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词话》,青年们读得懂的太少了;肚里要不是先有上百首诗,几十首词,读此书也就无用。再说,目前的看法,王国维的美学是“唯心”的;在此俞平怕“大吃生活”之际,王国维也是受批判的对象,其实,唯心唯物不过是一物之两面,何必这样死拘!我个人认为中国有史以来,《人间词话》是最好的文学批评。开发性灵,此书等于一把金钥匙。一个人没有性灵,光谈理论,其不成为现代学究、当世腐儒、八股专家也鲜矣!为学最重要的是“通”,通才能不拘泥,不迂腐,不酸,不八股;“通”才能培养气节、胸襟、目光。“通”才能成为“大”,不大不博,便有坐井
观天的危险。我始终认为弄学问也好,弄艺术也好,顶要紧是humain①,要把一个“人”尽量发展,没成为XX家XX家以前,先要学做人;否则那种XX家无论如何高明也不会对人类有多大贡献。这套话你从小听腻了,再听一遍恐怕更觉得烦了。

12月15日的信里说。但重要的,一定得有好先生教,随时看着。

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故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后主为人君所短处,亦即为词人所长处。

客观之诗人,不可不多阅世。阅世愈深,则材料愈丰富,愈变化,《水浒传》、《红楼梦》之作者是也。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李后主是也。

  你现在手头没有散文的书(指古文),《世说新语》大可一读。日本人几百年来都把它当作枕中秘宝,我常常缅怀两晋六朝的文采风流,认为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高峰。

主题二艺术的学习

赤子之心的人,真是天生的诗人。

  妈妈说你的信好像满纸都是sparkling[光芒四射,耀眼生辉]。当然你浑身都是青春的火花,青春的鲜艳,青春的生命、才华,自然写出来的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我和妈妈常说,这是你一生之中的黄金时代,希望你好好的享受、体验,给你一辈子做个最精彩的回忆的底子!眼看自己一天天的长大成熟,进步,了解的东西一夭天的加多,精神领域一天天的加阔,胸襟一天天的宽大,感情一天天的丰满深刻:这不是人生最美满的幸福是什么!这不是最隽永最迷人的诗歌是什么!孩子,你好福气!

10月12日的信里说,说到脾气,我不得不说,杰维茨基教授的脾气实在算是大的了,但是我们做学生的却从来没有因此而抱怨。做学生的应该尽量了解先生,谦虚是很重要的,要学习,非谦虚不可,谦虚才是聪明人。

以性情为作诗的第一要素,才能使作出来的诗自由且真实。

  一天练出一个concerto[协奏曲]的三个乐章带cadenza[华彩段],你的technic[技巧]和了解,真可以说是惊人。你上台的日子还要练足八小时以上的琴,也叫人佩服你的毅力。孩子,你真有这个劲儿,大家说还是像我,我听了好不flattered[得意]!不过身体还得保重,别为了多争半小时一小时,而弄得筋疲力尽。从现在起,你尤其要保养得好,不能太累,休息要充分,常常保持fresh[饱满]的精神。好比参加世运的选手,离上场的日期愈近,身心愈要调养得健康,精神饱满比什么都重要。所谓The
first Prize is
always“luck”[第一名总是“碰运气的”]这句话,一部分也是这个道理。目前你的比赛节目既然差不多了,technic[技巧],pedal[踏板]也解决了,那更不必过分拖累身子!再加一个半月的琢磨,自然还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你不用急,不但你有信心;老师也有信心,我们大家都有信心:主要仍在于心理修养,精神修养,存了“得失置之度外”、“胜败兵家之常”那样无罢无碍的心,包你没有问题的。第一,饮食寒暖要极小心,一点儿差池不得。比赛以前,连小伤风都不让它有,那就行了。到波兰五个月,有这样的进步,恐怕你自己也有些出乎意外吧。李先生今年一月初说你:gains
come with
maturity[因日渐成熟而有所进步],真对。勃隆斯丹过去那样赏识你,也大有先见之明。还是我做父亲的比准都保留,其实我也是expect
the worst,hope for the
best[作最坏的打算,抱最高的希望]。我是你的舵工,责任最重大;从你小时候起,我都怕好话把你宠坏了。现在你到了这地步,样样自己都把握得住,我当然不再顾忌,要跟你说:我真高兴,真骄傲!中国人气质,中国人灵魂,在你身上和我一样强,我也大为高兴。

傅聪谈到了老师对自己技巧方面提高的重大影响。随之也谈到了,不同的人相处的时候,对音乐的理解,对自己的影响。比如10月12日的演奏会上。他就觉得他们是那么的可爱,有一种鼓舞学生的力量。这一点和杰维茨基不一样。11月14日信里说与钢琴家里赫特的交往当中,傅聪也提到。我被他的个性和人格所感动,他那么朴实、纯洁、和蔼,笑得像孩子一样,像莫扎特的音乐,对于世界、人生,有一种热望,我感到他这种内在的热望,对什么都有兴趣,仔细的欣赏那些古建筑,看得那么出神。他爱花,他明朗得像最澄清的天空。和他在一起,我真的把什么都忘了。

我个人也认为作诗,首要重性情!

主题一以人为师。

我没有学习过诗,对于诗的韵更是一窍不通。这不是谦虚,这是真实的事情。

11月14的信里说,一旦你心中有了那种你所需要的效果,技巧就来了,技巧绝对不能孤立起来的,也绝对没有一定的办法,每个人都应该寻找自己的方法;你所感觉的困难,都是因为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一切都要用脑子想,而且要非常自然、放松,切记练习时有任何的紧张和不愉快,而且练习时随时随地要浸在音乐里,切忌单纯的练习技巧。

以性情以主导,则将我之主观感受抒发得淋漓尽致,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喜怒哀乐,虑叹变悊,尽我挥洒,故而能自由且真实。

傅雷在12月27日的回信当中,也对人间词话有这样的评述,我个人认为,中国有史以来《人间词话》是最好的文学批评,开发性灵,此书等于一把金钥匙。一个人没有性灵,光谈理论,其不成为现代学究,当世腐儒,八股专家也鲜矣!为学最重要的是“通”,通才能不拘泥,不迂腐,不酸,不八股;“通”才能培养气节、胸襟、目光;“通”才能成为大,不大不博,便有坐井观天的危险。我始终认为弄学问也好,弄艺术也好,顶要紧的是humain,要把一个“人”尽量发展,没成为某某加某某家以前,先要学做人,否则那种某某家无论如何高明也不会对人类有多大贡献。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

2做学问

盆小猪大哥在文中把我当诗友,我真是很惭愧。

傅聪12月15日的信里说道,《人间词话》太好了,文艺欣赏能写得如此的动人,许多话真使人豁然开朗,好像认识了一个新的世界,而每次重读,仍然是新鲜而动人心魄的,它给了我多少启发和灵感。

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惟有赤子之心的人,才能被称为永远的诗人。至于他有没有作品留世,也不重要,因为他本身就有了诗人的心。他随便写上几笔,尽是真情流露,难道不是动人的诗?

音乐永远是个整体,而非一个一个的音符。这个轻些,那个响些,这样教出来的音乐是数学,是死的公式,真正所谓的“形式主义”。

所以在作诗之前,先得学会做一个性情中人,先得有崇尚自由、崇尚真实的信念。若是作诗没有信念,一味地只求合于韵律,那这样的诗只有形貌而没有精神。

傅冲10月12日在心里说,技巧不是为技巧,技巧是服从音乐内容的,音乐对了就对了,每个每一个人都有他不同的心理状态,怎么可能千篇一律的死定出任何规律呢?每个人都该去寻找对于他最自然、最放松、最舒服的方法。

虽然作诗不会,却对于作诗的态度有自己的看法。(被真正会作诗的简友看到我在这里大言不惭,恐怕是要被喷的。)

傅聪9月12日的信里说。我感触最深的是,每一个难题都要有特殊的方法去练习;许多技巧问题无法解决,是由于不知如何练习,所以好教授实在是太重要了。谈到音乐,更不用说了,不碰到好教授,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虽然曾经读过一些古诗,一些现代诗,也读过一回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但对作诗其实仍是一窍不通的。

主题三面对挫折

52-70页,1954年

慢慢的,你会养成另外一种心情对付过去的事:就是能够想到而不再惊心动魄,能够从客观的立场分析前因后果,做将来的借鉴,以免重蹈覆辙。一个人唯有敢于正视现实,正视错误,用理智分析,彻底感悟,终不至于被回忆侵蚀。

傅雷在10月2日信说人一辈子都在高潮低潮中浮沉,唯有庸碌的人,生活才如死水一般;或者要有极高的修养,方能廓然无累,真正的解脱,只要高潮不过分使你紧张,低潮不过分使你颓废,就好了。太阳太强烈,会把五谷晒焦;雨水太猛,也会淹死庄稼。我们只求心理相当平衡,不至于受伤而已。

1内容与技巧。

诗词常在手边,我越读越爱他们,也越爱自己的祖国,自己的民族,中国的文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