江浪与夏侯芬做了必要的掩护。
就在裘方身子坠下的同时,江浪、夏侯芬二人已同时跃身而出。
他二人一左一右,身形一纵出来,像是两只剪空的飞燕,左右双双落地!
“轰!”火枪声再响,一蓬黑铁沙直向江浪身上轰来。
如果这一枪能早一点发射或许有用,事实上却是慢了一步。
就在枪沙射出的一刹那间,江浪的身子已由顶上直坠而下。
江浪掌中剑向下用力地一挥,“咔喳”一声,白木杆枪身被他这一剑由中一劈为二。
他双腿就势踢出,两名兵弁各中下颚,双双翻跌了出去。只听得一声大喝,一名捕役自侧面偎过来,手里施展着一双花刀,用足了功力,照着江浪的背后就剁!
江浪正想用“旋腿”飞身伤他的小腹,裘方却先他一步袭到这名捕役的身后。
他的斩马刀绝不留情,向外一翻,用“孔雀剔翎”刀法,“嗖”一刀劈在这名捕役后胯上,后者当场惨叫了一声,两只手上还抱着钢刀,在地上一连打了几个滚儿,不再动了。
整个院子里挤满了人,灯光火把耀眼生辉,火光里现着刀剑寒光,呐喊声、鸣锣声、喧哗声汇成了一片!
这场面阵势,使得江浪、裘方心中大慌,一时间真有点不知所措。
眼前人影一闪,夏侯芬捷如飞燕般地落在了眼前。她两只手上戴着两截断链,左右一分,把奔过来的两名兵士打倒在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