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敏和元昊谈恋爱了,两人在学校几乎如胶似漆形影不离,一起出入图书馆餐厅。元昊是个性子比较内秀的男生,比较腼腆,即便是肩并肩一起走一扭头就可以亲吻上,他却还没有主动牵志敏的手的勇气。

推荐人:359980395 来源:会员推荐 时间:2009-11-04 09:16 阅读:

最近几天国内众多主流网站,纷纷发起“牵妈妈的手”主题活动。在这样的倡导下,无数网友把自己和妈妈牵手的照片、视频以及文字记录,发布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让浓浓的过年氛围中又充满了亲情的味道、感恩的味道,当然也可以称得上是另外一种“年味”。

“我说,今天晚上去看什么电影比较好呢?”志敏一只手支在桌子上,一副思考状。“第三题写完了?”元昊拿过她的课本,“先做完再想吧。”“元昊你可真是,不解风情。”志敏嗔怒的敲了一下元昊的脑袋,元昊清秀的脸上露出憨憨又带些宠溺的笑。“看《小幸运2》吧,听闻好评挺高的。”元昊道,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一杯奶茶递到志敏前面,“给你做题的奖励。”志敏双手捧住奶茶,朝元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的笑,除了情感上木讷一点,比如说至今连个手都不主动牵,嗯,除了这个,志敏对元昊可以讲是百分百满意了。

有人说,冬天不适合分手,因为冷,人与人之间需要牵手和拥抱。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需要一双温暖的手,互相取暖,互相鼓励,而无论是春夏秋冬哪个季节。

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在一年300多个日子里,可能只有在春节回家过年的时候,我们才有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牵着妈妈的手,陪着她说说话,慢慢走。

在电影院门口,远远地元昊看见便一身清新文艺的志敏,苹果一样的脸上上挂着露出小虎牙倔强机灵的明亮笑容。“这次如果可以突破,牵到她的手就好了。”元昊心里想着,不是他木讷,而是害羞和缺乏勇气。他的记忆里没有母亲这个人物,所以别的孩子有妈妈牵着自己只有看着羡慕的份儿。爸爸内敛严肃,动辄训斥自己,别说牵手了。男生之间不习惯牵手,恋爱嘛,这还是第一次谈,所以,从小到大,几乎没有牵过手,何况还是女生的,自己心悦的女生。每次光是一想,元昊的手心都会冒汗,这次,他攥紧拳头,咬牙,狠了心,一定要突破。

牵手,多么温暖的一个词啊,牵手,多么温暖的一个动作啊。在我们很小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牵着我们的手,教我们学步,直到我们能自己独立的走路。这样的牵手叫做亲情。读小学了,老师说,同学们要手牵着手一起排队走哦。这样的牵手叫做友情。

作为中华民族最为重要的传统节日,亲情向来是春节最为重要的主题元素之一。尤其是随着中国城镇化的发展,春节就被赋予了一家人团聚一起、享受亲情的现实意义。而子女与母亲之间的感情,恰恰是亲情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现在“牵妈妈的手”的网络互动活动,就是为了帮助我们重拾与母亲之间的这份感动,就是为了让我们在感受到母亲手的温度的时候,也感受到亲情的温度。

“来的真慢呀,迟到了。”志敏道。“有吗。”“嗯,三秒呢。”志敏掏出手机看了看,调皮道。元昊冲她宠溺一笑,“那罚我?要吃什么。爆米花还是。”未等说罢,“当然啦,爆米花还有蜂蜜柚子茶!”两人开心的进了电影院。

等我们再大一点,读中学了,女生就开始拉着女生的手一起走路,逛街,偶尔,有男生偷偷地拉着女生的手在学校大大的操场上一圈又一圈的散步,聊天。这样的牵手,叫做纯情。

妈妈的手,是一双平凡的手,也是一双伟大的手,不管它们是细腻,还是粗糙,对于子女来说,这都是一双拉过自己,抱过自己,为自己穿过衣服,做过饭的手。我们现在长大了,不用妈妈拉着走路,不用妈妈帮我们穿衣服了,但是妈妈这双手做出来的饭菜,仍旧是我们吃遍天下美食之后仍旧无比怀念的人间至味,俗称“妈妈菜”。正如很多网友所说,我们舟车劳顿,我们一日千里,为的不就是回家过年吃一顿妈妈做的饭菜吗?

影厅已经开播,影厅暗暗地,元昊有些忐忑不安,要不要趁现在牵手,屏幕上的两个小情侣还正在kiss,不是说好文艺小清新嘛,怎么一来就这么……元昊傻了眼,志敏在前面的阶梯上走着,一个不小心险些摔倒,原本元昊就在她身后小心翼翼的护着,见状立马上前一步拉住了她的胳膊,志敏为了站稳,手拉住了元昊的手。两人不见昏暗中各自晕红的脸颊。

上大学了或者工作了,大男孩就紧紧的拉着身边女孩子的手一起压马路了,在十字路口,男孩更是小心翼翼地把女孩小小的手放在掌心里,护着女孩过马路。这样的牵手叫爱情。结婚了,来自两个不同环境不同世界的人,在那一句“我愿意”的誓言后,便开始了一生一世的牵手。

你拉着我的手长大,我牵着你的手变老。中华民族是一个感情含蓄的民族,亲人之间不像西方人那么容易感情外露,所以长期以来,一旦我长大成人,我们似乎很少去主动和父母发生肢体上的接触,包括牵手、拥抱等等。但随着社会的文明、开放与包容,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愿意主动牵起父母的手,或者是在适当的时候,给父母一个大大的拥抱。而我们的父母,开始可能会感觉很忸怩,但是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得到,他们喜欢这种感觉,享受这种感觉。

一开始影厅安静的简直可以听得见呼吸声,也或者是紧张,呼吸的声音是短促而尽力小心翼翼的却更明显。俩个人的手就一直那么拉着,志敏感受到元昊的手心出了汗,俩人还是牵着,那种温暖又湿腻让志敏忍不住笑。电影具体都说了些什么,俩人都不记得了。只记得那种温暖湿腻的感觉。

于是,我们给爱人一个亲昵地称谓叫做牵手。当时间流逝,不再年轻的时候。我们在蓝蓝的天空下,在绿绿的草地上,牵着老伴那饱经沧桑甚至有点粗糙的手,轻轻地哼唱:“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的哪里都去不了,你还依然是我手心里的宝”。

牵着妈妈的手,就像我们小时候。只不过,小时候我们是被妈妈被动牵着手,现在我们则是主动牵着妈妈的手,这牵手里面有感恩、有反哺,有浓浓的亲情。如果你在春节假期,那么不要再犹豫,不要再难为情,牵起妈妈的手吧,让她也感受到你的温度。

“今天过得很开心。”志敏娇笑着进了宿舍楼。

这样的牵手叫做“执子之手,与子携老”。在弥留之际,我们牵着彼此的手,微笑着流泪,幸福地告诉对方:“来世,来世我们再牵手,好吗?”这样的牵手叫做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元昊走回去的路上便产生了一种神奇的空想,是那种牵手的感觉催生出的。

在我心怀感恩地写着这些温暖的文字的时候,突然就想到最近放的很多的一首歌《有一种爱叫做放手》,里面有一句“为爱放弃天长地久”。感觉鼻子有点酸酸的。

志敏和他并肩在操场上走着,夜色朦胧,月光能透过法国梧桐叶铺在地上的就成了水凼一般的光亮,手臂前后挥舞,隐约的摩擦中元昊拉住了志敏的手。志敏朝他看了一眼,笑着走到他前面,又回头对他笑,手依旧是拉着的。似乎,他甚至感受到,那种手拉着的感觉,紧紧握着,有细腻,却也能体会到一股粗糙,唯独不同的是,手心是没有温度的,冰冷,而不是温暖的。

放手了,是不是也叫一种爱呢?

一晃神,元昊突然睁开眼,四周漆黑,前面小卖部的灯是亮着的。四周路过几个人,投射来奇怪的眼神,他的手很自然地还在做着向前伸的动作。吓了一跳,元昊赶忙略显尴尬的缩了回来。那个空想便就这样诡异的破灭了。

或许,在爱的时候契机不对,对象不对,那么,放手对彼此而言的确是一种解脱。也惟有放手,才能找寻到心里真正的所爱,才能拥有真正的幸福。

接下来两天,元昊只以为那是自己的幻想,所以并不在意,学校附近有个幽静的公园,也算是个小树林,很多男女在那边幽会散步。

但是,如果放弃的是真爱呢?

志敏略显害羞,因为他们刚刚进来的时候见到一对在打kiss,元昊咬咬嘴,默默地拉起志敏的手,“我记得以前的时候我妈妈长带我去树林里,不过那时候是果树林,可以让我随意的摘果子,估计我这么野的性格就是这样被带出来的,我妈总说我像个猴一样爱爬树。”志敏率先道,似乎已经习惯牵手,她喜欢元昊大大的手掌温暖又安全的感觉。元昊随手摘下一片枫树叶,捏在手中若有所思。志敏的手略凉但是细腻有温度。

那么,等到白发苍苍的时候,会不会后悔的老泪纵横呢?所以,当相爱的两个人想要放手的时候,请再牵一牵手吧。如果在牵手的时候还有舍不得,还有依恋,还有爱,那么,就请不要放手,继续勇敢的走下去吧。

“我的记忆里没有我妈妈。”元昊笑了笑,“爸爸说她去世了,我没有她的记忆。”

所以,当恋人中的一个感觉爱的疲累想放手时,请另一方轻轻地再跟他说一句:“亲爱的,让我们再牵一牵手好吗?亲爱的,牵手了就不放了,好吗?可能,这一牵,就会是一生了。”

“我很抱歉。”志敏听后低下头轻声道。“但是你妈妈肯定很漂亮很温柔,嗯,你有一部分是像她的,毕竟是她孩子嘛。”元昊抿了抿唇,露出一个微笑,“没关系的,因为没有记忆呀。但还是很羡慕,有妈妈的孩子。一直。”笑容佯装有力。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一片大大的乌云遮盖住月亮,原本昏暗的小树林顿时陷入漆黑。元昊在黑暗中又一次感受到了那手的粗糙,就像是瞬间变了一只手一般,他竭力想去看清,但是太黑了,他只能隐约看见一头长发,志敏的就是长发,他心想那手的感觉也许会因为心情而改变吗。“志敏。”他在黑暗中轻声喊了一句。没有回应,虽然感觉不同,但是此时的手莫名的让他心安。

自己的手却是空荡荡的在前方不知道是拉着什么,就像无形中有一只手和自己牵着。志敏呢,志敏在他身后。从他身后环抱住他,“对不起。”

“什么?!”元昊震惊。此刻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刚刚到底是发生什么,难道不是?志敏的手?志敏在自己身后,那刚刚是什么,黑暗中只有一只手牵着自己?这么一想,元昊冷汗冒出来。

“我对你的了解太少,但是没关系,有我呢。”志敏用尽全力抱着元昊。

“有我呢。”一句话敲响在脑中,久久回荡,似乎黑暗中有个人,不,先是有只手出来,仅仅是一只手,因为日常繁琐的家务和工作变得粗糙,她需要干好几份工作才能维持他和她的生活,后来有个男人出现,可是还没等过上好日子,她带着他在回家路上遭遇了车祸,他睁着眼看着她抱紧自己,另一只手紧紧拉着自己,握着自己的手,“有我呢。有妈妈呢。”那只手细腻又粗糙,她那时才多大?他还是没记清。

后来自己总做恶梦,身体一度恶化总是生病,那个男人带他看医生不行,后来找人给去驱邪,终于后一场大病,失忆了,身体也恢复了。

元昊转过身,猛地抱住志敏。泪哗啦呼啦无声的涌出来。

似乎,黑暗中,有头长发,一张面容常常是憔悴的脸,原本细腻的手因为长时间的家务和工作变得粗糙,细而冰凉。“妈妈。”

“没关系,以后有我呢。别哭啊。”志敏察觉到他在哭泣,慌忙帮他擦,找不到纸巾,只好用自己的袖子。

隐约中那只手不见了,大概终于放心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