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嫣娘问富春怎样恭喜,富春总不说,嫣娘也只得罢了。到了第二日,一早丫头来说:“老太太叫大爷。”嫣娘去了。到了上房,郑氏说:“你好造化!”嫣娘说:“儿子没甚造化。”郑氏说:“你媳妇昨日没向你说吗?”嫣娘说:“没有。”郑氏笑了一笑说:“这孩子也算会做事的,这是要叫我开口的意思。”嫣娘说:“到底是甚么事?”郑氏说:“我昨日叫他来送你干姐妹,你干姐妹去了,他向我说园中自宜人以下有阿粲、娉婷、娟、-、关、窈这些人,又添上我带来的雁奴,个个俱是才貌双全,我想一并求老太太恩典赏给他收在房里罢。一则他们都是相处甚久,如今若是打发了他们,他们必不肯去;再则我心里也不忍,就是后来家务也可帮帮我了。他这样说,我倒喜欢这孩子贤德,不知你可愿意?”嫣娘不好应承的,说:“未免太多了些。”郑氏说:“你想去哪几个?”嫣娘说:“也没有可去的。”郑氏说:“就是这样好,依你媳妇的话不错。”嫣娘说:“这是母亲的大恩。”说着就跪下磕了两个头。郑氏说:“你到园里去,我过一时再叫你,去罢!”
嫣娘到了园里,进了明月清风庐,又进了里间,看富春在妆台前坐着,正在晓妆,嫣娘笑着,恭恭敬敬作了两个揖。富春说:“你疯了。”嫣娘说:“我倒没疯,只怕是你疯了。”富春说:“怎么是我疯了?”嫣娘说:“你说你不疯,你劝着母亲叫我收他们。明日我收了他们,我就今日在此,明日在彼,不给你打个照面,那时候,只怕解元夫人高居莲幕,有名无实,悔之晚矣!”富春说:“雁奴过来,去叫娉婷也来。”雁奴不知作甚么,就去叫娉婷来了。富春说:“你两个把我们小厮推出去。”他两个笑着把嫣娘推出里间,富春又叫将门关上。嫣娘在外又是敲门,又是恳求,总不开门。过了一时,嫣娘听屋里唧唧哝哝,一时又微微的笑,就在门缝里偷偷的一看,看着富春叫娉婷坐下给他开了脸,又叫雁怒坐下,也给他开了脸;又替他两个梳了个长生不老的头,又拿些钗钏给他戴上,又拿些新鲜衣裙给他穿上。收拾毕了,富春自己开了门,哪知嫣娘正在头靠着门往里望,不妨门一开,就一跤扑在门里地下,富春大笑说:“真真是妻不如妾,方才给我作揖,见了他两个你就磕起头来了。”嫣娘扒起来,笑着给富春作了一揖说:“有劳有劳,多谢我谢!”正在说着,丫头来说:“老太太说叫少奶奶各处去给他们开脸,收拾完了,就带到上房去。”富春答应着,就叫娉婷、雁奴跟着到了处处。进了聊寄斋,-姐三个人接着,富春说:“三个小奶奶,恭喜!”他三个红着脸也不出声,富春就给宜人、阿粲、-姐俱开了脸,又叫他们换了新衣,又说:“我现在〔成了〕牡丹,百花队里的花王。你三个也跟我到所所去。”他三个倒不好意思的,也不出声,只得跟着去了。走到所所的正房,进了屋,关关、窈窈接着,说:“少奶奶跟姐姐们今日往哪里去?”窈妹说:“我也带你走个人家。”关关说:“往谁家去?”富春说:“往你家去。”又问娟姐哪里去了,关关说:“不知他哪里去了。”富春说:“你去找他来。”关关去了。富春就给窈窈开了脸,换了衣裙。一时关关、娟姐来了,他两个都已明白了,进来见了富春,只是脸上红红的,富春说:“你两个新贵人也坐下罢,好给你们开脸。”又把娟、关收拾毕了,富春坐下向上一望说:“这屋里如何无匾?可以今日之事作个匾额以记其盛,名为‘携艳馆’罢。”又叫他们都站在一排,富春起来一看,看过说:‘可惜’二字,今日到临到我头上来了!假使我是个男子,真真‘任是无情也动人’。你们跟我到上房去罢。”富春走着,宜人、阿粲、娉婷、雁奴、娟、-、关、窈俱跟在后边,真是过去香生,踏来春嫩,又有那一派环-叮咚,如仙子下界一般。
到了上房,富春也给郑氏磕了头,说:“给老太太道喜。”又叫宜人他们一字排开给老太太磕了头,老太太又叫他们,说:“给你们奶奶磕头,以后只叫奶奶,不许叫少奶奶了。”富春说:“还未给他们爷磕头,我何敢先收了礼!”郑氏说:“这便宜他们爷就太多了,都是你〔贤〕惠能逮下礼,应该叫嫣娘来给你磕个头才是!”富春笑着说:“老太太这是喜欢极了的话。”郑氏又各各赏了些钗钏、衣裙料。郑氏向富春说:“你领他们去罢。”富春领着要走,郑氏说:“你们还等一时。”又叫丫头去叫了嫣娘来。嫣娘来了,见了郑氏,给郑氏磕头道喜,郑氏又叫宜人他们给嫣娘磕头,郑氏说:“你如今心里也足了,以后凡事总要听你媳妇的话,这孩子比你明白多咧!”嫣娘答应着,又望着富春笑了一笑。郑氏说:“都去罢。”
一齐到了园里,宜人八个都跟着嫣娘、富春进了明月清风庐。嫣娘、富春坐下,宜人八个站在旁边,富春说:“你们仍是照旧住着,明日是端午佳节,我方才看亭子外边池子里的荷花也开了几朵,明日我同你们到亭子上赏荷,就算给你们吃团圆酒,都去歇歇罢。”宜人六个去了。富春又向嫣娘说:“你同这两个新娘子也去坐个床罢。”嫣娘笑着说:“慌甚么。”富春说:“我可不得陪了。”说着进了里间,叫雁奴来说:“你今日暂陪我一陪,你把这长几摆开,铺上红毡,拿块素绢来,再把各样颜色碟子拿来。”雁奴一一都收拾好了,富春就拈起笔来画个工笔小图,先把镜台摆在面前,照着镜子画了自己的小照,又画了宜人、阿粲、娉婷、雁奴、娟、-、关、窈各各的小像,或是观花,或是看柳,或是整理云鬟,或是小立石畔,即名为《携艳图》,足足画了半天,又画了大半夜。到四更画毕,收拾睡下,问雁奴说:“大爷哪里去了?”雁奴将手向那边一指,又笑了一笑,富春说:“你就在这凳子上睡罢,莫惊散了鸳鸯梦不成,不然又要并蒂花开连理枝了。”雁奴笑着也睡下了。
到第二日一早,宜人六个俱来给富春请安,富春叫他们俱在明月清风庐吃了饭,一齐到亭子上去。富春凭栏而看,见那荷花静香袭人,幽艳悦目,说:“这时候大爷一个人在屋里,不知急的怎么样?我来也没请他,他自然是不好来的。”向宜人说:“你去请大爷去。”宜人去了,见了嫣娘,嫣娘问说:“你来作甚么?”宜人说:“奶奶请你。”嫣娘说:“你坐下,我跟你说话。”宜人说:“爷跟前我如何敢坐。”嫣娘说:“你怎么如今到生分了?”说着笑了一笑,拉宜人坐在一块说:“如今我才知道你真不嫌我了。”又笑了一笑说:“我比李立何如?”宜人说:“你也不可太高兴了,明日我们同奶奶将你捆起来审审你,问这拐骗人口一案。”宜人又说:“快罢,莫去迟了。”说着都站起来,宜人将嫣娘衣服一掀说:“我看看膝盖跪肿了没有?”一会又说:“小的不敢了。”说着笑着一齐出了屋。到了亭子,富春接着进了亭子,叫丫头将四面格子俱以开了,望着池子的荷花。又叫丫头将席摆上,用一大圆桌,富春说:“这是取团圆之意。”又叫宜人八个都坐下,又叫丫头去把《携艳图》拿来递给嫣娘,叫他一一对着人去看看,看可像不像。嫣娘看了一会,又看了他们九个,真真一般。嫣娘赞了一会,富春又叫丫头去拿了笔砚来,就在图后各题一赞,作五古一绝,题毕递给嫣娘看。嫣娘说:“夫人有赞,尔等各宜敬听可也。”富春说:“你真有些孩子气,这几句话如何又装出戏上道白的样子来。”嫣娘说:“莫说了,听我念罢。”题宜人的是:
我向众香国,细问尔前身。 风流那可说,只觉尔宜人。 阿粲
今夕何夕兮,我见此粲者。 这样巧样妆,阿侬为谁也? 娉婷
娉婷复娉婷,宜向东风立。 不让柳生春,三眠又三起。 雁奴
莫向秋风飞,秋风寒栗栗。 这般翠羽衣,如何禁得起? 娟姐
可是巫山女,可是月宫仙? 娟姐此一字,肯不付婵娟?- 姐
妖娆亦——,有情何多情。 只愁风流样,画工画不成。 关关
雎鸠乎关关,尔正可为匹。 诗先得我心,已从许第一。 窈窈
十五小女郎,窈窈真窈窈。 我闻笑语声,一点樱桃小。
嫣娘读毕,拍手大笑说:“妙,妙,妙,妙!”宜人八个一齐说:“我们这婢子如何当得起,若奶奶则是集群美于一身,凡我辈之所有奶奶则兼之矣。”说着又吃了一会酒,富春说:“我听〔说〕宜姐、粲姐俱善弹琴,何不对我牛一弹?”宜人、阿粲连忙站起来说:“不过是略解宫商,奶奶若不厌烦,可以弹弹。”就叫丫头去抱了两张琴来,宜人、阿粲各理琴弦,弹了一会,富春说:“我最喜欢的是吹箫,若是以箫和琴,则更是洋洋盈耳。”嫣娘说:“这不难。我前日在一亲戚家吃酒,有个女子叫个么凤,善于吹箫,他这管箫也是个富翁送他的,是羊脂玉雕成的。”富春说:“这女子颜色如何?”嫣娘笑了一笑说:“也可在这里坐得。”富春说:“你何不着人去叫来。”嫣娘就起来,到前面找着李立说了一会。这女子本是嫣娘素所物色的,今日恰恰得了这个机会,就叫李立去说着买他,李立去了。
嫣娘来到亭子上,向富春说:“一时么凤即来。”富春同宜人几个一齐吃酒毕了,俱到明月清风庐。天将申酉,一个丫头引着一个女子来了。到了屋,给嫣娘、富春磕了头,又向宜人他们问候了。富春说:“你的箫吹的是好的,请你来,领领妙音。”么凤说:“本不善吹,奶奶要听,且吹一支听听。”就拿出来一管白玉箫吹着。嫣娘就趁空出去了。富春听他吹箫,看他那两只手与玉箫互相辉映,那一点朱唇挨着玉箫,如朱砂班儿相似,不时的夸奖。一时嫣娘来了,富春说:“可以送他去罢。”嫣娘说:“他不去了。”富春说:“你留着明日还吹不成?”嫣娘说:“因为你喜欢,我已经着二百银子买下来了。”富春只当是顽话,说:“好,明日我也求老太太给你收下。”嫣娘就起来作个揖说:“好好,你始终成全成全我罢。”说着就逼着富春就去,富春说:“果真你买了吗?你也可谓贪心不足。”富春没了法,只得到了上房替他周旋着,将么凤领去见了郑氏,磕了头,给他收下。
回到明月清风庐,富春向嫣娘说:“你如何谢媒?”嫣娘说:“要甚么就有甚么。”富春说:“今日颇热,我在院里乘凉,你只管自便。我叫么凤吹箫,我听《暂误锦帐春风》,就算谢媒罢,不知你愿意不愿意?”嫣娘笑着说:“情愿,情愿。”
到了晚上,富春叫么凤吹箫。吹到三更,一时下起雨来,夜深颇觉寒了。富春叫丫头将么凤送到所所去住,他又坐了一时,也睡了。睡到五更,忽觉身上发热。不知是病不是病,且听下回分解。

话说富春身上发热,到了第二日,果然就大病起来了。嫣娘忙着请了郎中来诊了脉,却是受了风寒。用了药,服了数剂总未见效。嫣娘又请了一个郎中来看了脉说:“病转少陰,颇觉沉重。”又服了几剂亦未见效。郑氏一日数次来看,嫣娘同宜人几个时时守着,更是不必说了。一连病了半月,起先总是昏昏沉沉睡着不应,许老太太、许老爷、许太太都是天天来看,也无非忙着请医问卜,总是不见少减。
到了二十日以外,一日,嫣娘同宜人几个旁边守着、望着他,忽见富春睁开眼向嫣娘点点头,嫣娘在床沿坐着,又向前一挪,靠近问他说:“心里如何?”又着手去摸摸他的头,富春一手拉住嫣娘的手,微微叹了两声,悲悲切切,有欲泣之状,却又无泪;又使着力气慢慢地说:“是我误了你了。”嫣娘听着,恸不可言,柔肠寸断,又不敢遽然放声,恐病人添了伤心。富春又说:“我去后,宜人是不错的,你当另加青盼,诸人亦非樗栎,你惜花的工夫亦不可太省了。”说着觉气不接,喘了一时,宜人几个说:“奶奶静养静养罢,莫烦心了。”富春又把眼一睁,喘着气说:“再想在荷花亭上看花,同你们吃酒。”说着,望着宜人、阿粲说:“听你两个弹琴。”又望着么凤说:“听你吹箫,再不能了。”说着又喘了几口气。嫣娘说:“莫说罢,太劳神了,歇歇罢。”富春喘着说:“我死。”说到这里,那气又接不上来,嫣娘、宜人几个听着真是心如芒刺,只是噙着泪不敢下落,这无声之泣更甚于有声了。富春又喘了一时,说:“我死后,你家虽是有余,但我乃幼丧,不可太费,有违于理,外人也是笑话你的。”说着又喘了几口气,又向着宜人说:“你们几个好好服事爷罢。爷之有不精明处,你们要放明白些,总要到喜欢处不可忘了烦恼,‘发乎情,止乎礼’,这就是我们闺阁中的淑女了。”说着气又不接,捱了一时,又向嫣娘说:“婆婆面前我未得尽一日之孝,我更是罪人了。”说着气喘的就了不得,又使着力气向嫣娘说:“你莫要想我了。”一句将完,喉中格然一声,就花落香散了。
嫣娘抱头大哭,宜人几个也是哭的死去活来。丫头连忙去告于郑氏,郑氏听着腿都软了,四个丫头扶着来到明月清风庐,一路“心肝的”、“儿的”哭了来,进了里间就大哭一场,又叫丫头们将嫣娘扶过来,说:“他是才绝气的人,不可太挨近了。”郑氏就忙着叫丫头去叫家人向许老爷那边通知,又叫丫头去叫李立办后事。一时李立着人将棺木抬进来,这棺木是五百银子买的,郑氏、嫣娘看着却也如意。一时许老太太、许老爷、许太太俱来了,不免又是大哭起来。一时入了殓,籍了口,许老太太、许太太又哭了一场去了。郑氏叫嫣娘留着许老爷商议如何开吊,如何诵经,如何设祭,许老爷说:“这些事你自己酌量,莫说我止有此女,你就过于丰费了。”又说:“我若在这里看着,却叫我太伤心了,不如我回去,着我继子来祭奠他罢。”说毕又哭了一会就回去了。
嫣娘同宜人几个天天的哭是不必说的。到了七日,李立领着家人先几日将各处庭房书房以及园内孝棚等物俱以办齐,因是幼丧,不用白布,俱用白绫、碧色绸缎结彩铺设。这七日一连三天各处亲戚祭奠,至僧道诵经礼忏一番举动是不必说了。七日这晚上是大祭,嫣娘说:“不必作乐,只我领着宜人、阿粲、娉婷、雁奴、娟、-、关、窈、么凤哭奠哭奠,尽尽心,倒比他们吹吹打打的好些。”到了晚上,嫣娘穿着素服,宜人几个俱穿着孝服,嫣娘叫他们亲自捧帛上菜点酒,嫣娘到灵前拜了两拜,跪下拈了三柱香,叫拿笔砚来,就跪在灵前以泪研墨,作了一篇祭文,是五言长排,作毕读道:
“期服夫常敏谨具□□不腆致祭于我夫人之灵前,挥泪而告之曰:
奠尔吁嗟尔,知乎与不知? 辛酸双眼泪,绵缈寸心思。
惊散鸳鸯鸟,分开蛱蝶枝。 可怜同室日,未至隔年期。
贤莫违夫子,恩能逮侍儿。 生多承母爱,死尚念亲慈。
羞学黄莺妒,贪看紫燕嬉。 一图携绮艳,短句品琼姬。
池畔伊迎我,亭前我问伊。 宜人琴许弄,么凤管教吹。
解语花为貌,生香玉作肌。 何须调粉黛,讵屑染胭脂。
并坐常开笑,催妆未画眉。 琢磨闺阁友,劝勉镜台师。
造物偏多忌,人间竟永辞。 神示无可祷,和、缓不能医。
鬼谷途应险,弓鞋步怎移? 汝成离女幻,侬作夜郎悲。
昔语芙蓉帐,今伤薛荔帷。 慨无叹我以,恨未咏螽斯。
雨至怨偏早,春回望稍迟。 想来腰似柳,记得鬓如丝。
谁促香花落,相催细草萎。 堂空人寂寞,弦断韵鸣咿。
寒暖言惟尔,商量欲向谁。 魄消何有所,骨立已如兹。
纵赖群芳在,难宽片念私。 木犀然一鼎,玳瑁献三卮。
情感原无极,神伤不可支。 千呼仍万唤,令我几噫噫! 尚飨!”
嫣娘读毕,伏地放声大哭,宜人几个俱放声大哭,哭了半夜才各止了。
郑氏以幼丧不宜久停,过了七日就择了日子葬了。这送葬的一番事自然是各样俱全,不必说了。嫣娘送葬毕,回到园里又大哭起来。宜人几个劝了一会方才止住,又进了里间,看床帐依然,人则归于无何有矣!嫣娘到妆台跟前,将镜幅掀开,向镜中一照,就照镜子一拍,哭说:“镜子呀,自今以后,你这里边也无有你主人的形像了。”又看着粉妆胭脂等物,又拿过来说:“粉与胭脂,你主人虽不常用你,如今是大总的谢绝了。”又回头看着床帐,就跑在床上一歪身睡下大哭说:“可怜,可怜!衾也冷了,枕也单了。你两个有情,也是要伤心的了。”又拍着床说:“你如今也太苦了。我往日喜喜欢欢,你也听些笑语,今日你只听的是哭声了。可怜,可怜呀!”宜人几个上前劝说:“奶奶这样的人一旦仙去,谁不恸恸,但是爷的身子也是要紧的。若是哭坏了,就是奶奶心里也不安。你叫他神灵怅帐,这不是你想他,是你惹他悲伤了。”嫣娘哭着拍着床说:“这不是奶奶坐的地方吗?可怜他不坐了。”又指着地下说:“这不是奶奶站的地方吗?可怜他也不站了。”又望着宜人几个说:“奶奶也不叫你宜姐、粲姐、娟姐、-姐、关姐、窈姐、凤姐了,也不叫娉婷梳头了,也不叫雁奴添香了,可怜,可怜!”嫣娘说着哭着,哭个不止。丫头来说:“老太太打发人来,说园中的事情叫宜人照看,可以就搬到这正房来住,早晚劝着爷不要多哭了。”嫣娘听了,答应着,也就暂且饮泣。
过了几天,嫣娘自是时时伤心,外边就有几家来提亲的,也有嫣娘知道的,也有嫣娘不知道的。在嫣娘的意思想以宜人为正,嫣娘也微露其意于他母亲,郑氏不肯。郑氏一日无事,叫人去请李氏来谈谈。李氏来了,郑氏与李氏谈了半天,李氏问郑氏说:“大侄自然是要续娶的,不知可有成议没有?”郑氏把眼圈儿一红,掉下泪来,说:“亲是提了几家,我总怕不能抵上我那媳妇。”说着那泪就扑簌簌的滚下来了。李氏劝了一时,又坐了一时去了。郑氏想着引香甚好,又是跟嫣娘在一块住过的,嫣娘自然是愿意的,就叫丫头去请了李立来。李立来了,郑氏让他坐下说:“你家大甥女有婆家没有?”李立说:“前日有几处提亲不知允否,大约未允的多。老太太的意思我也猜着了,只是富贵贫贱不同,如何作亲?”郑氏说:“你这话说错了,奚家也是旧族,以先虽不算第一的富家,在南京也可数二三了,就是如今也还过得。只要你令姐不嫌我们就是了。”李立说:“求之不得,哪有嫌的话。”郑氏说:“就托你去作个媒。”李立答应着,一时出来向奚家去了。
李立回来,向郑氏说:“老太太可以再等几天,等他们商议商议。”郑氏说:“可是等你姐丈来家?”李立说:“不是的,姐丈一去的时候,就向姐姐说两个甥女大了,有可做的亲,家里只管做,莫等着我来家,我去还有几年。”郑氏说:“求亲哪有太急的,等那边有信,你再回我话罢。”李立说完了出去了。这原是李立一去说李氏就肯的,因李氏问了引香,引香不答应,又望了拾香一眼,他两个就悄悄的去偷着抱头而哭。李氏不知是何缘故,所以叫李立来回话不要遽允。李立过了几天又去见李氏,李氏笑着向李立说:“这件事我倒没法,跟你商议商议看如何才好?”李立说:“是怎么样?”李氏说:“引香跟拾香他两个决不相舍,情愿聚在一处,我想,岂有人家娶亲娶两个的?”李立听了也不出声,想了一会说:“等我去商议,看是如何。”李氏说:“要是这样才好,不是这样,只怕又要难为人了。”李立答应着去了。来见郑氏,把引香、拾香的情节细细的说了。郑氏说:“好却也好,不知嫣娘可肯。”说着丫头去叫了嫣娘来,嫣娘来了,郑氏又向嫣娘前后说明,嫣娘说:“儿子的事总是母亲作主。”郑氏知道他肯了,就叫李立明日请人择日子吃茶,又商议娶的话。嫣娘说:“这期服未满,今年娶亲我心里不安。”郑氏说:“且看明年日子,远近若是春季也可使得了。”嫣娘不敢再说,就答应着,又坐一时出来。
到了园里,仍是天天闷闷的。不觉到季秋时候,嫣娘看园里菊花俱开,因几回想去给富春扫墓,郑氏不许,嫣娘就趁着菊花开时,叫人备了酒席并香纸等物,叫丫头们将明月清风庐中间打扫了,摆上桌子、供上供物,嫣娘领着宜人几个上了香,又拜了几拜,宜人几个俱磕了头。大家哭了一会,嫣娘说:“奶奶在日,最喜欢。”大家又恸哭一场。
到了晚上,忽然秋雨凄凄,秋风飒飒,嫣娘叫点了灯,自己一个往里间坐着,坐了一时又睡下,听着外边一时风,一时雨,一时寒鸦乱叫,一时草虫乱鸣,翻来覆去再睡不着,想道:“这真是睡不着如反掌了。”就在被里作了一个小调,哀哀吟着:
“风声、雨声,俱化作断肠声,虫鸣、鸟鸣,又鸣到三更,惹人伤情。叫俺隔着窗儿,怎听到天明。睁着眼儿,目不转睛,望那凄凄惨惨一个孤檠。这是有梦也梦不成,不时的愁暗生。”
吟了几遍,看窗棂上已白了,嫣娘方才朦胧睡去。不一时又醒了,起来仍是长吁短叹。虽然宜人、阿粲、娉婷、雁奴、娟、-、关、窈、么凤天天伴着,也不能解闷。
不觉过了冬到了春天。郑氏给他看〔亲〕的日子是三月以内,吉期近了,郑氏说:“这新房可以安在聊寄斋罢。”嫣娘说:“何必有这些忌的,现在明月清风庐两旁俱有橱子,安上两个新房恰好。”郑氏也依了,就着人预先收拾了,叫宜人、阿粲、娉婷、雁奴去处处住,叫娟、-、关、窈、么凤去所所住。到了吉日,过了门,拜了堂,各入洞房。到了晚上,吃了团圆酒,宜人跟阿粲商议说:“我们何不去听听房间?娉婷、雁奴可去?”他两个说:“我们还有甚么心肠去听房,你两个去罢!”宜人同阿粲又到了所所邀他五个,娟姐不来;-姐也不来,说:“给娟姐作伴。”关关、窈窈、么凤来了。先到了引香那边,宜人将舌尖儿恬破红纸往里望,望着引香背着脸坐着,嫣娘站在跟前说:“姐姐今日不伤春了?”又说:“姐姐去了来了几次,我到上房去看姐姐,姐姐总不理我,是怪我不成?”引香也不答应。嫣娘只得回来,坐了一时又起来剪剪蜡花,出来到拾香这边。宜人几个也到这边窗前,么凤用手指头捣破窗纸,阿粲也捣破一块望着。拾香见嫣娘来,就上了床将帐子放下,坐在里边,嫣娘说:“是了,这又是我得罪妹妹了。”作了一个揖。么凤、阿粲忍不住笑,又拉拉宜人、关关、窈窈都来看,哪知地下青苔甚滑,你推我,我推你,急着去看,就都跌在地下大笑起来。嫣娘说:“这外边还有人不成?”哪知他们连忙跑了,嫣娘坐着,听了一时不见动静,想着莫是富春来了,想了一时又起来,到引香这边来。却一夜没有闲着,一时到这边,一时到那边。不知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话说嫣娘一夜未睡,黎明在引香房里才隐几而卧,一时又醒了,见引香也在那里坐着,嫣娘说:“姐姐如何不睡?”说着就起来到引香跟前,将引香的手拉着说:“姐姐这个赤金虾须、翡翠镯子是姐姐家里的旧物,是新制的?”引香也不答应,将手一卷,镯子碰着玎-一响,嫣娘说:“这声音倒是有趣。”引香微微一笑也不答应,嫣娘站着向引香望了一时就慢慢的出来。到拾香这边,见拾香和衣睡在床上,嫣娘自己说:“这暮春天气,尚觉甚寒,如何不盖上被就睡了,不怕寒着吗?”说着到床前轻轻将被替他盖上,就坐在床沿,看着那脸如银杏,映着这桃红湖绉被,更显娇艳。又慢慢的出来,到了院子里,顺着步走到聊寄斋,见宜人他们一个也不在屋里,问丫头他们哪里去了,丫头说:“老太太叫去了。”嫣娘又回来,到了携艳馆,娟、-几个接着,进来坐下,么凤说:“爷的尊冠给我看看。”嫣娘就去下来递给么凤,么凤接过来戴在自己头上,笑着向关关作个揖说:“妹妹,是我得罪你了!”引着大家都笑起来。关关说:“取下来罢!新郎莫装新了。”么凤笑着去下来还给嫣娘戴上,大家说起昨日听房内话,又笑起来。正在笑着,娉婷、雁奴来了,雁奴问说:“你们笑甚么?”大家将昨日作揖的话说了一遍,雁奴说:“这算甚么,不过是个半礼。以前我姑奶奶来,爷还施个全礼咧!”嫣娘听着叹了口气,正要说话,关关、窈窈说:“先生来了。”
嫣娘说:“哪个先生?”看着是宜人、阿粲进来了。嫣娘说:“他们如何称你两个是先生?”宜人说:“我虽不懂芙蓉典,就不能做先生不成?”又向娟、-他们说:“上学罢。”他们都往里间去了。雁奴就趁空向嫣娘小声说:“老太太赏我好几疋绫子,老太太说可怜我跟姑奶奶一场,如今也成个孤人了。”嫣娘说:“好,这是老太太打狗看主面的意思。”雁奴瞅了嫣娘一眼,又小声说:“人家好意对你说,你倒骂我。且这是老太太赏我,如何说是打狗?这‘打’之一字,若是你还是做秀才,定要考个十二等。”嫣娘笑着说:“我回来给你赔不是,你莫说了。”又问宜人说:“老太太叫你做甚么?”宜人说:“老太太对我说的话我还未说,是老太太叫向他们说二位新奶奶的称呼不好分别,叫我们照着长幼称大奶奶、二奶奶就是了。”说着,嫣娘看娟、-、关、窈抱琴的抱琴,拿箫的拿箫,拿笔砚的拿笔砚,都放在各处桌上。嫣娘说:“这是做甚么!”宜人说:“爷不知道,我跟阿粲、么凤做了掌教的了。他们跟我与阿粲学琴,跟么凤学箫,么凤又同他们跟我与阿粲学字。”嫣娘说:“我今日来阅个课,先考的是字、你们都写,我挨次来看。”娉婷几个就都研了墨,调了笔,周周正正坐着,伏在桌上去写。嫣娘走去,看着娉婷写,在旁边指点了一会,又到娟姐-姐处说了一会,又到关关、窈窈处看着,说:“你两个不是这样写法,我来把着你的手。”先把了关关,又把窈窈。窈窈把着却手东一歪西一歪,嫣娘说:“你莫动,把笔拿住。”窈窈说:“你的手把着我的手痒痒的,我怎么不动?”嫣娘笑了笑,又把了一时。去看雁奴写的,就偷偷的问雁奴说:“你姑奶奶的《携艳图》,你可有收着?”雁奴说:“在我那里。”嫣娘说:“你去取来给我。”雁奴放下笔去了。嫣娘又看么凤的字,说:“你像个会写字的。”么凤说:“我以先也学过,总是写的不好。”嫣娘说:“就是这样写法,写写就好了。”看毕说:“这一场完了,再考那一场罢。”问:“是谁学琴,是谁学箫?”宜人说:“是娟姐、窈姐、娉姐学琴,是-姐、关姐、雁姐学箫。”嫣娘说:“一齐都弹起来,琴毕再吹箫。”宜人同阿粲教他三个弹了一会,又教了一会指法,嫣娘说:“你三个的泛音打的总不好,不是轻了就是重了,这泛音总要手靠着弦不离不即才可出音。”说着又叫么凤教他们吹箫,么凤说:“雁姐没在这里。”嫣娘说:“不用等他,就是他两个吹罢。”么凤教着吹了一时,嫣娘说:“这‘凡’字转‘乙’字,‘乙’字又转‘工’字总不自然,且欠脱卸之法。”说了一会,嫣娘看雁奴来了在门外站着,嫣娘出来,雁奴将《携艳图》偷偷递给他,嫣娘将袖子笼着去了。
来到明月清风庐,先到了拾香屋里,坐下说:“你姊妹两个有封号了。”拾香说:“甚么封号?”嫣娘说:“母亲说你姊妹两个他们不好称呼,叫论长幼称你是二奶奶,你姐姐是大奶奶。”说着将袖中《携艳图》拿出来,说:“二姐姐将我这个画儿收起,不必给大奶奶知道。”又坐了一会,说了一会闲话。出来到引香屋里坐下说:“你如今是大奶奶了。”又把郑氏的话告于他,引香说:“母亲想的甚是周到,又费母亲的心。”
嫣娘就日日同着引香、拾香并宜人几个谈笑,不觉到夏末秋初,嫣娘原想给富春作个周年,郑氏不肯,且以嫣娘已经娶了引香、拾香,怕他两个忌讳,嫣娘就请了几位高僧在静因庵替他超度了几日。嫣娘自是日日去敬礼焚香不必说了。
一日,拾香在屋闲坐,想起来嫣娘交给他的画,放了几个月也未看看,又说莫给我姐姐看着,倒是个甚么画儿?就起来将画拿来展开一看,看是富春的小照,宜人几个俱在上边,却无有么凤,想道:“这瞒着我姐姐甚么意思?”想了一会,想道:“是了,是怕我姐姐怪他的意思,他也太有记性了,必是因那年我姐姐说爱博而情驰的话。”正在看着想着,不妨引香进来了,拾香却不好收起,只得说:“姐姐来看看这个行乐图。”引香看了一会,知是富春的小照,又嗟叹了一会,正在看着,嫣娘进来了。嫣娘却不好再瞒的,只得说:“大奶奶看着,想是也不免有些酸鼻了。”引香说:“他在日我们本来甚好,今日无了他,怎不叫人伤心!”又问嫣娘说:“这上边俱有题赞,如何正主反没有赞呢?”嫣娘说:“这是他自己画的,自己题的,所以没有他自己的赞。”引香就叫丫头去拿了笔砚来,说:“我来品题品题。”嫣娘说:“很好,很好。”就替引香研了墨,引香拈起笔来题道,是:
自对妆台自写真,谁知意属画中人。 芳情脉脉终无语,幽艳娟娟尚带。
尔向从前留面目,我由今日想精神。 可怜玉魄归何处,此是前身是后身?
题毕,嫣娘看了,又是夸好,又是伤心。引香正在拿着看,嫣娘也在看,不觉一阵心酸,那泪落了几点在引香手上。嫣娘去拭,引香说:“莫拭,这点点是泪,却点点是你的心血。”引香看完,将图放下。拾香说:“我作一联,你两个听听可好。是:
笑来惜惜知焉否 唤去真真应也无
“不可天天将他们扪在心上当作一条正事,就是我们姐妹与你夫唱妇随值然燕婉之情亦不可太重了。”说到这里,嫣娘就低着头不出一声,又叹了两口气,也不顾他两个在这里坐着,他就出来了。
一路走着,想富春在日是何等的温柔,就是劝我也无如此抢白。一路走,一路想,不觉掉下泪来。到了处处那边,看着那年送春的亭子,忽然想到如今是秋初了,明日我何不来作个迎秋的会,发泄发泄我胃中之闷。不知第二日作了没作,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