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会,鼓声逐渐消失,完全寂静了。爱丽丝抬起头,仍然惊疑不止,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了。她想,刚才一定是梦见了狮子、独角兽和那古怪的安格鲁撒克逊信使。但是她的脚边躺着个大盘子,她曾经在这个大盘子里切过葡萄干饼子。“因此,这根本不是梦,”她对自己说,“除非……除非我们全都在同一个梦里,不过我真希望是自己在做梦,而不是我在红王的梦里。我不喜欢参与别人的梦。”她用埋怨的口气继续说,“我还得去叫醒国王呢!看他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鼓声逐渐消失,完全寂静了。爱丽丝抬起了头,仍然惊疑不止,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了。她想,刚才一定是梦见了狮子、独角兽和那古怪的安格鲁撒克逊信使。但是她的脚边躺着个大盘子,她曾经在这个大盘子里切过葡萄干饼子。“因此,这根本不是梦,”她对自己说,“除非……除非我们全都在同一个梦里,不过我真希望是自己在做梦,而不是我在红王的梦里。我不喜欢参与别人的梦。”她用埋怨的口气继续说,“我还得去叫醒国王呢!看他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这时,她的思路被一声高喊所打断。“站住!站住!”一位骑士穿着红盔甲,舞着一根大棒,骑马飞奔过来。就在到达爱丽丝跟前时,马突然停下。“你是我的俘虏了!”骑士喊着,并从马上摔了下来。
爱丽丝吃了一惊,而对骑士摔下马来更加震惊。她着急地看着他重新上马。他在马鞍上坐稳后,又喊道:“你是我的俘虏……”然而,突然又有一个声音冒出来:“站住!站住!”爱丽丝又一次惊奇来了新的敌人,并向四周张望。
这次是一位白骑士。他飞驰到爱丽丝跟前时,也像红骑士一样摔落下来,然后,又重新上马。两位骑士坐在马上,互相盯着,好一会都不说一句话。爱丽丝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中有些慌张。
“你知道,她是我的俘虏!”红骑士终于开口了。
“是的,然而我已经来救她了。”白骑士回答。
“好,那么我们必须为她打一仗了。”红骑士说着,拿起了挂在马鞍上的头有,它的形状很像马头,然后戴在头上。
“你必须遵守战斗规则。”白骑士也戴上头蓝说。
“我一贯遵守的。”红骑士说过后,两人就狂怒地厮打起来。爱丽丝躲到一棵树后,以免受到伤害。
“战斗规则是什么呢?”爱丽丝对自己说。一边从藏身的地方胆怯地窥视着战斗,“看来有一条规则是,如果一个骑士击中对方,就可以把对方敲落下马;而击不中,自己就得落下马来。另一条规则好像是,必须用胳膊挟着棍棒,好像着名的木偶滑稽人潘趣和求蒂。而当他们跌落下马时,就要怪叫一声,就像火钩落在铁板上的声音。而他们的马却十分安静,任凭他们落下和上鞍,它们就像桌子那样!”
另一条战斗规则,是爱丽丝没有注意到的。他们摔下时似乎总是头着地的。这场战斗就以双方头着地摔下马来而结束。他们再次爬起时,就握手,然后红骑士上马飞跑而去。
“这是一次光荣的胜利,是吗?”白骑士喘着气说。
“我不知道,”爱丽丝含糊地说,“我不愿做谁的俘虏。我要做个女王。”
“你跨过下一条小溪,就会成为女王了。”白骑士说,“我把你安全地送到树林的尽头,然后我必须回来。你知道,这样,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很是感谢,”爱丽丝说,“要我帮你脱掉头盔吗?”很明显,有人帮着脱头盔要方便得多。因此,爱丽丝摇着把他从头盔中脱了出来。
“现在呼吸容易了。”骑士说着理了理蓬松的头发,又转过文静的脸和温柔的大眼睛望着爱丽丝。爱丽丝想,从来还没见过这样文雅的军人呢。
他穿着一身很不合体的锡盔甲,肩上还挂着一只奇形怪状的箱子;箱子颠倒着,箱盖悬开着。爱丽丝好奇地看着它。
“我看你很羡慕我的小箱子。”骑士友善地说,“这是我自己的发明,用来放衣服和吃的东西,你看我把它倒挂着,雨水就不会进去了。”
“但是东西会掉出来的,”爱丽丝温和地说,“你不知道盖子开着吗?”
“不知道。”骑士说,脸上出现了懊丧的神情,“那么所有的东西都掉完了。东西掉了,箱子还有什么用呢?”他说着就解下小箱,准备扔到小树丛中去。突然,似乎有个想法制止了他,他小心地把箱子挂在树上。“你能猜出我为什么这样?”他问爱丽丝。
爱丽丝摇摇头。

今年暑假我去呼伦贝尔大草原,真正体验了一回骑马。这回骑马可不是像在城市的公园里溜马,而是可以在一碧万顷的草原上飞驰,真是让我有一种“少时狂走西复东,银鞍骏马驰如风”的感觉。

  正在这时,她的思路被一声高喊所打断。“站住!站住!”一位骑士穿着红盔甲,舞着一根大棒,骑马飞奔过来。就在到达爱丽丝跟前时,马突然停下。“你是我的俘虏了!”骑士喊着,并从马上摔了下来。
 

骑马前我先做好了保护措施:上身穿了一件防摔服,头上戴了一顶黑色的头盔,此时的我好像一位威风凛凛的战士。当训马师把马牵来时,我仔细的打量着这匹马。它通身油亮的皮毛,摸上去滑滑的,个子跟我一样高,还不时的打着响鼻,四只马蹄上都有像小丘一样的肌肉,像一个健康的小伙子。我开始有些犹豫:马儿会不会不听我的话?马儿会不会踢我?训马师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小伙子,你上马的时候一定要有气势,这样才能把它给镇住,让他乖乖的听你的话。”于是我定了定神,深吸了一口气,登着马蹬骑上去,一屁股坐在马鞍上。马鞍是用牛皮做的很硬。我想要是骑一天的马,兴许骨头会被颠散架了,屁股也会被磨出茧了吧!而我两条腿却带着马身体的温度很是温暖。我左手扶着马鞍,右手牵着缰绳,在驯马师的指挥下开始了我的“征程”。

  爱丽丝吃了一惊,而对骑士摔下马来更加震惊。她着急地看着他重新上马。他在马鞍上坐稳后,又喊道:“你是我的俘虏……”然而,突然又有一个声音冒出来:“站住!站住!”爱丽丝又一次惊奇来了新的敌人,并向四周张望。
 

前半圈是由血马尸手牵着我的缰绳,领着我骑,这不仅是为了让我尽快适应还可以缓解一下我紧张的情绪。他嘴里不停的念叨着骑马时的注意事项和动作要领。而后半圈则由我自由发挥了。我先把缰绳往左一转,马头向左移动,身子也跟着向左移动,我有点小兴奋。于是我把缰绳往后一拽,马就停了下来。此时我激动的就要从马背上跳下来了。于是我的胆子更大了,学着骑马师秋秋的声音叫着,马儿立即哒哒的跑了起来,快活得像个小孩子。我没有想到马儿竟能这么听我的话,我当时都高兴得快晕过去了。我真是无师自通啊,我开始为自己感到自豪了。

  这次是一位白骑士。他飞驰到爱丽丝跟前时,也像红骑士一样摔落下来,然后,又重新上马。两位骑士坐在马上,互相盯着,好一会都不说一句话。爱丽丝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中有些慌张。
 

下马后我的屁股都麻了,因为一路下来马鞍没少磕我的屁股,看来骑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草原上骑马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你会感觉很威风,很豪迈,心情也会加倍开阔。有志的男儿们,有机会你们也要来体验一下哦!

  “你知道,她是我的俘虏!”红骑士终于开口了。
 

  “是的,然而我已经来救她了。”白骑士回答。
 

  “好,那么我们必须为她打一仗了。”红骑士说着,拿起了挂在马鞍上的头有,它的形状很像马头,然后戴在头上。
 

  “你必须遵守战斗规则。”白骑士也戴上头蓝说。
 

  “我一贯遵守的。”红骑士说过后,两人就狂怒地厮打起来。爱丽丝躲到一棵树后,以免受到伤害。
 

  “战斗规则是什么呢?”爱丽丝对自己说。一边从藏身的地方胆怯地窥视着战斗,“看来有一条规则是,如果一个骑士击中对方,就可以把对方敲落下马;而击不中,自己就得落下马来。另一条规则好像是,必须用胳膊挟着棍棒,好像著名的木偶滑稽人潘趣和求蒂。而当他们跌落下马时,就要怪叫一声,就像火钩落在铁板上的声音。而他们的马却十分安静,任凭他们落下和上鞍,它们就像桌子那样!”
 

  另一条战斗规则,是爱丽丝没有注意到的。他们摔下时似乎总是头着地的。这场战斗就以双方头着地摔下马来而结束。他们再次爬起时,就握手,然后红骑士上马飞跑而去。
 

  “这是一次光荣的胜利,是吗?”白骑士喘着气说。
 

  “我不知道,”爱丽丝含糊地说,“我不愿做谁的俘虏。我要做个女王。”
 

  “你跨过下一条小溪,就会成为女王了。”白骑士说,“我把你安全地送到树林的尽头,然后我必须回来。你知道,这样,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很是感谢,”爱丽丝说,“要我帮你脱掉头盔吗?”很明显,有人帮着脱头盔要方便得多。因此,爱丽丝摇着把他从头盔中脱了出来。
 

  “现在呼吸容易了。”骑士说着理了理蓬松的头发,又转过文静的脸和温柔的大眼睛望着爱丽丝。爱丽丝想,从来还没见过这样文雅的军人呢。
 

  他穿着一身很不合体的锡盔甲,肩上还挂着一只奇形怪状的箱子;箱子颠倒着,箱盖悬开着。爱丽丝好奇地看着它。
 

  “我看你很羡慕我的小箱子。”骑士友善地说,“这是我自己的发明,用来放衣服和吃的东西,你看我把它倒挂着,雨水就不会进去了。”
 

  “但是东西会掉出来的,”爱丽丝温和地说,“你不知道盖子开着吗?”
 

  “不知道。”骑士说,脸上出现了懊丧的神情,“那么所有的东西都掉完了。东西掉了,箱子还有什么用呢?”他说着就解下小箱,准备扔到小树丛中去。突然,似乎有个想法制止了他,他小心地把箱子挂在树上。“你能猜出我为什么这样?”他问爱丽丝。
 

  爱丽丝摇摇头。
 

  “希望蜜蜂来做窝,我就会得到蜂蜜了。”
 

  “但是你却把蜂箱──说称作蜂箱吧──系在马鞍上。”爱丽丝说。
 

  “是的。这是只很好的蜂箱,是很好的一种。”骑士还不满足地说,“只是没有一只蜜蜂靠近它。它还有一种作用,当捕鼠器。我想,是老鼠把蜜蜂赶走了,要不就是蜜蜂把老鼠赶走了。我弄不清是哪种情况。”
 

  “我不懂为什么要把它当作捕鼠器呢?”爱丽丝说,“几乎不会有老鼠到马背上来的。”
 

  “或许不可能,”骑士说,“然而,如果它们真的要来的话,我不能让它们都跑掉呀!”
 

  停了一会,他又说了:“你知道,要能应付各种情况,这就是我的马带脚镯的缘故。”
 

  “为什么呢?”爱丽丝很惊奇地问。
 

  “防止鲨鱼咬它。”骑士回答,“这是我的发明。现在我继续陪你,一直到树林的尽头。噢,那个盘子是干什么用的?”
 

  “盛葡萄干饼子的。”爱丽丝说。
 

  “那我们最好带着吧,”骑士说,“如果我们有了葡萄干饼子就有盘子装了。来,帮我把它放进口袋里。”
 

  这事花了很长时间。爱丽丝虽然很小心地撑开了口袋,但是骑士笨手笨脚,开头两三次,他竟然把自己装了进去。”你看,口袋太小了,”当他们终于把盘子装进去之后,他说,“里面还有许多蜡烛台呢!”他把口袋挂在马鞍上,而马鞍上已经有几捆胡萝卜、火钩和别的东西。
 

  “我希望你把头发好好地固定在头上。”并排走着时他又说。
 

  “像平常一样就行了。”爱丽丝笑着说。
 

  “很不够,”骑士着急地说道,“你看这里的风很厉害,就像滚了的肉汤一样。”
 

  “你能不能发明个办法,不让头发吹掉呢?”爱丽丝问。
 

  “还不能,”骑士回答,“不过我有个办法,可以不让头发脱落。”
 

  “我很想听听怎么办。”
 

  首先,你拿根棍子向上直立。”骑士说,“然后让头发顺着棍子往上爬,就像葡萄爬藤一样。你知道,东西不会向上落的。头发脱落是它们向下倒挂的缘故。这是我的发明。你喜欢的话,可以试试。”
 

  爱丽丝觉得这不像是种妥善的办法。她好几分钟默默地走着,在怀疑这种办法。另外,还要不时地停下来帮助这位可怜的骑士,他确实不是个好骑手。
 

  马经常会站住,他就向前滚落下来;马突然起步,他就往后滚落下来。此外,他还习惯性地向两边摔下来,如果没有以上这些毛病,他倒可以说骑得很好的了。由于他常常朝爱丽丝这边摔倒,爱丽丝很快就知道,最好不要离马太近。
 

  “我怕你骑马的经验不很多,”爱丽丝大胆地说,一面第五次扶着帮他上马。
 

  骑士对这话十分惊奇,还有点反感。“你怎么能这么说?”他爬回到马鞍时说,一面还抓住爱丽丝的头发,以免又从另一边跌下去。
 

  “因为,如果有很多经验,不会常跌下来的。”
 

  “我有非常丰富的骑马经验,”骑士庄重地说,“非常丰富的经验!”
 

  爱丽丝除了说“真的吗?”再不能想到更合适的话了。但是这话她说得很恳切的。以后他们默默地走了一小段路,骑士闭着眼,嘴里嘟囔着什么,而爱丽丝却提心吊胆地防备他再摔下来。
 

  骑士突然大声说:“伟大的骑术就是要……”这句话突然完了,就像突然开始一样。因为他猛烈地摔了下来,头顶撞在爱丽丝刚走过的地方。这次,爱丽丝很害怕,在扶他起来时着急地问:“骨头摔断没有?”
 

  “没有的事。”骑士说,好像即使摔断两三根骨头也不在乎似的,“我正要说,伟大的骑术就是要……使自己保持平衡,你看,就像这样。”
 

  他丢开了缰绳,张开双臂,做给爱丽丝看他说的平衡。而这次他的背着了地,摔在马蹄下面。
 

  爱丽丝又一次扶他站起来,他继续不断地说:“丰富的骑马经验!丰富的骑马经验!”
 

  “太可笑了!”爱丽丝这下完全失去了忍耐力地说,“你应该,你应该骑一匹带轮子的木马。”
 

  “这样的马跑得平稳吗?”骑士很有兴趣地问,同时双臂搂着马脖子,总算及时地避免了又一次摔下。
 

  “比活马平稳得多。”爱丽丝笑着说,并竭力防止大笑出来。
 

  “我要一匹,”骑士想着说,“要上一两匹……多要几匹!”
 

  静寂了一会儿,骑士又说了:“我是个伟大的发明能手。在上次你扶我起来时,我敢说你已经注意到了,我是多么善于思考!”
 

  “你是有那么一股认真劲头的。”爱丽丝说。
 

  “对,就在那时,我正发明一种跨过大门的新方法。你愿意听吗?”
 

  “很想听,真的。”爱丽丝有礼貌地回答。
 

  “我告诉你我怎么会想到这些的。”骑士说,“你知道,我曾经对自己说过,‘头的高度已经够了,问题出在脚上。现在,我先把头放到门顶那么高,这样头就够高了;然后把脚站在头上,那么脚也够高了。然后就可以跨过大门了。”
 

  “是的,你这样办是可以跨过大门的。”爱丽丝思考着说,“但是你不认为这是很难办到的吗?”
 

  “我还没有试过,”骑士庄重地说,“因此,我不能说得很肯定。恐怕是有点困难的。”
 

  骑士好像对这个困难很烦恼,因此爱丽丝赶快转换了话题。“你的头盔多奇特呀!也是你的发明吗?”爱丽丝兴致勃勃地说。
 

  骑士骄傲地看着挂在马鞍上的头盔说:“是的,然而我还发明了一个比这个更好的,像个长的甜面包。我戴着它,从马上落下来总是头盔先着地,因此我很少摔伤。但是确实有跌到头盔里去的危险。有一次我就跌进去了,而最糟糕的是,我还没有从头盔里挣扎出来,另一个白骑士过来把它戴上了。他当是他的头盔啦!”
 

  骑士说得很认真,因此,爱丽丝不敢笑出声来。“你在他的头顶上,一定伤害他了。”爱丽丝担心地说。
 

  “当然,我就是跌到他的头上了。”骑士说得很严肃,“他就把头盔摘掉了,但是他把我从头盔里拉出来花了很长时间。你知道,我像闪电一样的迅速。”
 

  “这不是个迅速的问题。”爱丽丝说。
 

  骑士摇了摇头说:“我敢向你保证,这对我有各种迅速问题!”他说得有点激动,伸开了双手,立即从马鞍上滚下来,一头栽进一个深沟里去了。
 

  爱丽丝跑到沟边去看他,她对骑士这次摔下来很担心。以前几次没摔坏,而这次恐怕真会受伤了。这次她虽然只能看到他的脚,但是,很放心地听到他还在用平常的语调说话。他说:“各种迅速问题。但是那个骑士太粗心了,竟把别人的头盔戴上,而别人还没爬出来呢。”
 

  “你的脑袋向下,怎么能说得这么平静呢?”爱丽丝问着,一面提着他的脚拉他出来,把他放在岸边的土堆上。
 

  看来骑士对这个问题很惊奇。“我的身体倒栽有什么关系呢?”他说,“我的思想一样在活动。事实上,我头朝下时,我更能发明新东西。”
 

  停了一下他又说:“现在我想出了一件最聪明的事,就是发明一种筵席上用的新式布丁糕。”
 

  “那么我们把它蒸出来,下一顿吃吧,对,这是件要赶快做的事!”
 

  “不,不是下一顿吃的。”骑士吞吞吐吐地说,“当然不是下一顿吃的。”
 

  “那么是明天吃的吧,我认为你不必在一餐中蒸两道布丁糕。”
 

  “也不是明天吃的。”骑士还是那样慢吞吞地说,“不是明天吃的,事实上

──”他继续说,低下了头,声音越来越低,“我不相信布丁糕是蒸出来的!事实上,我也不相信以后布丁糕可以蒸出来!因此要发明一种聪明的布丁糕。”
 

  “那么怎么做呢?”爱丽丝想使骑士高兴才这样问。因为看来骑士的情绪低落了。
 

  “它先用吸水纸。”骑士苦哼了一声回答。
 

  “恐怕这不怎么太好吧。”
 

  “不光是不好,”骑士急忙插话说,“你还不懂其中的奥妙,还要混合别的东西,像火药和石蜡。哎,在这里我必须同你告别了。”他们已经走出了树林。
 

  爱丽丝心中想着布丁糕,觉得迷惑不解。
 

  “你好像很伤心,”骑士不安地说,“让我唱支歌安慰你吧。”
 

  “很长吗?”爱丽丝问,因为这一天里她已经听了许多诗歌了。
 

  “它虽然长,”骑士说,“但是非常非常精彩。听了我唱的歌,有的人流泪,有人就……”
 

  “就怎么样?”爱丽丝问,因为骑士突然不说了。
 

  “有的人就不流泪。歌的名称叫《鳕鱼的眼睛》。”
 

  “哦,那是歌的名字吗?”爱丽丝想做得很感兴趣的样子问道。
 

  “不,你不明白,”骑士有点急躁地说,“那是别人叫的名称,它的真正名称是《上年纪的人》。”
 

  “那么我就应该说‘别人叫的名称’么?”爱丽丝纠正自己说。
 

  “不,不应该;这完全是另一面事儿!这支歌还称作《方法和手段》。不过也是别人叫的。”
 

  “那么这歌到底叫什么呢?”爱丽丝完全莫名其妙了。
 

  “我正要说呢。这歌真正的名称是《在门上歇一下》;调子是我创作的。”骑士说。
 

  说到这里,他勒住了马,让缰绳散落在马脖子上。然后,一只手慢慢地打着拍子,在文雅而愚蠢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好像在欣赏自己的歌子和音乐。
 

  爱丽丝自从进入镜中以来,遇到的各种奇事,这是她记得最清楚的一次了。许多年后,全部景象还历历在目,仿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似的:骑士温柔的眼睛和柔顺的笑脸;穿过她头发的夕阳的光辉,照在他盔甲上还闪闪发亮,使她目眩;缰绳松散在马脖上,马安静地移动着脚步,啃食脚下的青草,后边衬托着的树林黑影。所有这些景象构成了一幅图画。这时爱丽丝把一只手遮在眼前,背靠着一棵树,注视着似乎陌生的骑士,似梦非梦地听着那忧郁的歌声。
 

  “可是曲调不是骑士创作的,它是《全都给了你,我就没有了》的调子。”爱丽丝对自己说。她站着仔细地听,但没有掉泪。
 

  “我把一切告诉你说,
  可先简单地说一说我,
  我见到一位老者,
  在大门口坐。
  我问,‘你是哪个?
  又怎样生活?’
  他的回答像流水穿过筛子,
  一点一滴地钻进我的脑子。
  “他说,‘我经常在田野,
  寻找睡在麦上的蝴蝶。
  我把它做成羊肉馅饼,
  再叫卖在长街。
  我卖给那航行界──
  在狂暴大海中的海员行列,
  换来了我的面包──
  对这些无聊话,请不要把嘴撇。
  我正在想办法,
  把谁的胡子染成绿色。
  我总是用大扇子把自己遮,
  这样可以不让人看见我。’
  对老人的话,
  我没话可答。
  我敲他的头说:
  ‘你怎么生活?’
  他温和地叙述自己的故事:
  ‘我干事有我的方式,
  当我发现一条山间小川,
  让它发出光辉闪闪。
  他们把它当做资源,
  称之谓罗兰得的发油。
  然后给我两个半便士,
  算是我劳苦的报酬。’
  我想出一种办法,
  用奶油当干粮,
  给一个人天天喂的一样,
  他总算开始长胖。
  我把他左右摇晃,
  直到他脸色发黄。
  我喊:‘你怎么生活,
  你又干些什么?’
  他说:‘我在石南草丛里,
  寻找鲟鱼。
  在寂静的夜里,
  把鱼眼制成背心的扣子。
  然而我决不出售,
  以换取闪光的金子银子;
  但是半便士的铜币,
  却可买它九只。
  有时我用小树枝胶粘螃蟹,
  或者挖掘奶油蛋饼;
  有时我在长满深草的小丘上,
  寻找小马车的车轮。
  这种办法,
  他我得到了财银,
  而且高兴地
  为你的幸福干杯痛饮。’
  我听他说完以后,
  完成了一项设计任务,
  要防止麦南大桥生锈,
  就得用酒把它煮沸。
  感谢他对我说了奥秘,
  使我得到了财富,
  但是更要感谢他对我的祝福。
  而现在,如果我偶然地
  把我的手指放进胶水里,
  或者发疯似的硬把
  右脚伸进左靴里,
  或者用重物
  压我的脚趾,
  我悲泣,因为这使我想起了
  我所熟悉的那位老者──
  他的语言低沉,外貌温和。
  他有白过白雪的头发,
  他的脸黑过乌鸦,
  他的眼睛燃烧着火花。
  他饱受折磨精神恍惚,
  他的身子前后摇晃,
  他不断地嘟嘟囔囔,
  好像嘴塞满了面团;
  鼻子哼哼像一头水牛。
  夏季的黄昏已消逝很久,
  而老者依旧坐在门口。”
 

  骑士唱到最后,收起了缰绳,调转了马头,朝着他们来的那条路。然后他说:“已经不远了,你下了小山,过了小溪,就会成为女王了。但是你愿意等一下,看着我先走吗?”这时,爱丽丝以殷切的眼光看着骑士所指的方向,骑士又补充说:“一会儿,当我走到拐弯时,你愿意向我挥挥手帕么?这会鼓舞我的。”
 

  “当然,我愿意,”爱丽丝说,“非常感谢你送我这么远,也非常感谢你为我唱的那首我喜欢的歌。”
 

  “但愿如此,”骑士疑惑地说,“可是,你还没我预料的哭得那么多。”
 

  于是他们握了手,骑士缓缓地骑着马进了森林。“我希望送他不会花费很多时间,”爱丽丝看着骑士走去时说,“他已经走到哪里了瓶同平常一样,他的头朝下!然而他很利索地爬上去了──这是由于马上挂满了许多东西的缘故。”这时,她看到那匹马沿路悠闲地走着,而骑士又从马上摔了下来。摔了四、五次以后,到了拐弯处,爱丽丝向他挥了手帕,直到骑士的身影消失。
 

  “我希望这会鼓舞他。”爱丽丝说着就转过身来跑下了小山,“现在是最后一道小溪了,然后我就成女王了,听起来多么了不起呀!”只有几步,她就到了溪边。“终于是第八格了,”她喊着跳过了小溪,在一片苔藓样柔软的草地上躺倒休息,周围到处散布着小花坛。“噢!我来到了这里,多快乐呀!唉,在我的头上这又是什么呢?”她惊奇地喊了起来,并用手摸着,在她的头上紧紧地套着一个沉重的东西。
 

  “它怎么会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我的头上呢?”她一面自语着,—面用手把它摘了下来,放在膝上。这时她辨认出这是什么东西了。
 

  原来是一顶金质的王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