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妈也是伟大的

我是91年的,我爸比我刚好大20岁,我4岁父母离异,法院是判我跟着我妈的,但是我奶奶想给我爸留个以后给他养老的人所以坚持不让我妈带走我,初中以前我都不知道我有个爸爸。

图片 1

  一个女孩对我说:“爸爸妈妈离婚了,我跟了妈妈,妈妈找了一个新爸爸。我很烦恼,您说我该怎么办?”

爸爸给我的形象——很凶,凶到我成家以前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最美的爱情是在琐碎中两个人能这样静静地依偎着

  我对她说:“你看见街上跑的车了吗?有的车后面贴了两个字——‘磨合’,这是新车,新车都需要磨合。你们的家就是辆新车,妈妈是老轱辘,爸爸是新轱辘,两个轱辘要一起转就需要磨合,‘磨合剂’就是你,如果你能大大方方喊声爸爸,你们家的车就快上路了。”

爸爸很孤单!


  聪明的女孩听了我的话,找了个适当的机会喊了声“老爸”,他们家的车就“上路”了。

爸爸没朋友!

是不是所有婚前花前月下的爱情都会葬送在柴米油盐的婚姻

  你看,其实就这么简单。这个方法,我曾告诉过好多有新爸新妈的孩子,他们都觉得特管用。叫一声“爸爸”、“妈妈”,不仅仅是一个称呼,更是对继父继母的尊重。这是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态度决定一切。好心态就有好生活。

爸爸很辛苦!


  你知道犹太人常说的三句话吗:“本来就是这样”、“一切都会好的”、“我们肯定会赢”。你也试试看,把这三句话用在自己生活中。“本来就是这样”:爸妈长期感情不合,离婚是正常的,再婚也很正常;“一切都会好的”:失去的就让它失去,新的家庭经过磨合后,会一天天好起来;“我们肯定会赢”:只要你和新爸爸、新妈妈以诚相待,一定会有甜蜜温馨的新家。

爸爸很坚强!

  你是不是觉得后妈后爸很陌生,害怕和他们相处。其实,如果你能带着这种好心态与后妈相处,你会发现亲妈后妈都一样,都疼爱孩子。

爸爸很厉害!

“我真是受不了你,思想怎么这么落后,舍不得钱就能把日子过好吗?你要是还这么心胸狭隘放不开,我们干脆别一起过了,离婚吧,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你一起生活。”

  河北唐山市矿区的一个五年级女孩,叫孔洁,她5岁那年,爸爸妈妈离婚了。

小时候朦胧的记忆,记得爸妈没离婚前我还是个小公主有脾气敢一不开心就离家出走,过年有新衣服穿,一个院子里的小朋友虽然不同姓氏但是大人小孩儿都很友好。可接下来就是爸爸打妈妈,而我就只是一个多余的孩子。

“我思想落后?我心胸狭隘?我跟你说,要不是我,你这一家人能活到现在这么舒服?要是我去外面工作,你在家照顾孩子,你以为你能把孩子照顾的这么好?”

  法院判决的那天,妈妈知道女儿爱吃鸡蛋,特地给孔洁带来几个熟鸡蛋,疼爱地抚摸着她的头,含着泪说:“以后要听爸爸的话,妈妈要走了。”孔洁这时才明白妈妈再也不能和自己一起生活了。她哭了,把鸡蛋丢得远远的……

爸妈离婚后,我就跟着爷爷奶奶,是他们把我养大的,我是我们那个小地方的有名的人物——因为每个人看到我都会用同情或者鄙视的眼神看着我,都知道这孩子爸妈离婚了,背后议论着各种关于我家的话题。

“哈哈,你说的到好听,你去外面工作试试,你挣得钱能够养活你自己就不错了!”

  后来,孔洁又有了新妈妈。新妈妈不久就生了个小妹妹。一开始孔洁很讨厌后妈,她想:“本来这个后妈就不是亲的,又生了一个小妹妹,她肯定对我就更不亲了。”

我爸因为借钱给自己的亲伯伯,亲伯伯有钱不还反而拿去买电视机,家里修房子又需要钱,我爸追债不成就冲动的把亲伯伯家刚买的电视机偷了,结果却被自己的亲爷爷和亲伯伯送进了监狱,我爸刚进监狱我妈就用家里原本打算修房子的钱去救我爸,可钱花完了人没救出来。等我爸出狱回家发现钱没了,还听到谣言说我妈在外面偷人,我爸就开始动不动打我妈,我妈受不了就离婚了。离婚后不久我该上幼儿园了,家里没钱我爸就找人借钱,最后是给人下跪了才借到了我的学费,然后没过多久我爸就又找了一个后妈。

“呵,养活我自己?好啊,那就离婚啊,我把两个大的带走,你养小的,你看到时候谁过的更好。”

  她晚上做梦:梦见亲妈妈回来了,亲吻她,爱抚她……她正高兴呢,亲妈妈忽然不见了,孔洁急了,拼命地喊着:“妈妈!妈妈!”

然后我的童年生活就开始了!

“我才不带小的,大的我养,你照顾小的,我再给你生活费。当初我说不生你非要生下来,你自己造的果自己养。”

  “小洁,醒一醒。”孔洁睁开眼睛,后妈正坐在她身边,温和地说:“怎么,梦见妈妈了?”孔洁不说话,只是偷偷地流泪。

后妈的老公是在外打工死掉的,有两个女儿都比我大,我爸因为跟爷爷赌气找了这个后妈(爷爷说我爸找不到媳妇儿)。然后我爸就把家里以前剩下的修房子的材料全部拉到后妈原来的家修了大砖房,我爸一年到头很忙在外面做工,偶尔休息就是两头跑,后妈家几天爷爷奶奶家几天,一到寒暑假我爸就会把我接到后妈家一起,这也是我最讨厌的地方。我大姐二姐成绩比我好,人呢也要比我“聪明”些,那时候最讨厌我爸说“看别个那个那个成绩好好哦!”记得一年过年后妈的小女儿说想要羽毛球拍,我爸就屁癫癫的去给人家买,买回来还不让我玩儿,因为我不会打,抱着人家的女儿转圈圈很开心,而我就看着呗,俗话说“有后妈就有后老汉”这话一点儿没错。

“哼,那你得看小洁跟小熠愿意跟谁走。”

  第二天一早,后妈叫醒她,她起床一看,哇!是鸡蛋!后妈说:“小洁,妈妈给你煮了几个鸡蛋,当早饭好吗?”

在后妈家我们3个孩子得做家务和洗碗,都是一人一天,可每次到我就得多做两天,有一次在擦楼梯因为我没擦干净被后妈骂了还动手打了我,被我给我爸告了,我爸把我后妈打了,我心里是痛快的,可是也从那以后我便受尽各种排挤。我们3个孩子睡一个房间一张床,每次都是她们俩一起睡,我就自己睡床边不敢靠近她们,一天晚上她们用脚把已经睡在床边的我使劲挤,挤到最后直接滚到了地上,我忍无可忍直接跑到我爸的床上去睡,她们怕我爸知道赶紧追过来求我,让我回去睡觉,最后是给我跪下了才回去了,我爸至今都不知道这件事。

“好,我们俩说好了,孩子愿意跟着谁我们就负责照顾他们,别到时候抓着孩子不放。”

  孔洁笑了,她想,后妈并没因为有了妹妹就不要自己,从那天起,她开始喜欢后妈了。

未完待续…………

“呵,我们就等着看好了。”

  后妈爱你的爸爸,也一定会爱你。如果你带着成见去看她,就会觉得她处处偏袒亲生的孩子而忽视你,就会对后妈产生怨恨。其实你冤枉后妈了,一般说来,后妈为了有美满的新家,常常会更疼爱丈夫前妻的孩子。

争吵代表俩人还有救,最糟的是俩人已经没话可吵

  浙江兰溪第一中学的女生蒋贝尔体会很深,她说:“其实后妈也一样是伟大的母亲,甚至常常要付出更多的爱心才能赢得孩子的心。因为,她的‘孩子’在刚开始常常是斜着眼睛看待她的爱。”

  蒋贝尔写了篇《后妈也可以是伟大的母亲》,登在《知心姐姐》杂志上,文章生动细腻地描述了她和后妈的关系是怎样从“冷战”变成“融合”的,她自己又是怎样从“刁民”变成“女儿”的。

那个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9岁那年,妈妈去世了。我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宝贝沦落成一棵草。接着,我又隐入另一种恐惧之中,也许,有一天,我会像闵子骞一样,缺衣少食,以芦花御寒。会像白雪公主一样,被心狠手辣的后妈虐待凌辱。那以后,我怕极了,一直睡不好,做很多梦,梦里都是妈妈。

“妈,我回来了。”

  半年后,她来了。带着她的儿子小泉。我时刻保持警惕,并常常提醒自己,不可以吃苹果,绝对不可以。

“小洁回来了,来,书包给妈妈,怎么样,上课累不累?老师讲的知识懂不懂?你们这次有没有月考?”

  一夜间,家里变了模样。面对焕然一新的家,我找不到关于妈妈的一切。怎么可以?没有人可以这么做!我敌视她,像个穷凶极恶的刁民。是她夺走属于我的一切,包括快乐。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嗯,考了,但不是很好,年级十五名,还是没有考进前十。”

  我吃她做的饭,穿她洗的衣,却不感激她。我把她的新床单剪得丝丝缕缕,将她的枕套挖出无数个小洞,踩坏她的发卡,打碎她的镜子,还做出一脸无辜的模样,无缘无故地揍她的儿子,呵斥他,不带他玩,也不许别的小朋友跟他玩。虽然,无论吃什么,小泉都让着我。在我玩得忘记时间时,也是小泉提醒我回家。她做饭晚了,我把她的红塑料梳子扔在炉子里,烧出一屋子呛人的气味。她不怪我,摸摸我的头说:“下次别这样,会伤着你的。”爸爸气得直跺脚,骂我是祸害精,追着要打我,都被她劝下。我是个垂头丧气的胜利者,她这样对我,又让我对她恨不起来。

“你别逼自己,慢慢来,十五名也很厉害,年级十五也有机会进重点高中。”

  她依旧对我好。她会蒸糖角包,包大馅饺子,还会烙饼。这我都喜欢,她烙的饼比妈妈做的好吃,可是,我多么不愿意承认。

小洁看了眼妈妈,嘴唇蠕动几下,但什么也没说。

  13岁生日那天晚上,一家人陪我吃完生日蛋糕后都去睡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突然被一阵雷声惊醒,紧接着外面下起瓢泼大雨,从小就害怕电闪雷鸣的我,哭着缩在被子中间。我以为,我要死了,我以为,是老天报应我,这么好的后妈不知道珍惜。可能哭声太大,不一会儿,她披着衣服跑进我的房间,柔声地哄我:“不怕,不怕,乖女儿。”她将我抱在怀里,第一次,我没有拒绝她。

“小洁,你功课多吗?”

  我不再寻衅滋事,但也不叫她妈妈。偶尔在餐桌上说个笑话,看她和爸爸眉开眼笑,我就想,她要是妈妈该多好。

“嗯,各科都有一张试卷,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初二下学期,我经常失眠。整夜整夜睡不着,人变得恍恍惚惚。终于,我头痛欲裂,病倒在床。她请来中医,给我把脉。医生说:“压力大,营养不好,不碍事。”接着开了药方子,她急忙跑出去抓药。煎好的药一端来,我干呕不止,喝不下,还冲她大发脾气。

“哦,有这么多试卷啊,也是,马上就要进初三了,老师抓的也蛮紧,压力挺大的,苦了小洁了,坚持下去,把这两年挺过去就好了,考上重点高中就不会这么累了。没事,妈妈能有什么事,只是怕你太累着自己。没事,你好好学习,妈妈去做饭给你吃。”

  她给我开小灶,变着花样做饭给我吃。小泉嫉妒,冲我翻白眼,我感到很幸福。我说:“这排骨没放盐,小泉你尝尝。爸,不信你也尝尝。”她犹豫着,伸过筷子。她也挺想不通地说:“怎么会呢?我明明放盐了。”爸爸呵呵地笑了,小泉趁我不备,抢我碗里的排骨。两双筷子在碗里欢快地碰撞着。

“妈,爸爸已经走了吗?弟弟去哪了?”

  不多久,她又端来一碗粥给我,里面有砸碎的核桃仁和一种形状像芝麻、口感像松子、气味清香的米粒。她说她问过医生,这个东西补脑安神,也许可以治失眠。每天11点多,她守在炉前,煲好一碗粥,端上来,催我趁热吃。我从题海里拔出头来,接过,一句话都懒得说。我喝粥时,她开始铺床,打来洗脚水,叮嘱我早些睡。一连六个多月,日日如此。很神奇的,我的睡眠日益好转,不再莫名地烦躁,也喜欢上她做的那种气味清香的米粥。

“没,你大弟一放学就去和村里孩子一起疯去了,你爸还没走,他带着你小弟去玩了。”

  经历了许多事后,我越来越爱她,爱她的善良,爱她的宽容大度,爱她为我做的一切一切,可不知为什么,那句妈妈,我始终无法叫出口。

小洁看着妈妈,也不戳穿,既然有些事说出来结果会更糟,那她宁愿假装自己什么都不懂,把自己当成空气可是她的独门绝活。况且,现在她也没那么多精力去顾暇其他。

  暑假,爸爸把我送到黑龙江的奶奶家中。刚开始几天和表弟他们玩得挺开心,可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想家了,尤其想她——和我们一起生活了几年的后妈。晚上,我拨通电话,是小泉接的。

“小洁回来没?你问她了吗?”

  “弟弟,”我说,“你让妈妈听电话。”第一次叫小泉弟弟,过了好一会儿,小泉才哽咽着喊妈妈。

“哼,你们这些男人懂些什么,手笨气粗。小洁马上就要进初三了,功课多,老师逼得太紧,这个时候怎么跟她说,你是想让女儿考不上重点高中吗?”

  “妈妈。”我一股脑地说出心存已久的话。“妈妈,我想你了,我一直都在想你。妈妈,我又失眠了,再过几天,我想回去,你再给我煮柏子仁粥好吗?”

“你就知道重点高中,我看不是老师逼她,是你逼她,孩子自己愿意学就让她学,为什么一定要逼她考这考那?你只是想满足你的虚荣心!你只是把孩子当成人前炫耀的资本!你这样会逼死她的。”

  电话那端好久好久不说话,终于,妈妈忍不住,哭出声来。

“我逼死她?我哪里有逼她?她哪次回家我不是好吃好喝为她准备着?我哪次有说让她考第几名?哪次她考砸了我说过她?跟其他家长比我还不够好?我爱虚荣?呵,对,我是爱虚荣,但希望孩子考好是为了她自己,农村的孩子只能靠拼命读书才有机会出人头地,就算是城市里的孩子也是这样努力往上爬的。”

  面对后妈,捧出你的爱!有爱的孩子才能感受到妈妈给你的爱;

“我说不过你,也懒得和你说,小洁本来就不喜欢读书,你这样会把她逼成只会读书的废人!你这样迂腐的思想,谁会喜欢你!”

  面对后妈,张开你的双臂去迎接她!人都是有感情的,你欢迎她,她才会悦纳你,世界上多一个人爱你,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千万别让幸福跑掉哟!

“谁会喜欢我?哼,我才不要别人喜欢我,我只要我的儿女明白我就够了。”

  面对后妈,不要吝惜“妈妈”这世界上最神圣的称谓!对于后妈,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孩子喊她一声“妈!”

“你这人根本就无药可救,和你说话就是对牛弹琴。”

“我是牛,你就是老鼠,我还怕老鼠听不懂人话呢!”

“小洁,学习是不是很累?”

“爸,你还在家,你这次什么时候走?”

“你下周末回家我就不在家了。”

“哦,没事,不累,爸你挣钱比我这样没钱伸手钱来拿走的米虫辛苦多了。你在外面别担心家里,我们都很好,我会努力学习,大弟也会越来越懂事,小弟越来越健康。等你下次回来会见到不一样的家,我们都会越来越好,爸,我们家会越过越好的。”

“……”

“爸爸挣钱不累,小洁,我们会越来越好,你别逼自己,爸爸不需要你考什么重点高中,你要开心地学习,别太累,没人会怪你。”

“嗯,爸,放心,我知道,我怎么会累,学习正如爸所说的那样,我很开心。爸,我跟你说,我一定可以考上重点高中,我有信心,你别和妈说,我只先告诉你。”

“嗯。”


婚姻就如拽在手心的风筝,拉的越紧,飞的越高,稍有放松就再也追不回来。但前提是,那风筝还是曾经喜爱的风筝,那人还是喜欢风筝的人


时间总能冲淡一切?

“这么多年过去,你怎么还是这样?一点长进也没有。别人都知道去改善自己,你却越活越倒退。只有放的开,人才能活的好。我在外面,别人都说我像三十岁的人,为什么,因为我看得开,放的下。别人一听到我有三个孩子,吓得直摆手,说养不活,我却觉得没什么,人就这一辈子,踏实去做就行了,想那么多干嘛。再说,人哪有过去不的坎。你要是能懂这些道理,也不至于才四十岁的人别说成五十岁。”

“哼,你就只会说风凉话,我整天在家操心能不老?挣钱可比在家应付各种琐事轻松多了,你也说别人怕养孩子,你知道其中原因才是天塌了,你又没养过孩子,怎么会知道其中的艰辛。我老?那都是替你老的!你以为我不想像那些打扮的漂亮大方的女人一样?可我哪来的钱,孩子要读书,长大要成家,哪个不要钱,我要是乱花钱,你这个家早就散成一团了。”

“那好,以后你出去工作,我在家养孩子。”

“好,就让你尝尝生活的艰辛,看你以后拿什么说我。”

“我不跟你吵,话不投机半句多。”

“哼,我也懒得跟你说,一个字都不想说。”

小洁回到家就感到家里浓浓的炸药味,不一会儿她就知道事情的根本。

爸爸硬拉着妈妈去买新衣服,那店主先是夸了一阵爸爸看起来显年轻。本来一切都安然无事,结果当爸爸说妈妈要买衣服让店主推荐时,那店主可能是闪了眼,突然来了句“哎呀,先生对你姐姐真好,还带你姐姐来挑衣服。”

当时的局面,据说有点混乱,妈妈当时就转身离开,爸爸悻悻说了句“她是我爱人”就去跟着妈妈,那店主只能大眼瞪小眼讪讪苦笑。

于是,爸爸妈妈就开始争吵,衣服,当然没人愿意再提及。

转眼过去,小洁已经上高二,那年为了安抚爸妈,她努力考上重点高中,爸妈开心得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再吵架,她当时对爸妈说自己不想读书想去挣钱,爸妈各自把她恶狠狠骂了一顿,她私下偷着乐了很久。果然,一切都如她所料想那样,爸爸妈妈再也没在她面前谈离婚的事,她知道他们是担心自己做出什么事来。

其实后来她一直在想自己把爸妈硬捆绑在一起是不是错了。这样的争吵让她有些招架不住,每次她都当和事老在俩人间瞎搅和,生怕他们哪天就说出“我们去离婚”。只不过现在她越来越觉得,也许离了婚对爸妈而言会更好。

“爸,妈,你们离婚吧。”

“……”

“小洁,你说什么,爸妈怎么会离婚?你只管安心读你的书,别担心爸妈,吵架是夫妻常事,爸爸妈妈不会离婚的。”

“小洁,如果爸妈哪天真的要离婚,你是愿意跟着爸爸还是愿意跟着妈妈?”

“爸,妈,我谁都不跟,还有两年我就成年了,我可以独自生活,你们离婚的话把小弟照顾好就行,他还小,跟着我怕他受苦,我把大弟带走,我去工厂挣钱可以养活两个人,我们用的也不多。”

“你瞎说什么,都和你说了爸爸妈妈不会离婚了,你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找份好工作嫁个好人就是爸妈最要紧的事,爸爸妈妈很好,不会离婚的。”

其实,你们不离婚我反而更怕。


感情就像牛皮糖,刚开始粘的扯不开手,后来越扯越薄,越拉越稀,但最终吃进嘴里那甜味是一分也不会少的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争吵,小洁觉得“离婚”这个词在她家出现的太频繁,爸妈说离婚就如同说“小洁还是个孩子”,一样的果断凛然,一样的不了了之。

“姐,你快去劝劝爸妈,他们又吵起来了,他们总是喜欢吵架,我真怕他们哪天就跟我说要离婚了。”

小洁看了眼比她如今还高的大弟,时间过的真快,大弟竟然转眼就成了初三的奴隶。

“怕什么,离婚了我养你,我已经在努力存钱,他们离婚,你的生活费我还是给得起,等我马上参加工作,就有更多的钱养你。”

“姐,你不是也在上学吗?哪来的钱?”

“怕什么,肯定是合法的,你放心用。这婚从我读初中离到现在,你都读初三了,还没离完,我都看不下去了,要不我去催他们快点离算了。”

“姐,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

“爸妈,小熠读初三了,你们有事和我说吧,别让他听见。小弟又去哪玩了?”

“小洁,爸爸妈妈没事,你弟他和你说了什么?一个男孩子怎么也整天想这么多?”

“没什么,他说你们想离婚就离吧,他跟我一起生活。”

“这个傻孩子,这说的什么话,你去跟你弟弟好好谈谈,爸妈不会离婚的。”

“小洁,爸爸和你说过,你们三个就安心做自己喜欢的事,只要你们觉得开心爸爸妈妈就开心,其他的事你们不要多想也不会发生。”

“哦,嗯。我去找小弟回来。”

“姐,你终于打电话回来了,妈妈腰疼得很厉害只能在床上躺着,现在还要外婆照顾。爸爸打电话回家又和妈妈吵,妈妈本来身体就不舒服,再和爸爸吵更是心情不舒畅,你快劝劝他们,他们肯定愿意听你的话。”

“腰疼?怎么突然腰疼?之前不是胃不好吗?”

“是妈妈今年多种了些田地,她一个人挖,还上山去砍柴,结果一下子累狠了。”

“你把电话给妈妈。”

“嗯嗯。”

“喂,小洁打电话回来了呀,你在学校过的好不好?别太逼自己,不要省钱,家里也不是靠你省钱就能一下过的好,你省钱也是害你自己,到时候爸爸妈妈又会心疼……”

“妈,你以后别种田了,身体不好就不累着自己,幸亏外婆还健在,不然这次谁能照顾你?你不照顾好自己,两个弟弟怎么办?”

“没事没事,妈妈很好,不用担心妈妈,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行,我这点小毛病不算什么,人老了都这样,经不起折腾。”

……

“爸,妈妈也是想为这个家多出一份力,她也没想到会腰疼的这么严重,你也别怪她。”

“我怪她什么?疼的人是她,我觉得你妈那是自作自受,我一天挣的钱就够她买她种的几倍的菜,干嘛还去受那份罪。你妈思想太迂腐,我让她去医院治腰疼,她非舍不得,你看她这样什么时候能好。我也不管她了,真的懒得管。”

“不去医院治?怎么会?爸你放心,我一定劝我妈去治,她不去治我就请假回家照顾她,她一定会去治的,你放心。还好,我以为你是气妈妈又闹出毛病了。”

“人老了,身体开始出毛病这正常,但你妈偏不知道这个理,还像以前一样消耗自己,不提前出毛病才怪,你妈这个人,太小气,放不开,思想落后。”

“嗯嗯,我知道,爸你放心,我会好好开导她的。”


浪漫璀璨的青年爱情虽唯美却难以持久,最可贵的是平淡如水却滋味醇厚的老来婚姻


也许今后还是会争吵,还是会嚷着要离婚,不过只有一点,结果不会变。

从担惊受怕到司空见惯,这个过程并不好过。但这些都已经习以为常,小洁能想象出今后的场景,她反而觉得,这样的生活更有趣,更有生活的气息。

2017.3.2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