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我是一个平凡的姑娘。总觉得童话般的爱情不属于我,即使变成了灰姑娘,那也永远是灰姑娘,不可能蜕变成公主,可偏偏上帝安排了我和他的相遇。我爱他,为了他,即使死。也要化成美丽的公主,在他面前绽放前面的小巷

图片 1

图片 2

我是一个平凡的姑娘。总觉得童话般的爱情不属于我,即使变成了灰姑娘,那也永远是灰姑娘,不可能蜕变成公主,可偏偏上帝安排了我和他的相遇。我爱他,为了他,即使死。也要化成美丽的公主,在他面前绽放……

莎士比亚曾说过:“一见钟情就是两个人见到彼此的瞬间,体温上升38.6度”

如果你喜欢听故事,那么巧了,我喜欢讲故事

前面的小巷中隐约能听见打闹声,我从来不打算多管闲事。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我加快脚步,只想快点离开这。总说好奇害死猫。我犯贱的向小巷内瞅了一眼,就那一眼,改变了我的一切。我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一群人在围攻一个人,那个人躺在地下,感觉很痛苦。可他看见了我。我们四目相对,我竟忘记了离开,就那样呆呆的看着。他让我想起了我的哥哥。哥哥也是混社会的,因为得罪了人。被打死了。仿佛眼前就是哥哥在挨打。我大叫一声,冲了过去,抱住了他的身子。围攻的人莫名其妙,骂骂咧咧的离开了。直到我怀里的人呻吟着喊痛,我才回过神,眼前的不是哥哥。而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我默默的起身,打算转身离开。他叫住了我,让我把他送去医院。莫名其妙的,我竟然答应了,我扶着他,他的身体紧挨着我,可我,竟然很安心……

1

1、因为在童话里啊,王子爱的人是灰姑娘

那只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把他送去医院,垫了医药费后便离开了。只知道他叫疯子,估计是外号。我也并不关心。以后,他是他,我是我,没可能再见了。可是,我错了。疯子竟然去学校找到了我,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当看到他的时候,除了惊讶。心里竟然莫名感到开心。我爱上他了吗。或许,这是一见钟情吗。我不信。从不信什么一见钟情。让这特别的情绪他妈的滚蛋吧。我们不是一类人。他将我拉出教室。把医药费给了我。我不想和他有过多交际。什么没说的离开,可他去拉住了我,吻了我,我忘记了反抗,我从来就没有与异性这么亲密的接触。因为家庭原因。对男性。并没有好感。他说他喜欢我的那一刻,我的心竟然猛地跳动了一下。我忘记了挣脱,就那样直直的看着他。他的眼睛很好看。我可以爱他吗……

前天很晚了,有个姑娘跟我聊天,她问我,“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纪云笙五岁的时候,父母离异,母亲与省城首富再婚,那个富有敦厚又出手阔绰的中年绅士待她如同亲生女儿一般,不,比亲生女儿还要亲,洋娃娃和漂亮的公主裙塞满她的整个房间。

渐渐的,我和他熟悉了。我知道他是混社会的,他的爸爸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离异了,他跟着奶奶过,不久奶奶去世了,他便跟着社会上的头头混。可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恨黑社会的头头了。他害死了我的哥哥。而你,也不配得到我的爱……

一见钟情,我们在爱情里最为懵懂的时候,大多数人是从“一见钟情”开始的,但未必所有人都能修成正果!昨天,霍建华和林心如的婚礼,浪漫、温馨、大气而优雅,十年挚友蜕变成挚爱,这恰恰是日久生情。

继父送给她一本睡前读物,是安徒生童话,她一遍又一遍地读着《灰姑娘》,看得她泪眼汪汪,童话里的王子没有喜欢上公主,而是捡到了灰姑娘的水晶鞋,并爱上了她。

他对我很好很好。疼到了骨子里。他生日那天。我送他了礼物。他疯狂的吻我。他说,自从父母离异。他从来没有过过生日,也从来没有人送他礼物。他说他爱我。可我。爱他吗。我不知道。我对他一直不冷不淡。这件礼物,只是为了感谢他对我的好。那天晚上,我把我自己献给了他。我们疯狂的要着彼此,那一刻,我知道,我爱他,我爱这个男人。

很多少男少女都曾经幻想过的爱情:不过是从一见钟情到一生相守,一如往昔,一如初遇。但我们中很多人,憧憬着一见钟情,却往往是日久生情。

云笙抹了把眼泪,发现躲在门口的南琳,她是继父的女儿,在这个家中,云笙是公主,南琳就是那个灰姑娘。

那天以后,我消失了。我听说他疯狂地找我。可你知道吗,我没法面对你。打死我哥哥的。是你的干爹。那天。你也参与了群殴。我哥哥就是死在了你们的手下。可我。爱上了你,为什么。偏偏是你,我恨你,夺走了我最亲的人,可我爱你,爱你啊……

人,一旦动了情,还真的能回头吗?

她穿着花衬衫,扎两个小辫儿,抱着一只维尼小熊,怯生生地说:“姐姐,那是我妈妈留给我唯一的东西,你可不可以还给我?”

过去了这么久。你还好吗……

这个好姑娘,我们且称她为小A,她告诉我,此时的她还在旅行,却在路上一不小心动了情,她说他们彼此都对对方一见钟情了,她想和他厮守,但心里也同时知道这是个错误。

云笙从小在父母的庇护下长大,继父又待她如珍似宝,性格单纯得有点不像话,所以当这个唯一的妹妹向她示好时,她就以百倍的热情去回应。

对方是一个大叔,大了小A十几岁,而小A正值23岁的青春年华。大叔是一个离婚七年的人,有着一个十几岁的女儿,有自己的俱乐部,乐善好施、爱好公益。小A喜欢旅行,二人就这么悄然相识了。一见钟情、一见如故,小A戏称自己有点大叔癖,一不小心就喜欢上了对方。她心里知道,这段感情是不可以的,可她偏偏就动了情。

继父在云笙十五岁那年死于一场意外事故,留下巨额遗产给她的母亲,南琳的房间从她的对面搬到了狭窄潮湿的阁楼,衣裙首饰全部没收,上下学不再由司机接送,她的母亲成为了家里唯一的主人,佣人们虽然同情南琳小姐的遭遇,却也只敢在私底下议论。

小A问我:“在不确定对方想法时。你却想和他厮守,这样的情况是喜欢还是爱?”

云笙不止一次请求自己的母亲对刚失去父亲的妹妹友善一点,甚至以绝食相逼,但在母亲的高压政策下,丝毫没有任何变动。

我跟她说:“是痴爱。”

母亲让佣人将大批的公主裙送往云笙的房间,在她的身上比来比去,她说:“我要你成为天底下最美的公主,那个贱人生的小贱人哪一样也比不过你。”

一见钟情,是两个人见面的时候,瞬间建立的深刻印象而无意中喜欢上对方。我并没有从一开始就劝导小A,在爱情中有些东西,还真得自己去琢磨。

后来,云笙才明白,母亲做了一世的灰姑娘,与继父情投意合,可当时就是因为身份的悬殊,继父被迫娶了南琳的母亲,后来她因病去世,继父掌权,他又重新与云笙的母亲在一起。

2

可是抱歉了,云笙不想成为公主,她没这个兴趣,十五岁生日时,她的愿望是成为灰姑娘,因为在童话里啊,王子爱的人是灰姑娘。

º 动了情,并不一定要放肆。


小A还算是个比较理智的姑娘,动了情,当她意识到这一切有点太过疯狂的时候,大叔送她礼物,她婉拒了。

2、他并没有对灰姑娘南琳一见钟情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一旦动了情,就着了魔,但不可没有理智疯狂的去爱。我问小A,“你心里想要什么?如果你喜欢他,也可以去追,但你一定要承担后果。你还年轻,23岁,这是花的年纪,可以坦率的去追逐自己的爱情,但有些情还真的适合埋在心里。”

童话没有欺骗云笙,现实版的灰姑娘南琳更受欢迎,兴许是老天爷特别眷顾她,成绩优秀、相貌出众的她被所有人爱慕着,男生们送她各色的玫瑰,将一颗懵懂的初心捧到她的脚下。她是温婉贤淑的南琳,无措而柔软的眼神让人禁不住想要保护她。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小A沉默了良久,她告诉我:“我会安心的把他放在心底,把这次艳遇只当作是旅途中的一个小插曲,喜欢不等于爱情,爱情不等于婚姻,我还能掂量的清。”

有好事者打听到南琳凄惨的身世,组团要为她打抱不平,为首的那个男生将云笙推倒在地上,恶狠狠地说:“回去告诉你的母亲,如果再欺负南琳,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人在旅行的过程中,有些感觉真的只是错觉。在陌生的城市里,你和他一见如故,却不见得是爱情,只是双方的的好感一瞬间互生了情愫。

蜷缩在角落里的她被一群人围着踢打,等他们都打够了,云笙颤抖着站起来整理自己的衣裙,倔强而固执地说:“你们这群肤浅的家伙!”

有些情,只适合埋在心底,甚至从一开始就得擦亮了眼睛,倘若你年轻,想试也可以,毕竟所有的路都是一点一滴走出来的;倘若你能控制得住,那还真得把这情放在心里的某个角落,就让它静静地待着。

是林靖宇的出现解救了这场恶战,随后而来的还有南琳。

3

林家是省城里的名门望族,林老爷老来得子,继父生前也得客客气气的唤他一声“林哥”,他们是结义兄弟,在南琳和林靖宇出生没多久,两家的父母就商量着给孩子们订下娃娃亲。

22岁那年,我干了一场极为荒唐的事。时至今日想起,我依旧有点怀疑自己脑子抽经了。没错,是因为爱情,一场有点奋不顾身的异地恋。

林靖宇英俊高大,话不多言,是名副其实的王子,可他沉着冷静的样子不像云笙见过的那些懒散傲慢的绅士贵族。

我们俩是微博相恋,2012年微博正火得离谱,我和他相识了。本以为毫不搭嘎,这聊天还真就在无形之中拉近了我和他的距离。我从未见过他,却对他充满了好奇。

所以这位王子也不按童话的套路出牌,他并没有对灰姑娘南琳一见钟情,而是打横抱起软弱无力的公主云笙,吩咐自家司机快速开车去医院。

2013年1月,我只身南下,只为了见见他,枉如宝哥哥第一次见林妹妹所说的,“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而我见他得一句话也是,“好像,似曾相识。”我不知道这种感觉算不算是一见钟情,但动了情,还真就上了心。

说来她身上的伤口也很奇怪,全都在衣服能遮住的地方,可她还是请求南琳,别告诉自己的母亲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她不想让母亲担忧,也不想让母亲去向那些幼稚的男生讨回公道。

我因为年轻,颇有点有恃无恐,“我想试试,没准还真就成了呢”,很固执、偏激而又肆无忌惮。


时至今日,这段感情分分合合已经四年了,也终于在前几日两人算是最终安定了下来。这两年,我时常回想起往日的自己,倘若当初我没那么年轻,还会如此坚持吗?我想不会,年轻给了我可以犯错的借口,也让我无所畏惧。

3、我要给你一场烟花盛宴

因为年轻,我颇为笃信的和自己赌,也经受了所有痴男怨女要经历的种种波折。如果可以选择,我可能不会像之前那么勇敢。本以为,当我为了他来到陌生的城市,王子和公主就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是生活真的就是一锅粥,它总是会在任何时候,把你的美梦统统打碎。

云笙二十岁生日宴会的时候,真可谓轰动全城,社会的上流人士都来了,连林老爷子都亲自带着林靖宇前来贺寿,那该有多大的面子。

好歹,这一切也算是再次挽回。

碰巧云笙站在书房门外听到了母亲和林老爷的谈话。

我是天蝎座,一旦动了情,还真就着了魔。

“南弟生前与林家定下婚约,他把云笙当做亲生女儿对待,云笙又比南琳年长一些,既然这样,靖宇这小子应当娶她。”

动了情,并不可怕,关键是,你能否有勇气去放肆,而又有勇气可以承担一切可能发生的后果。倘若选择了,无论有多艰难,就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林老爷说的是,平时吧,虽然靖宇不太爱说话,但他总来找云笙玩儿,可见,两个孩子也是情投意合,应当会满意这桩婚事。”

我并不建议小A和我一样,走上这样一条路。有些情,倘若能想到后果,就把它深深埋在心底,权当不曾来过。

母亲和林老爷商量着订婚典礼的相关事宜,云笙垂头丧气的离开。

– END –

林靖宇见云笙魂不守舍的样子,拉着她上了跑车,带着她离开这个纷扰的宴会,他知道她不喜欢这样虚伪的场面。

YIBAO:一个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情感的姑娘。简书推荐作者、今日头条原创作者、喜马拉雅电台认证主播。坚持了四五个月,二十多万字,喜欢随心随走,写走心不走情的文字。

“你要带我去哪里?你不是在陪南琳赏花吗?”

林靖宇没有答话,只是猛然加速,坐在身边这个单纯善良、固执又可爱的女生到底是不明白他的心意啊,他喜欢的人根本不是从小定下婚约的南琳,而这个相信童话故事的傻姑娘纪云笙。

他们来到了海边,林靖宇准备了很多的烟花。

“我要给你一场烟花盛宴。”

很多年以后,当云笙独自一人深夜来到海边,只有孤寂的海风和汹涌的潮水包裹着她时,她才恍然惊觉,多年前那个给了她一场烟花盛宴的男生,是真的爱过她。

“靖宇,王子应该和灰姑娘在一起的,对吗?”

云笙靠在林靖宇的肩头,看着烟花在空中绽放,她知道,这应当会是她生命中最幸福也最奢侈的时光了。

“我没有读过安徒生,所以,我不相信童话。”

如果林靖宇能猜想到后来所发生的一切,那么,在那个美好的夜晚,在云笙二十岁的夜晚,他一定会选择告白,他一定会把自己想说的话全部都告诉她。

可惜不善言辞的他到底没能有机会告诉她。


4、王子就应该和灰姑娘在一起

云笙的母亲生了一场大病,卧床不起,将无法出席自己女儿的订婚典礼。

南琳出现在云笙的房间,她打发走所有的佣人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姐姐,我求求你了,让我去好不好?你知道我和靖宇从小就定下婚约,我喜欢靖宇,靖宇也喜欢我,却硬生生地被林老爷和你的母亲拆散。姐姐,从小到大我没求过你什么,你的母亲待我如何,你心知肚明,这就当做是对我的补偿,好不好?”

云笙扶起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姐姐,轻声说道:“你是我唯一的妹妹,就算你不求我,我也会帮你的,王子就应该和灰姑娘在一起。”

在那场盛大的订婚典礼上,出现的人是南琳,是啊,原本从小就和林家定下的人是她,林老爷除了片刻的震惊和疑惑之外,对这南琳的出现并不抗拒,反正无论是她们姐妹俩其中的一个,他都可以接受。

林靖宇也没有反对,除了冷峻的脸能看出他的不悦,似乎也接受了南琳,光晕璀璨,照遍了这大堂里的每一个角落,却唯独照不进林靖宇的心里。

他突然想起那个很平凡的一天,没有阳光也没有乌云,林靖宇推开车门的第一眼,看到站在墙角里倔强而勇敢的云笙,她对着周围的人说,你们这群肤浅的家伙。

那时候的云笙像一只在森林里受惊的小鹿,单纯倔强,手中似乎拿着把枪。


5、童话没有欺骗她

南琳得到林家老爷的支持后,夺回了父亲留下的大笔遗产,顺利地将继母和云笙赶出了家门。

云笙迫不得已带着自己病重的母亲回到乡下的老家,从此以后,她将不会再是公主,十五岁许下的生日愿望实现了,可王子并没有爱上她这个真正的灰姑娘啊。

云笙终于明白,话欺骗了她,现实中的王子确实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其实这一生当中,云笙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比如说。

那本童话书并不是母亲留给南琳的遗物,而是继父害怕云笙刚来新家不习惯,特意送给她的礼物。

十五岁的那场校园殴打事件,背后的主谋是南琳,她要让她的追求者们为她出一口恶气,那时候的她还没有办法报复她的继母,只好从她的女儿身上下手。

再比如说。

王子和公主的婚礼上,王子抛下公主,独自离开。

幸好,童话没有欺骗她,王子应该和灰姑娘在一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